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上市阳谋:谁在帮你理财——客户就是猎物(四)

2021-03-01 19:22阅读:

陈思进

央视《华尔街》学术顾问 《绝情华尔街》作者

关注
(接上)妙招!债券基金公司与投行一拍即合。基金公司发行ARPS;高盛、花旗、瑞银、美林等金融大鳄则亲自操刀,积极做市。由于ARPS的收益率高于同期国债利率,变现又方便(直接卖给那些做市的大投行就行),发展速度极其迅猛。后来,“与时俱进”的各市政府部门也终于茅塞顿开,不再对固定利率的长期债情有独钟,加入到利率拍卖的阵营中来,发行了大量的ARS。ARPS与ARS的主要区别,在于ARPS是股票(或封闭式基金),由基金公司规定赎回期并拍卖利率;而ARS则是市政府债券,由政府部门拍卖利率。
到2008年初,“拍卖利率”市场规模已达3300亿美元,吸引了大批“不甘心低利率,又不愿冒险”的投资者。大投行作为做市商,在利率拍卖中是最活跃的竞标者。他们自己持有一半以上ARS/ARPS,对这个市场流动性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所有人都认为是最安全的地方,一旦发生危险,往往令人猝不及防。2008年2月,繁荣的ARPS市场忽然遭遇一夜寒冬……
詹姆斯又联系了多家投行,得到的回答都是:“我们不再购买ARPS股票”。他忽然想起数周前在报纸不起眼的某个角落,有报道称“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发行的ARS债券流拍,发行方被迫支付4.7%的“惩罚性”利率。当时的他并未感觉到这对自己有何影响。可是现在,所有的点似乎都串成了线。
次贷危机、贝尔斯登倒闭、拍卖失败、做市商撤出ARPS市场……这意味着什么?
无异于釜底抽薪。账户里的“钱”可能再也不能“流动”了。詹姆斯,以及所有ARPS投资者,运气好的话尚可获得“惩罚性股息”补偿,但想赎回本金可就是痴人说梦了。虽然电脑屏幕显示的帐面数字并未改变,但却遭遇“冻结”,成为一组冰冷的数字。丧失流动性的ARPS/ARS,相当于50年甚至无限期债券,就算是按惩罚性股息计算,年率也才不过4.7%,而50年债券的利率就有7%,谁会傻到买这些东西!
现在该问的问题是,20年来始终对ARPS不离不弃的投行,为何选择在这个时候忽然撤资?
或许并不是“忽然”。大船难掉头,持有如此大规模的ARPS,想要离场当然得早做安排。对瑞银来说。“大逃亡”早在一年前就已开始部署。2007年8月,随着次贷危机爆发,抵押贷款市场开始收缩。很多机构纷纷卖出手中的ARPS,迫使瑞银也不得不立即寻找新的买家,好让自己金蝉脱壳。在明知ARPS市场早晚将一钱不值的情况下,瑞银把枪口对准了缺乏经验的个人投资者……
能做的只有诱骗。他们用ARPS过去20年相对不错的表现,来蒙蔽投资者的双眼,让他们以为今后20年好事依旧,却绝口不提次贷危机已经爆发这个背景。即使客户问到,他们也会说ARPS的评级是AAA,并不是次按。
瑞银与客户交流的目的,当然不是传授金融知识,而是让他们买下自己不要的东西。相反对ARPS讲得越透彻,客户就越可能怀疑。因此,客户经理只告诉詹姆斯“ARPS几乎等同于现金。”把说明书做厚也是个很好的办法,厚到让人拿到只问一个问题:“签名栏在哪儿?”。
纽约总检察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指控称:在瑞银内部,高管在意识到市场出问题的时候将个人持有的超过2100万美元的拍卖利率证券套现。2007年12月,瑞银的交易席位经理给市政证券全球主管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告诉他“拍卖产品出问题了”。其他有关拍卖利率证券的邮件称其为公司的“沉重负担”。可该行却继续若无其事地向客户出售。另外,在得知拍卖市场出问题的几个小时后,一名瑞银高管指示他的私人经纪人将其持有的25万美元证券全部出手。指控称:超过5万名瑞银客户手持370多亿美元缺乏流动性的证 券。库莫称瑞银的行为是“不可容忍的违约”。
做这种龌龊勾当的,并不是瑞银一家,还有花旗和美林。考虑到最新的诉讼威胁以及向公众曝光的危险,2008年8月,三家银行同意回购他们曾严重高估的ARPS。瑞银也决定赔偿客户并支付1.5亿美元罚款。
詹姆斯这回还算走运。 (完)
延伸阅读:股市小贴士:为什么债券的风险比股票小
因为如果公司破产,合约会优先保护债券所有人,他们比股票投资者更容易收回本金。这就是为什么得到1元利息,比得到1元股息需要付出更多资本的原因。如果有投资机构声称:“投资某种潜力股所获得的股息比债券回报率高很多,而风险‘基本相当’”。别去相信他。
(思进注:除注明作者之外,所有文章皆为思进原创……)
上市阳谋:谁在帮你理财——客户就是猎物(四)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