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2016-03-08 13:34阅读:
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一、为何要创收十万亿全面救市
急医用猛药,乱世用重典。这轮救市不仅要一救房市去库存;还要二救危在旦夕的“股市”;三救涨库难销的“车市”;四救即将显现的“金融危机之市”;五救“18亿亩红线不可突破”与加快中国城镇化建设矛盾之市;六救即将引爆“城中村”炸弹的60亿平方米小产权之市。这一切皆需要我们急中生智,利用政府巧实力,多发几份政策性救市公告,就可以利用文件纸几元钱,换得十几万亿救市资金。
根据习主席”调度全要素发展”讲话精神,点沙成金向四大沙漠要效益,开放市场向9000万亿存量资产要收益,开放国门向百万移民众筹发展基金,全力以赴搞救市,力求上述六大难题得以全面解决。
1993年整顿房市急刹车,弄撞得中国经济六年走入低谷,直到1999年使出最后一招才把所有公房推向市场变现的救市方案,这才让各级政府口袋里有了钱,使各项经济走入正轨。
2008年奥运会刚过上扬眉吐气好日子,结果我们智库专家出主意又把火热的经济当成“过热经济泡沫”给扑灭了。眼看着美国次贷危机进一步拖垮中国经济,中国政府不再顾及打压房价的专家反对,果断出手救市,仅用降低契税,购卖爱国房和四万亿投资救市,就让中国成为世界上最耀眼的救赎明星!一时间中国成了2009年全球贡献率超过50%的最大赢家。
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2014年眼见着“三限令”致使中国经济下滑严重,政府立即采取了暗中救市措施,尽管连续投资11个工程大包暗补5万亿元,都未见经济向好,反倒跌破7进入6的低谷。这种暗补吃暗亏的救市落败,主要是“降房价,惠民生”的“同情学派”们闹得鬼。直到年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救房市的后期宣传中,媒体们又放大了“建议开发商降房价”的诉求。这就导致了买房大军继续捂紧钱袋子观望等待降价后再买房。从而使得政府救市再次陷入了孤军奋战的境地。加上至今,政府不敢明着承认5万亿救市,不敢全部放开北上广大城市“三限令”,不敢全部拿掉打压房价各种文件,从而出现政府想方设法救市与民众隔岸观火等着降价的奇观!
由此可见“救市如救火”还是越快越好!像1993年至199
9年那样马拉松救市,只能给别国竞争者创造领先优势。尤其在今天台独势力胜选,搬弄是非逼战,加之美国重返亚洲耀武朝鲜半岛,日本有意制造钓鱼岛摩擦,菲律宾激活美军八大军事基地,中国东海、南海危在旦夕之际,越发觉得“出奇招”抓紧救市发展,加快备战步伐尤为重要。
二 、从整治60亿平米小产权入手
有人说,搂着炸弹过日子的小产权房业主,做梦都在担心政府会扒掉60亿平方米小产权房屋。如果真的扒光全部小产权违规房,就会让北京189个城中村和全国500个大中城市近两亿人流离失所,这样会引爆居民社会超级炸弹,制造难以收拾的社会混乱。
如果政府能够灵活处理历史遗留问题,将全国事实上超生的各个城中村划拨土地,扭转为建设用地,这样既可以实事求是的将发展迅猛的城市化副产品城郊结合部小产权问题处理好,又可以在彻底消灭城中村“牛皮癣”的行动中,获得可观的土地出让金增值税和城市建设综合配套费等。
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现在仅拿北京玉渊潭乡、四季青乡和东四环高碑店国粹苑小产权说事,只要能拿到市场可交易的房产证,每平方米补上1万元扭转费都会被一抢而空。假若全国按照每平方米增收1000元计算,60亿平方米定能为政府创收6万亿元土地扭转收入。各级政府仅拿这笔资金救市,就可以“救股市”,“救车市”、“救房市”和改变金融业的秃废之势。
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全国2900多个城中村小产权,一旦全部可以拿到桌面上公开交易,那么就会创富很多城中村的原住民,他们有了钱,必然会买车炒股、购新房。这样便可以让全国去库存形势大为改观。
总而言之,去除城中村“牛皮癣”之后的小产权房屋土地扭转收入,可以“一箭多雕”解决好诸多城市疑难问题和救市缺钱问题。
