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上市阳谋:泡沫下的投机盛宴——晚清时期的股票狂热

2021-03-04 19:25阅读:

陈思进

央视《华尔街》学术顾问 《绝情华尔街》作者

关注
太阳底下早没新鲜事儿了……
在中国,证券市场“重融资、轻回报”的传统由来已久。股票,在这片神奇的中华大地,似乎从未发挥过“资本合理配置”的功用。在国人眼中,它永远是用来刺激肾上腺素的筹码。一级市场就是“圈”,二级市场则为“赌”。一股发售,万人哄抢;跌宕起伏,何其乐哉?
莫要把这份中国特色与投机狂热,归咎于A股市场的“体制性缺陷”。规则乃标,人性为本。早在晚清,证券市场刚刚随洋务运动兴起之时,投机风潮就此起彼伏。
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只股票出现于1872年,由轮船招商局发行。李鸿章创办招商局时,因为搞航运需要的资金数额特别庞大,官府无力承办,靠一两个巨商也难以支撑起来,于是在筹集资本上做了一次创新,学习西方股份制企业,向民间发行股票,以“招商集股”的方式筹集资金。股票分成整份,公开向社会挂牌发行,自由买卖,允许转让。
长期闭关锁国的国民,对股票这稀奇的“舶来品”兴致昂扬。1881年,招商局计划筹集的100万两白银全部招满,每股发行价100两白银,约合人民币6000元。仅一年过后,招商局股票的市值就升至265两白银,相当于人民币15900元,并在这一年长期维持高价,成为上海证券市场上的龙头股。时人称:“中国初不知公司之名,自轮船招商局获利以来,风气大开”。
就像新店开张为招揽客户,总是尽可能让饭菜可口、价格公道那般,招商局作为清政府发行的首只股票,在分红回报方面也毫不吝惜。这不断激发着华商的投资激情,也促动了华商对其它洋务民用企业股票的认购兴趣,使1882年成为19世纪上海股市最为火爆的一年。
在招商局的带动下,中国兴起了一批股份制企业。上海《申报》在1883年10月21日曾专门发出评论“招商局开其端,一人倡之,众人和之,不数年间, 风气因之一开,公司因之云集……”。至19世纪90年代中国已有股份制企业数十家,其中主要的有电报总局
、山东烟台缫局、中国铁路公司、上海机器织布局、开平煤矿务局等。
一时间,全民炒股之风盛行,不亚于今日A股的热情。特别是像轮船招商局、开平煤矿这类“国有蓝筹股”,有朝廷重臣撑腰,不愁资金不足,销路不济,因此倍受青睐,每股上涨两三倍之多,其他资源类股票如湖北长乐、鹤峰等铜矿股涨幅也至少过半。
“炒股只赚不赔”的理念一旦形成,投机泡沫则不期而至。在上海,当地居民所谈无一不是股票行情,不少人在上海四马路和大新街转角处的惠芳荣楼聚会,组成炒股茶会,大家互通消息,甚至口头拍板成交。
随着晚清政府对公权力的滥用,股市开始渐渐异化。政府对官督商办企业的干预,使得投资者无法预计其发展前景。分红越来越少,股东所有权也名存实亡。清政府通过衙门化的管理方式,将出资人的话语权缩小到近似于无。这一时期,中国股市出现一种矛盾而荒唐的行为:在一级市场中拒绝与躲避,在二级市场中炒作与投机。
一级市场的冷遇,从李鸿章1887年发行“中国铁路公司”股票时便可见一斑。100万两的融资计划只完成了10.85 万两,上海英文报《北华捷报》指出,问题的根源在于之前的轮船招商局等招股后,却在重大事宜上从不尊重投资者意愿,导致投资者丧失信心。然而可笑的是,大清子民并未丧失“赌性”。此时的二级市场反而被热炒,凡是能公开交易的上市公司,股民们“趋之若鹜,一公司出,不问好歹,不察底蕴,股票早已满额,亦麾之不去”,“其实十之八九皆非真欲买股之人也”(《申报》),甚至连官方的对外战争赔款、铁路建设专款等巨额资金,也都大规模违规入市,支撑起官员们的“老鼠仓”。
一个股民权益无法得到保障、以投机为主导的证券市场,频繁的暴涨暴跌必为常态。仅1883~1900年,在不足20年的时间里,上海就发生了四次金融恐慌。破产关闭的企业商号多达400家,股票价格一泻千里。市价曾被炒高到265两的轮船招商局股票,两年后便跌至90两,各省矿业公司的股票更是分文不值,让上海股民吃尽苦头。
可是,财富只会转移,并不会无缘无故消失。爆炒风暴的最大赢家,一是寻租的官员,二是那些利用清政府想迫切进行民营化改革的心理“搭便车”的上市企业,以政府之名,行掠夺之实。不少民办企业拥有官僚背景,“大而不倒”,融资敛财肆无忌惮。例如以铁路公司高管为核心的既得利益集团,势力越做越大,“挟官以凌商、挟商以蒙官”。他们不惧怕亏损,即使濒临倒闭,也有政府国有化这张底牌。川汉铁路公司高层甚至借国有化之际,要挟中央政府为其违规炒股亏损的300万两巨额亏损买单。
很多人认为清末频发的投机泡沫,是因清政府缺少证券立法,各项监管规则空白所致。但如果政府缺失公信力,无原则无定力,朝令夕改,反复无常,导致民间机会主义盛行,纵然像美国罗斯福总统那样出台几套《证券法》、《银行法》,也会是一纸空文。
看如今的中国股市,距1999年我国首部《证券法》正式实施以来也有十来个年头了,上市公司不分红的问题始终没有解决,泡沫投机也是有增无减。
(思进注:除注明作者之外,所有文章皆为思进原创……)
上市阳谋:泡沫下的投机盛宴——晚清时期的股票狂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