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拥有600万净资产为何还很焦虑?

2021-03-05 19:30阅读:

陈思进

央视《华尔街》学术顾问 《绝情华尔街》作者

关注
拥有600万净资产为何还很焦虑?
(思进注:先请看一下全球财富金字塔,如图显示,只要净资产超过100万美元(约650万人民币),就进入了全球的TOP0.8%,站到了金字塔的顶端,不过,据说“这点儿”钱在国内还远远不够……特转发下文《拥有600万资产为何还很焦虑》,和大家分享,大家觉得应该焦虑吗……)
拥有600万净资产为何还很焦虑?
全球财富金字塔
拥有600万资产为何还很焦虑
作者 | 张忠(文化产业投资人)
胡润2021年2 月发布《胡润财富报告》,指出中国拥有600万资产的家庭数量达到500万户,这些家庭统称为“富裕家庭”。华尔街资深投资人陈思进据此判断,按一家三口人计算,中国当前有1500万人应属于“财富自由”了。
陈思进说他之前策划了一本讲北欧的书,那本书卖了300多万册(纸质+电子版等),目前在拍电视纪录片叫《这么慢、那么美》。然而,与“慢而美”的西方生活相比,陈思进认为国内真是太焦虑了。他举了个例子,说有一天他参加了一个饭局,他边上一个国内企业家朋友聊天说:我最近买了一架私人飞机,有一次私人飞机停到了某某机场,结果边上停了另外两架私人飞机,一个波音747,一个波音788,都是迪拜富豪的飞机,向左向右看了又看,简直郁闷极了,焦虑极了,我那架私人飞机在他们的面前,就跟个小玩具似的。
陈思进说,人的欲望是没有顶的,你赚再多的钱,永远有人比你钱多,为什么这个道理国内人想不通呢?
拥有600万净资产为何还很焦虑?
陈思进是在参加百度一个直播节目“超级对线”(#超级对线#)时说这番话的,结果,他说完这个观点之后,立即就遭到节目的另一个嘉宾金融知识大V吴小平的反对。吴小平说,你知道北京上海什么情况吗?最标准的上海一个中产阶级的生活,两个孩子都在国际学校,一年就五十万,六十万,还不算各种费用,至少八九十万。还没有说父母的事呢,父母要不要吃喝拉撒?长辈需不需要供养?需不需要买保险?房贷、车子怎么算?(思进注:哇!这在国内还只能算中产阶级……)

安格斯·迪顿是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他曾经写了一本说叫《逃离不平等》,在这本书中他讲了一个观点:上帝并不会将运气、健康和财富惠顾到每一个人。但不管人们的贫富悬殊多么巨大,每一个人也都摆脱不了寂寞、孤独、焦虑、悲伤这些让人消沉的情绪。
安格斯·迪顿认为“不平等”是处处存在的,而正是因为有“不平等”,让后进者看到了不足,让他产生焦虑,促使他追赶,从这个意义上讲,又反而促进了社会的进步与发展。
大道理不讲,我们的结论只有一个,就是无论财富有多少,都会有焦虑,上帝会让焦虑惠顾到每一个人。但我们今天可以再延展讨论一下,为什么在中国有600万资产,还会十分焦虑。
在美国有一个“Fire运动”,Fire,即Financial Independence and Retiring Early,简单地讲,就是财务自由便可早退休。
“Fire运动”却有自己的逻辑:在极简生活的前提下,你只要攒够一年生活费的25倍后,你就可以退休了,然后按每年4%的理财收益计算,你可以安享至你离开这个世界。按这个计算方阖,如果你估算一年20万够用,那么,你有500万你基本上就可以“财富自由”退休了。
可是,600万资产如果把房产计算进去,你还敢退休吗?如果在北上广深,一个家庭的资产如果把房子算进去共600万,他不该焦虑吗?
那么,如果把房子和车都去除在外,手上有600万的现金是否就可以不在“钱”的问题上焦虑 ?按“Fire运动”的财务计划方法,他一年大约可以有24万元的收益,那么,可以退休了吗?
当然,作为生活,这个24万元肯定是没有问题了。北京市2020年平均收入7800元/月,一年10万元,这个收入水平生活起来没问题。
《福布斯》描述的中国富人的平均年龄为55岁,这个年龄比美国富人要年轻近10岁左右。那么,55岁左右的中国富人的生活关系是怎样的?一般来讲,他们大多出身于上世纪60年代,他们上有老,下有小,同时,还有好几个兄弟姐妹,还有许多亲戚,一大堆有紧密关系的儿时的伙伴和同学。在一个家庭之中,人人优秀,个个突出,这种家庭的比例是极小的,因而,通常一个富人都要拖带许多穷人,一旦家中有人生病或有突发事件,就败家了,一夜回到解放前。为什么女人不愿嫁给“凤凰男”,就是因为拖带太多。他看着他收入不错,但家庭救济也没完没了。《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之所以成为一个爆文,就是因为这篇网络文章打中了许多“中产阶层”的痛点。在中国,所谓“中产”其实是极其脆弱的。
疾病、子女教育、社会与家庭关系的负担、通胀压力、收入的不确定性(商业经营风险以及个人失业风险),等等,所有的这些都是让人产生焦虑的原因,除此之外,还有“阶层落差”的焦虑。当你挣6万时,你跟挣60万的人相比;当你挣60万时,你看到的是收入600万的人的生活。这种“阶层落差”会让你觉得心里不那么舒服。
其实,谁都希望“这么慢那么美”生活。西方发达国家有较为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因而,人们或许还可以有慢悠悠的节奏。但在中国,要“这么慢那么美”还需要时间。不过,我认同安格斯·迪顿的观点,“焦虑”未必是什么坏事,乔布斯也说要“保持饥饿,保持愚蠢”,此中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
(思进注:【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自行判断。转发的目的为传递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作任何商业用途、更不对其真实性负责。并已明确注明作者和文章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将立刻删除!)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