三、变旧18亿亩为新18亿亩的点沙成金术
中国政府一边出台“18亿亩土地红线不能突破”政策,一边又出台“加快城镇化”建设文件,从而造成了许多加快发展的城镇化土地与18亿亩红线产生了顶牛的矛盾。这样一来,更加重了许多“城中村”土地难以扭转现象。
为了解决好建设用地与吃粮问题不冲突,国家曾经出台过“占补平衡政策”,但是开源节流的效果并不大。除了地方政府花费少量资金,在沿海地区搞了一些滩涂吹填工程之外,在内陆四大沙漠改造上没有花费重金去做更多的建设性超级农场和旅游景区出来。这主要是“水网”投资不济和点沙成金的认识不到位。
笔者曾经介绍过美国西部点沙成金和以色列在戈壁滩上种庄稼的滴水灌溉经验,也写过预算3000亿元上马“四水治疆”工程。为的是增加新的“18亿亩”土地,替老18亿亩土地分忧解难,早日解决好中国建设的“占补平衡”问题。
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中国各城市房价高居不下,主要是大中城市用地难,唯有扒掉四合院小房子建成高楼大厦才能发展立体增肥的城市化。这样就会产生众多附加成本和负面效应;从而导致在有限的城市空间里人越聚越多、车越开越堵、霾越来越重、楼越盖越高、房越卖越贵;如果中国城镇化的土地供应充足了,大城市向郊区疏散低成本扩张才有可持续性发展余地。反之没有土地保证,上述城市病还会越来越重,问题越来越多。所以,我们在救市过程中,一定要加大新增土地开发力度。
如果按照1亩地1000元投入,18亿亩沙漠就要预算1.8万亿元。当然,开发沙漠地下水源,引进雅鲁藏布江和贝尔加湖水也会拉动钢管水泥、铺路搭桥等行业的繁荣发展。一旦中国“水网”建成后,仅贝尔加湖、天山、昆仑山、祁连山、阿尔泰山、阿尔金山、雅鲁藏布江饮用水18亿吨,就可以把1.8万亿投资挣回来。目前、昆仑山冰川矿泉水已经卖到5元钱,贝尔加湖纯净水已经卖到8元1瓶。
如果马上将四大沙漠的18亿亩,以每亩1000元卖出,那么立刻就可筹集1.8万亿元启
动资金。假若将来四大沙漠中的5亿亩做观光旅游地产,另5亿亩做文化、教育、高科技园区,剩下的分别搞5亿亩农场和5亿亩新型城镇化,以上土地平均卖到1万元1亩,那么就能回报18万亿效益。
美国西部大开发初期是1美元一亩,后来旧金山、洛杉矶和拉斯维加斯卖到100万美元1亩,足足涨了100万倍之多。
如果中国西部新增1万个小镇承载3亿人生活,18亿亩每亩上升到10万元,(其中楼兰古城等西域36国文化旅游等沙漠覆盖地带会升值更多)那么就能新增180万亿价值。这还不算一亩地上盖起百万元别墅楼市价值。
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其实迪拜沙漠上建楼每亩地承载着千万元以上价值。由此可见各国“点沙成金”各有奇招不可不学啊!
笔者提倡激活西部四大沙漠,就是要响应习主席“调度全要素发展”号召,把李克强总理提出的“亚欧经济一体化”实质的向西推进了四千多公里。目前从新疆喀什到东欧保加利亚距离仅有四千多公里。具体可看我的“四水治疆”和北水南调再创18亿亩良田万言书。
四 、变“三限令”为“三促令”的房地产新政
过去五年的“房市新政”无非是靠限价、限购、限外的行政措施来强行干预。如今被历史上最严厉的房地产政策打压,致伤致残致报废的“僵尸企业”、“跑路企业”以及有高额三角债不还和拖欠银行款赖账企业成了普遍现象。如何让上述受政策冲击企业活过来,再由贫变富呢?唯有变“三限令”为“三促令”,才能够扭转乾坤,让险象环生的中国企业和频临金融危机风险的中国金融业走上良性循环发展道路。其具体做法如下:
1、 变“限外令”为“促外令”
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大力促进外国人在中国西部定居买房创业。欧美国家发展房地产加移民政策,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尤其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英国等老牌西方国家,至今都在使用移民政策刺激房地产拉动百业发展。印度尽管已经有12亿多人口,和仅有中国三分之一国土面积,但是她们除了开放移民政策,吸纳1亿多侨民回国创业外,还吸纳众多日本人、韩国人和香港、台湾富人,为印度房地产龙头行业拉动百业增长做出了特殊贡献。