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美总务局长给拜登的信函,不是妥协,是炸弹

2020-11-25 03:26阅读:

陈思进

央视《华尔街》学术顾问 《绝情华尔街》作者

关注
(思进注:周一,美GSA总务局长墨菲给拜登发函,美国主流媒体解读为她承认拜登为大选赢家,并通知他开始过渡程序;继而川普发推,又被解读为承认败选。其实,GSA的公开信、川普的推都写得清清楚楚,并不是那个意思(下面是川普最新的推)。再转发下文,和大家分享……)
美总务局长给拜登的信函,不是妥协,是炸弹
作者 | 草根丽人
转自 | 美中时报
美总务局长墨菲周一给拜登发函,美国主流媒体解读为她承认拜登为大选赢家,并通知他开始过渡程序。
于是,我们中文媒体也开始传播:突发,川普认输,川普同意向拜登政府过渡。
我迅速看了墨菲原文,得出的结论与上述结论完全不同。我认为,美总务局长对拜登的所谓“妥协”信函,不是妥协,是抗议,是涂抹着毒汁的炸弹,将炸伤拜登。
为什么这么说呢?请看原文:
美总务局长给拜登的信函,不是妥协,是炸弹

美总务局长给拜登的信函,不是妥协,是炸弹
这封信说了啥,释放了什么信息?
第一:不承认拜登当选,但表态,如果他当选,资源和服务对他开放。
作为总务局长,墨菲女士强调自己执行《1963年总统过渡法案》,依法工作,并不会偏袒谁。
不过依法进行总统过渡的前提是,当选总统必须确定,当选总统的确定是根据宪法规定的程序来决定的。而目前的法律纠纷与重新计票状态,并不足以确定谁是赢家。
她写这封信只是表明态度:今天写这封信的目的是说明我局的资源和服务向您(拜登)是开放的。
但我在墨菲女士的这封信里找不到她承认拜登当选的任何结论。因为信中明确说:
我们总务局并不判定法律纠纷和重新计票结果,也不能确定这些法律纠纷的程序是不是合理和正义。
拜登过渡团队曾威胁要采取法律行动,指责GSA未能为新一届政府提供支持,威胁国家安全,妨碍了抗击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准备工作。有些左派人士还威胁她和她的家人。
墨菲女士明确表达了她的为难,总统选举认证的事归宪法、联邦法、州法律管,不是我局所能决定的。我们又不能超越选举程序而工作。她甚至不得不说,我强烈呼吁国会对总统过渡法案进行修改。
第二 打了左派和媒体一个耳光,也还了川普团队一个清白。
墨菲在给拜登的信中说:“在我决定的内容或时间方面,我从未受到任何行政部门官员的直接或间接压力,包括在白宫或GSA工作的人。要说明的是,我没有收到任何指示来推迟我的决定。”
墨菲直言不讳地说: 跟媒体报道和隐射的相反,我的决定既不出于恐惧,也不出于偏袒。
这实际打了左派媒体一个响亮的耳光,还川普团队一个清白。
另一方面,墨菲揭露了左派的暴虐。因为她的“延迟”过渡,左派对她进行了不停地骚扰和微信,信中说得很明白,她受到了网络、电话和邮件威胁,他们为了胁迫她早点配合过渡,威胁了她本人、家人、员工,甚至连狗都不放过。
这实际是对拜登团队的打脸。我是依法办事,你们却急于“不成熟”地夺权。
第三 提醒拜登遵守总统过渡法,别猴急。
墨菲女士再三提到她依法工作:你(拜登)可能当选,你有资格要求获得总统过渡法案第三款所述的资源和服务。并以法律条文指出了时间,最早那一笔六百三十万美元的款从12月1日开始办理,可以持续到12月11日。
墨菲女士还提醒拜登:根据过渡法第6款规定,你想得到本局提供的资金和服务,你得先提交报告。
这实际上是在告诉拜登,耐心点,别猴急。
怎么样,看懂原文,你就明白,左媒以及自媒体给你的信息与原文有很大偏差。
正因为如此,川普感到高兴,对墨菲表达了感谢。
美总务局长给拜登的信函,不是妥协,是炸弹
川普说:我想谢谢总务局的墨菲,她具有坚定不移的奉献精神,对国家忠心耿耿。她一直受到骚扰、威胁和欺负。我真不想看到这一切发生在她、她的家人和总务局的员工身上。我们的案子将坚定地打下去,我们将继续(因为推文字数受限必须分断)战斗,我相信我们将取得斗争的胜利。无论如何,出于国家最优利益,我建议墨菲和她的团队按照原来的规程做该做的事,我一直告诉我的团队这样做(指的是按照规程办事)。
老川的这推文写得很好,一举三得,必须表扬:既呵护了墨菲,具有人情味;又自我表白一直遵纪守规;还表达了必胜的信心。
怎么样,大家理解了吗?墨菲给拜登的妥协信对川普来说,是加分的,对拜登来说,是减分的。
很多人都解读错了,原因是被美国左派媒体人的解读带偏了。
(思进注:本文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更并不代表本号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