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柜台里的企业之同仁堂——几百年的放心药

2013-09-29 14:31阅读:
几百年的放心药
李春根
要论名气最大、最具中药文化代表性的中药公司,首推北京同仁堂。
细心一些的朋友们或许注意到,在北京同仁堂的许多药店中,顾客面对的是两层柜台。最里面的柜台才是药,中间的柜台只有一名柜员。
当然这不是为了防范劫匪。没有这么笨的劫匪会跑到药店来抢中草药,贵重药材不大可能摆在柜台里,所以就是让他扛走一麻袋,也值不了几个钱,有这功夫不如抢点别的值钱的。
同仁堂的两层柜台,是他们的一个传统,一个规矩。里边柜台的药剂员按顾客的药方抓好药之后,中间柜台的老药师还要把药与药方仔细复核一遍,确认无误后才能“放行”,将药交给顾客,从而有效地防止因抓错药而出现事故。
同仁堂在中药市场屹立数百年而不倒,靠得就是两个字:诚信。两层柜台就是其诚信的一个缩影。
要说同仁堂的诚信,那可是有年头了。
同仁堂的历史,得从康熙八年,也就是1669年说起,当时皇宫太医院有位中层干部乐显扬,突然有一天就脱离事业单位,辞官下海了。回到家后,乐显扬立即着手创业,开办了一间药店,取名“同仁堂”,由此揭开了同仁堂数百年辉煌的第一页,说起来,比美国的历史还要早上107年。
乐显扬的事业,在他第三个儿子乐凤鸣手中发扬光大。康熙二十七年,乐凤鸣正式接班。客观地说,乐凤鸣是一位学者型的CEO,或者说是一位具有钻研精神的老板。乐老板有一项功德无量的工作,是把祖传的秘方、自己精心研制的各类膏丹丸散配方、宫廷秘方、一些被证明富有疗效的古方和民间验方等等共363项,经过认真撰写、整理、编辑汇集成书,书名为《乐氏世代祖传丸散膏丹下料配方》。
尽管书名非常实在,但却是中药史上的重要文献,也是同仁堂数百年的不败宝典。人们所熟知的同仁堂店训“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就是乐凤鸣在这本书的序言中提出的,
同仁堂三个大字,在乐凤鸣执政期间开始广为人知,生意越来越好,名气也越来越大,以至大到惊动了当时的中央。1723年雍正皇帝登基之后,钦定同仁堂供奉清宫御药房用药,享受皇封特权,独办官药。从这一年开始,同仁堂持续不断地侍候了8代皇帝,直到大清王朝倒台,没有了皇帝为止,历时188年。
强大的经济商誉
作为著名的中华老字号和中药文化代表的企业,北京同仁堂最大的竞争优势,就
是几百年形成的巨大品牌,是药效明显的放心药的代名词。其一线产品如六味地黄丸、乌鸡白凤丸、国公酒、大活络丸、安宫牛黄丸、牛黄清心丸、感冒清热颗粒以及牛黄解毒片等等,深为消费者所信赖与欢迎,在海内外华人中有着强大的号召力,数百年不曾改变,这也是他们最大的经济特许权的落脚点。
自创办之初,北京同仁堂即以“济世、养生”为任,诚实敬业。由于研制的各种中药丹丸片散等,以“配方独特、选料上乘、工艺精湛、疗效显著”的优异品质,在社会上获得极高的赞誉。
前面说过了,同仁堂从雍正元年开始,前后供奉了8代皇帝。
其实,被皇室选中供奉御药,是荣耀,也是活受罪。
中国历来是“伴君如伴虎”,自然也同样也是“侍君如侍虎”。同仁堂的药,不但皇帝吃,包括皇后、皇阿哥、格格等一大家子也都吃。对于当时太医院、御药房的任何药物需求,同仁堂都必须做到有传必回,随传随回。
皇家所需,特点就是数量大、品种多、期限紧,且没有任何通融协商的余地。更要命的是,一旦出现哪怕是一星半点的配方差错或质量问题,那大祸必将随之而来。所以同仁堂始终处于一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状态,以一切措施确保产品的完美。
皇宫之内的用药精心制作,皇城之外的药也同样不打折扣,同样精益求精,是同仁堂一向的作派。对求医购药的八方来客,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同仁堂均一视同仁,门上的招牌始终锃亮。
创办以来悬壶济世的传统,近两个世纪独自供奉御药的荣誉,形成了同仁堂高度自律的企业意识,锻造了同仁堂独有的企业文化,构成了同仁堂历经数百年而不衰的竞争优势。
独门兵器的练成