目前,孟买房价已是北京、上海的五倍以上。为此,中国应该向上述国家学习放开移民政策,吸纳欧洲德国等发达国家富人企业家,到西部16省区去购买房屋土地。以此拉动中国东部沿海人口向西迁徙发展。假若按照美国50万美元一个投资移民计算,马上放开百万移民政策,就可为中国新增3万亿外来资金,消化大量库存房屋。美国就是通过这样的移民吸金政策闷声发财致富的。最早美国仅有1200万人,通过西部大开发“一美元一英亩”廉价土地刺激,一下子把全球富商吸引到美国西部圈地创业。现在拥有3000万新移民的美国,仅此一项移民刺激房地产政策,就连续不断获得了15万亿美元的额外收入。
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2 、变“限价令”“杀富济贫”为“促价令”富民强国
五年多打压房价的结果是把国家经济打入低谷了,从此富人买房也越变越少了。其实“房价低了才买房”一直是个伪命题。从五年多积压如山的房子急需去库存来看,唯有政府确保房子买后不贬值能涨价,才有可能让更多人有信心买更多房子。反之,那些“买涨不买跌”心态的人们,绝不敢碰买了就落价的房子。因此,我们应早日将“限价令”改为“促价令”。让政府文宣机构说出中国房子能够可持续增值的理由。为去库存增加投资信心。
3、变“限购令”为“促购令”
政府对救市期间去库存购买更多房屋,开办连锁店,帮助待业人员就业的企业,应该给予奖励和免税扶持政策。具体办法可采取购一套房契税优惠到2%,二套房优惠到1%,三套房、四套房以上不再缴纳契税。
五、中国房地产顶层设计
史上最严厉的“房市新政”没把房价压下来反倒把经济打萧条了,从而产生了成千上万个“由富变贫”的“僵尸企业”,他们本该得到政策冲击后的补偿和资助,现在非但得不到“雪中送炭”反倒“雪上加霜”一律注销了之,让投资人血本无归,实为对以往“大众创业”者的致命伤害。因此,中国房地产救市的顶层设计,应该包括以往“房市新政”中被迫断奶、断氧受伤害的关联企业。
未来,中国的房地产发展还应和“世界大同于税收共产主义”的政治主张挂起钩来。将来如何让穷人变成富人,让他们“居者有其屋”,唯有培养更多税源,加大税收力度,适时开征遗产税(外国戏称共产税),最后才能“安得广厦千万间,大批天下寒士尽欢颜”!欧美国家在全面放开房地产致富同时,还开证80%左右的高额遗产税,最终有10套房的人家只能继承给后代二套房。由于高额遗产税留不了几个钱给儿女,所以美国巴菲特和盖茨等富豪生前就裸捐成慈善家了。为此,中国放水养鱼30年超美成为世界第一后,也应该开征遗产税,并且通过税收调节,早日实现贫富相对公平的共产主义理想社会。中国房地产救市顶层设计方案如下:
1、“土地资源变资本”
中国由一个穷国,一跃变成世界一流的经济强国,仅用了60年时间。从1950年财政收入62亿,到2015年15.7万亿的两千多倍神奇发展揭密,就是富在“土地资源变资本”和房地产可持续增值能力上。这样才能让投资者信心大增,中国才能一年获得4.26万亿土地收入。假如中国政府没有前三十年土改和后三十年寻租近三十万亿土地高收入,就没有“北上广”等地连片繁荣的城市群。为了增加土地财政后劲,未来几年土地拍卖还应该允许产生更多的“地王”,尤其是要激活四大沙漠闲置土地,让它变成交通地产、工业地产、科技地产、文化地产、教育地产、旅游地产、商业和住宅等八大地产的策源地,力争为各级政府获取百万亿土地收益。
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2、政府带头买房去库存
榜样的力量是无群的。中国城市居民房屋从每平方米几百元升值到上万元的几十倍增长的能力,是连续刺激百业繁荣,扩大居民购车、买房、炒股内需消费积极性的主要保证。僵持5年没涨价的35亿平方米存量房,正是各级政府廉价收购抵充6000万套保障房指标的最佳机遇期。过个五年十载这批赚价收购的存量房也能卖个翻倍好价钱。
否则,这块“大肥肉”就会被跨国集团兼并走了。据最新统计,2015年外资进入中国高达7320亿元,其中绝大部分是兼并资金。2008年美国摩根斯坦利大批收购中国断奶企业,最后成了最大赢家,连美国政府缺钱都要向它借钱。这样便宜决不能再让外国人占尽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在美国出台加息损华政策之后,立刻管住政府闲不住的行政干预之手,马上拿掉北上广“限购令”“限外令”“限价令”,解放市场调节的“无形”之手,让中国500个大中城市房价自由飞翔,有效拉动全国房地产市场价格差距。
