新浪博客

民主党选票欺诈操盘手浮出水面;脸书扎克伯格被控干涉大选

2020-11-20 00:26阅读:

陈思进

央视《华尔街》学术顾问 《绝情华尔街》作者 微博签约自媒体

关注
作者 | 美国罗文
来源 | 美国的那些事儿
美国2020年大选中,到底有多少可供作弊的漏洞?根据安全专家的说法,从投票现场到后台制表,从投票机的USB端口、投票软件,到托管外国的云端存储等等,一直存在漏洞。这些漏洞一旦在关键的摇摆州被人利用,则放大了其破坏性影响。
11月13日,川普竞选团队的著名律师林伍德(Lin Wood)提出一项诉讼,指控乔治亚州州务卿今年3月与民主党及州选举官员之间的一份协议,改变了当地处理缺席选票的程序和标准,是违宪的。
这份协议,让乔治亚州的县政府官员组成一个三人委员会,对缺席选票的缺陷(因为选民在选票信封上的签名与档案中的签名不一致)做出决定。而原来州立法授权这些决定由单个选举官员做出。
《网关专家》(Gateway Pundit)报导说,和乔治亚州州务卿达成这项秘密协议的民主党律师是前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团队的律师埃里亚斯(Marc Elias),他一直忙于管理民主党在全国各地的其它秘密选举行动。有媒体称:他的职业生涯就是在为2020大选做准备。这个2020选票欺诈最大的操盘手之一浮出水面。
民主党选票欺诈操盘手浮出水面;脸书扎克伯格被控干涉大选
他就是2016年付钱给臭名昭著的、最后引起莫须有通俄门调查、花了纳税人数
千万美元、骚扰了川普总统三年的无疾而终的的、伪造的斯蒂尔文件(Steele Dossier)的那个人,他也是领导和运作了至今仍有争议的2008年明尼苏达参议员民主党和共和党竞选战的那个人。
他是2020年民主党法律战略的总建筑师。他参与了全美挑战各州选举法律的十数起诉讼,按他和他的跟随者的说法,他是在民主党而战斗,为所有人的选举权而战斗,实际上他就是很多选举中以欺诈手段运作民主党秘密翻盘和降低投票门、混淆视听的幕后推手。
早在2018年,川普总统就在一个推特上称埃利亚斯为“民主党最佳选票盗窃律师”(best Election stealing lawyer)。
埃利亚斯任主席的Perkins Coie公司独揽了民主党法务工作多年,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的纪录,自2019年以来的一年内,该公司至少收到民主党相关的组织4100万美元的酬劳,这只是可查部分,因为这并不包括左翼非盈利组织给它的酬劳。
民主党绝不会无缘无故付这么多钱给他,付高价给他的原因只有一个:利用他翻盘选举。
我们回看2008年明尼苏达选举之夜,民主党人Franken以715票落后于共和党人Coleman,埃利亚斯遂介入之后的所谓的缺席选票争夺战。缺席选票也是邮寄选票,是选民提前登记投递的选票。埃利亚斯介入后,每天跟媒体开新闻发布会,汇报最新战况。然后,就像今年大选一样,Coleman的领先开始一点点缩水,到第一次检票后只领先了215票,然后经过数月的拉锯战,他最终以315票败落。
这不是埃利亚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但这无疑是他最令民主党刮目相看的一次。为什么这个12年前的数票要拖延数月之久,是因为缺席选票要求选民事先登记申请,做假需要时间,这就是为什么今年民主党利用疫情要大力推广邮寄选票,不需要选民申请登记直接邮寄空白的选票给每个人的原因,这样操作会节省民主党很多时间和精力,不然扭转的票数有限,不能对付像川普这样强大的竞争对手,不能形成规模优势。
当然他也不是一个常胜将军,这样颠覆选票只在选举人之间存在非常小的票数差异的时候才相对容易成功。2018年佛罗里达参议员席位之争,他就努力白费了,因为共和党人最后还是以1万票的优势领先,
他的聪明之处在于他只在有利于他的法庭起诉:如果他估计该法庭相对(民主党)比较友好,或者地区法官可能倾向于同意他的观点时,因为这样可以确保看到诉讼的成功。
在2020年大选,他也发起了多项诉讼。在北卡和宾州,他发起的诉讼让法庭允许了选举官员在大选日后数日继续接收缺席选票,而这并不被州选举法律认可。目前川普团队正在准备上诉他的违宪案至最高法院。
他在乔治亚州、爱荷华、密歇根和威斯康星用了同样的战术。但这四州也遭到共和党人在当地高院和联邦法院的阻击。他的案子失败,他迅速地离开了。
多州确凿无疑的事实表明,邮寄选票存在漏洞,现场投票选民的身份核实也存在漏洞,这些都是方便利益集团制造选票欺诈的漏洞;开票和计票环节中赋予工作人员自由裁量权,通过删除选票等方式操纵选举结果,更是漏洞。
2020大选最有成效的选票欺诈方式并不是邮寄选票,而是投票软件作弊,这里边最重要的一个就是Dominion。该投票系统在美国30个州的200个司法管辖区被广泛使用。
民主党选票欺诈操盘手浮出水面;脸书扎克伯格被控干涉大选Dominion在全美使用州地图
川普律师团律师、前联邦检察官鲍威尔(Sidney Powell)说,该软件的用户手册中甚至直接写明如何“清除选票”。投给川普的选票可以被拖进另一个文件夹,然后删除整个文件夹。
民主党选票欺诈操盘手浮出水面;脸书扎克伯格被控干涉大选《Dominion投票系统》用户手册上列明“删除结果”(deleting of results)的功能键。
此外在亚利桑那州的Maricopa县,一份2017年的官方文件显示,“我们的选票制表技术由Dominion投票系统提供结果报告:Dominion员工目前负责制表机结果输出的手动数据配置——非选举员工。”
民主党选票欺诈操盘手浮出水面;脸书扎克伯格被控干涉大选
所以从理论上看,为机器提供服务的本地IT人士是最终的政治看门人,“拥有决定选举的绝对权力。”同样,黑客一旦窃取了访问权,也可以删除投票数据,还可以横向或纵向移动到托管所有选举数据的服务器,控制这个服务器。而鉴于民主党和Dominion的千丝万缕的联系,选这些大量选票的公正性就变成非常让人怀疑的事了。
尽管Dominion矢口否认有篡改选票的情形,但是,Dominion的副总裁与系统发明人库默(Eric Coomer)却被发现可能卷入了这次的选举舞弊。
根据美国媒体披露,早在2016年,发明这套投票系统的库默,就曾经向伊利诺伊州的选举官员说,只要有权限,就可以绕过系统软件,直接进入计票系统的数据库里。换句话说,厂商与政府官员,只要有权限,就可以进入系统,修改投票结果。
而且一名企业家欧特曼(Joe Oltmann)也从库默的社交网站上调查发现,库默本人是极端组织Antifa的支持者,并且仇恨川普,在脸书上曾经发文提到“警察去死”、“总统去死”。不过库默已经将他的社交媒体全数删除。
欧特曼在今年九月,还特意参加了一个Antifa组织举行的网络会议,他发现,库默竟然公开透露,他已经安排了选举结果,让川普不会当选。
企业家 欧特曼表述:“他(库默)一直讲一直讲,然后有人插话进来说,如果川普胜选,我们该怎么办?然后他回答说,别担心大选,川普不会赢的,我已经有些动作,确保这一切!”
(思进注:本文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更并不代表本号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