同仁堂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他们的药有近千种,却没有一种如云南白药、片仔癀一样的独家秘药。缘由是新中国成立后,同仁堂将所有独家配方奉献了出来,因此同仁堂有的药,别的药店药厂也能做出来。奉献通常具有无私的性质,得便宜的当然是同业。
没有独家秘药,不等于没有制胜的“独门兵器”。记得曾看过迈克·波特关于差异化竞争的一段论述。大意好像是长久的差异化优势,也常常存在于企业价值链形成的各个环节之中,是一种长期积累的结果。换句话说,就是即使是同样的产品,由于从采购开始,每一个流程和环节,都精耕细作,常年不懈,使得产品的质量、可信任度都明显高于同类产品,也由此形成一种品牌、信誉方面的差异优势。
同仁堂应该属于这种情况。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信条,是历代同仁堂人恪守诚实敬业的药德。特别是近两个世纪供奉皇室的“临深履薄”,更是令同仁堂的产品质量独步市场。
中药成功的关键,除配方外,还需要两大支柱。用料与做工。
先说用料。同仁堂在这方面的讲究,在这方面的投入,实在不是一般企业所能做到的。比如制药的陈皮,需要广东新会所产,白芍则必须产自浙江东阳,丹皮只用安徽芜湖的,“十大名药”之一的乌鸡白凤丸所用的人参,产地只认吉林。如此等等,即使是和药用的蜂蜜,也只用枣花蜜,而且还必须是来自河北兴隆的。
再说做工。中药的制造,要达到优良二字,极为麻烦与繁琐。先且不说制造工艺的技术含量,仅看工序与流程,便不难看出同仁堂的认真。比如看似平常的蜜丸的制作,就必须要经过蒸、炒、煅、烫、制、浸、霜冻等四十多道工序。更有些成药制成后,还需要放上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使燥气减少消退,然后才能服用。这样虽然出货缓慢,还占压了资金,提高的却是药物的疗效,获得的却是企业赖以生存的诚信品牌。
有一个真实的故事,能充分证明同仁堂的药效。 2002年2月10日,英国有一列火车发生出轨意外,造成8人死亡,60人受伤。凤凰卫视女主播刘海若,也在受伤者名单中。由于刘海若头部受到重创,被医生诊断为脑死亡。
药随后刘海若被接回北京,经过一个多月的救治,病情并无明显缓解。于是,治疗方式由西医治疗改为中医会诊。会诊后的治疗方案中,重要的一项,是通过鼻饲方式,服用同仁堂的安宫牛黄丸。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刘海若竟逐渐能够开口说话了。
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奇迹。同仁堂的安宫牛黄丸,也伴随着奇迹被认为是能救命的仙丹妙药。同仁堂的品牌也由此更添上一笔精彩。
用料上乘与做工精细,还不是同仁堂诚信敬业的企业文化的全部。药做好了,还需要卖,卖出去了,还需要服用。
任何一位顾客,在买药之前、买药之中、买药之后,都难免会有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或难题。
从半个世纪前,同仁堂就特别设立了咨询服务台。对顾客提出的各种问题都一一作答。比如药的功能与作用,哪些病应该用哪些药等等,使患者在买药前的担心、买药中的迷惑,都在有问必答中得以化解。
药买好后,并不能直接送到患者嘴里,还需要煎熬成汤汁后才能服用。煎药的技术含量不高,但费功夫。
代客煎药,是同仁堂的老传统。那个时候似乎还没有“售后服务、人性关怀”这些说法,但同仁堂实际上已经这么做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任外面的世界精彩也罢,无奈也罢,煎药岗位却始终居于药店一角,不曾消失过。据统计,现在药店每年代客煎药达两万副之多。
乍一看,耐心解答,代客煎药,都似乎只能归类于上上黑板报的好人好事,很容易做,也很微不足道。然而老人家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同仁堂的这些不起眼的好人好事,一做就是几十年,几百年,那就不是上黑板报的小事,而是一个传奇,一块建立在顾客和患者心中的丰碑。
现在再来回味一下迈克·波特的话,不难理解同仁堂在市场制胜的独门兵器,不是别人做不出来的药,而是别人很难做到那么好的品质,别人坚持不了那久的贴心服务。由一个个细节的高品质坚守,由一天天一年年的细水长流的关怀,打造出企业的诚信品牌,打造出核心竞争优势。
