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警惕两类知识分子:专家型和意识形态型

2021-01-19 02:09阅读:

陈思进

央视《华尔街》学术顾问 《绝情华尔街》作者

关注
作者 | 丁道尔
来源 | 道尔学道
转自 | 一个人总要走很长的路

警惕两类知识分子:专家型和意识形态型
1
理查德·霍夫斯塔特在《美国的反智传统》中提到,美国人民对知识分子的敌视态度,主要源于侵犯大众的两种知识分子类型,即:专家型与意识形态型。

这两类人会在我们的生活中,不断剥夺我们的尊严与自由,不断强化我们对生活的无助感和焦虑感。

专家型的知识分子,让我们越来越被科学和知识所操控;而意识形态型的知识分子,让我们所信赖和生活的传统价值,一次次遭到亵渎、威胁和颠覆。

因着深厚的基督教传统,美国人对知识分子抱有天然的成见。

在一个传统的美国人眼里,知识分子几乎都是“新奇思想”的发明者,他们不信上帝,缺乏道德感,生活奢靡,他们对美国的传统社会只有破坏作用。

这也就能理解,为什么美国电影里的好些大反派,会是科学家和政客。前者代表专家型的知识分子,后者则是意识形态型的知识分子。

他们与神为敌,西装革履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操纵世界的野心。
2
警惕两类知识分子:专家型和意识形态型
美国人的反智精神,在中国人这里往往很少见。使用汉语的知识分子,常常心怀天下,热衷于将自己打扮成文明的火种,底层的良心。

最狂妄者,如北宋张载所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种雄心壮志的知识分子,在美国人看来,简直就是疯子。

坑害中国人最狠的,就是知识分子。中国的知识分子喜欢攀附权贵,又无法限制掌权者的权力,所以,他们要么成为掌权者的走狗,要么成为没用的“废物”。

走狗吃饱喝足,戴金色的狗链子,享受荣华富贵;“废物”则吟诗作对,赚得历史美名,或者被掌权者狠揍,变成知识分子的遮羞布与道德牌坊。

中国人因着对知识分子的偶像崇拜心态,所以往往很难看懂美国的事情。

为什么自诩为精英阶层的美国大学、好莱坞、华尔街、媒体界等,几乎不约而同,反对川普?

为什么持守美国信仰传统的底层民众,会成为川普总统的坚定支持者?

原因也很简单,那些所谓的精英,无一例外是所谓的知识分子,他们在信仰上抵挡上帝,在道德上堕落腐败。

他们是专家,他们是意识形态制造者,但他们不是人民的朋友,也不是真正的爱国者。

他们变着法儿,要荣耀自己,要毁掉国家。
3
警惕两类知识分子:专家型和意识形态型
钱钟书在《围城》里有一句话:不受教育的人,因为不识字,上人的当;受教育的人,因为识了字,上印刷品的当。

中国的很多悲剧,都是因为中国人容易上知识分子的当。中国人被专家型的知识分子欺骗了无数次,但是一提到专家、学者、教授,总是不经大脑,就肃然起敬。

中国人被意识形态型的知识分子,祸害了一代又一代,但是一听到有人宣扬自由,平等,博爱,伟大,光荣,正确,就感动到不行。

其实都是捕风。
4
警惕两类知识分子:专家型和意识形态型
启蒙运动之后,世俗教育体制培养出了无数抵挡上帝、抵挡传统智慧的知识分子,他们是科学主义、唯物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功利主义、无神论、进化论的“传教士”,他们通过国家机器和市场经济,迅速成为新世界的塑造者和掌控者。

无论是寄生于国家机器的文职官僚体系,还是依靠知识为生的专业型知识分子,又或者是那些专门以批判为业的知识分子,他们都成为了新的权威人士。

与此同时,信仰上帝的神职人员,以及循规蹈矩的保守主义者,被知识分子抹黑成了时代的落伍者,遭到了无情的打压、毁灭与逼迫。

最后,这些知识分子摇身一变,成为了新世界的权威——并且,他们杀死了上帝。
5
警惕两类知识分子:专家型和意识形态型
中国人对印刷品和知识分子的迷信,由来已久,所以中国人很容易被专家、学者、教授所欺骗,也很容易被意识形态型的知识分子给洗脑。

路德把理性称作“娼妓”,认为理性处于“魔鬼权柄的支配之下”。无法顺服上帝的理性,必将为祸人间。

清教徒时期的一位牧师写道:“你越聪明有知识,你越适合撒旦的需要。“

他们太清楚人的败坏。知识带给人类幸福,也带给人类苦难。一个没有信仰的知识分子,就是一个行走的冠状病毒。

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我说,如果撇开上帝,知识就是魔鬼的力量——无论是专家型的知识分子,还是意识形态型的知识分子,最终都会助纣为虐,成为魔鬼的打手。
(思进注:本文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更并不代表本号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