因了讲质量、重诚信为主要特征的企业文化,因为这种企业文化下的优质产品和优质服务,同仁堂获得过无数的荣誉。
在这些荣誉中,值得一提的是,1989年,国家工商总局将全国第一个“中国驰名商标”称号授予了同仁堂,使同仁堂成为迄今为止在全国中医药行业惟一取得此殊荣的企业。2006年同仁堂中医药文化进入国家非物资文化遗产名录。
更值得一提的是,2001年,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电视连续剧《大宅门》,就是一部同仁堂史,收视率极高,更是令同仁堂的海内外口碑日益隆盛。 其实在这之前和之后,直接以同仁堂故事拍摄的电视剧,还有《同仁堂的传说》、《大清药王》、《风雨同仁堂》、《戊子风雪同仁堂》等电视连续剧。
一家药店,能被拍出这么多电视剧,不知道世界上还能找出几个?
金字招牌继续闪光
对产品的精益求精、一丝不苟,使“同仁堂”三个字即为优良品质的保证书和金字招牌。 
当然,即使是金字招牌,也得经常擦拭。有道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同仁堂也并非无忧。首先原料药就值得一忧。
由于过度利用、环境污染等原因,使得地球上大量物种的生存受到了严重威胁甚至灭绝。比如植物,据权威部门统计,在我国近30000种高等植物中,至少3000种处于受威胁或濒临灭绝的境地。早在1992年,在原国务院环保领导小组办公室和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主持下,出版了《中国植物红皮书》,全书列举的濒危植物,多达388种。
红皮书,本身就应该具有危机警示的含义,对以用料讲究出名的同仁堂而言,那就可以说是警钟长鸣了。因为在红皮书的388种濒危植物中,典型的中药材就有77种,估计不大典型的就更多。
作为应对之策,同仁堂在吉林、河北、山西、湖北、山东、浙江和安徽等省远离生活区和工业污染源的地方,分别建立了中药材种植基地,能为中成药生产提供充足并有质量保证的原材料,以确保成药的品质优良,并形成了从原材料供应到建立销售门店的完整产业链。
与此同时,同仁堂的品牌国际化也全面实施,成功地在全世界50多个国家和地区完成了商标注册,从而在国内外中药材市场上占有最大的份额,确保了公司赢利能力。
同仁堂1997年在上海证交所上市。从上市至2011年,同仁堂的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15·2%,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2·6%。上市时发行价为7·08元,总市值14·16亿元人民币。到2012年12月28日收盘价为17·94元,总市值为233·59亿元人民币,增长了16倍多!
我们还可以从中药原材料开始迅猛涨价的2005年追溯到2011年,在这风起云涌的7年中,同仁堂总体经营依然平稳,7年净利润的总数为19·14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总数为21·42亿元,该收的钱都已收入袋中,财务令人放心。
同仁堂的未来应该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别的国家与民族不敢说,敢打包票的是,中药将会永远伴随中华民族一直走向未来。
随着社会的发展,城镇化的进一步推进,人们收入水平的进一步提高,民众医保支付能力的逐步加大。在医药尤其是中药方面,注重药物疗效,弱化价格考量是必然的发展趋势。 吃放心药、吃好药肯定会成为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选择。
作为著名的中华老字号,作为中药文化代表的企业,同仁堂最大的竞争优势,就是几百年形成的好药的巨大品牌,已成为药效明显的放心药的代名词,深为消费者所信赖与欢迎,在海内外华人中有着强大的号召力,数百年不曾改变,这也是他们最大的经济特许权的落脚点。
因此有理由预期,同仁堂药品的优良品质,必然会被越来越多的人们都了解和认同,数百年来的诚信敬业以及对质量不懈的追求,将会得到持续增长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