3、中国最理想的“梯级增值方案”是每年力保房价升值10%—30%
如何保证银行按揭不亏,又能保证中国30年可持续发展空间,唯有采取凯恩斯“有计划性的市场经济”,及时制定出一套可行的“梯级增值计划”,才能让人们确信买房有希望。如果北上广一类大城市房价终极定位为每平方米10-100万元,那么就能拉升二类城市5-10万元,三类城市1-5万元,四类城市5000至1万元,五类小城镇1000-5000元/平方米。只要这样差价一拉开就能够加速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北上广就会用高价房阻击沿海聚集的人才物流向中西部山清水秀空气好的地方疏散。最终让全国90%左右有房家庭变成百万富翁千万富翁。1937年的德国人,已经富裕到了年休假出国旅游费用皆是国家报销的。相距80年之后的中国该到奔小康为全民谋福利、谋快富的时候了。
4、中国房价顶层设计“天花板”应该是百万封顶
现在中国横向与周边国家比,仅是印度、日本、韩国、俄罗斯房价几十万1平方米的十分之一;现在纵向与香港房价高达百万元1平方米比,首都北京郊区房价仅是它的百分之一。如果北京金边银角地段放开卖,仅紫禁城门前小平房百万元1平方米,全世界都会抢着来买。假如北上广房价升值到百万元1平方米,那么中国就会有亿万人民变成亿万富翁。中国政府财政收入也将会从15万亿变成百万亿的最富国家,到那时,中国政府就会有很多钱购买保障房,赠予给那些没有市场竞争力和躺在床上等待政府救济的弱者。
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当前亚洲最高房价的天花板是香港2010年的110万港币和2015年的96万人民币一平方米。过去30多年,中国城市化率从18%上升到50%以上,平均每年递增1%,就已经拉动平均9.6%GDP增长,房价也从全国平均500元拉升到5000元1平方米。如果未来中国用30年时间达到80%城市化率,房价还能涨到10倍达到亚洲天花板价顶端,那么中国城市化和房地产还能有30年可持续高速增长发展空间,到那时中国必然成为全球致富的火车头。
六、开放万万亿藏品市场富民强国
据业内专家估算:中国90%家庭都有收藏品,除了集邮,玩石,金银翡翠挂件等当代藏品之外,尚有诸多青铜器,高古瓷器和古代字画等都没有放开国际市场大门。假如在英国拍卖2.3亿元的中国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和其它高古瓷放开国际市场,那么元明清一窑烧出几千件,一年烧出几十万件的瓷器,就蕴藏着几千万亿的巨额财富。
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例如,明朝郑和下西洋一船拉走几万件的青花瓷,仅南海沉船一号打捞的价值就超过数百亿元。还有各条横穿中国的高速公路,铁路建设发掘的历代瓷器,以及全国2900个市区旧城改造挖掘的数以亿万计的各朝代国宝,都是在世界古玩市场上极具价值的抢手货。
据英国苏富比拍卖专家介绍:中国的鬼谷子下山罐之所以值钱,是因为古代中国典故人物都画在瓷器上,即使深埋土里千年也不会坏掉烂掉。因此,同样用矿物染料绘出的油画,欧洲就没有中国保存的栩栩如生。简言之,中国瓷器是烧熟的油画,比欧洲生冷油画更耐久值钱。
中国十万亿救市顶层设计
例如,2012年在澳门拍卖的“萧何月下追韩信”元青花梅瓶,成交价是6.8亿元。而在元朝97年执政期间,各窑场一年要烧制出几十万只梅瓶和类似的鬼谷子下山罐子。若按英国和澳门单只瓷罐卖价超亿元计价。仅元代一朝元青花瓷就能卖出几百万亿至上千万亿元。有的专家乐观算出,包括秦汉青铜器和唐宋元明清在内的各朝代古藏品,现世的市值超过万万亿!即使以保守的9000万亿计算,各类古董收藏品,只要允许进入国际市场流通,即便获得千分之一收益,也能新增9万亿闲置财富。
中国延续60多年的国家文物管理,并没有与时俱进的进入市场流通,而是让那些每年吃掉几百亿国家拨款的国博“专家”,信口齿黄的胡说30年旧城改造大建设中发掘出来,比故宫藏品多万倍的历朝历代瓷器通通说成是赝品。即使小偷从故宫盗出来的真瓷器也只能卖几十元,并被故宫“专家”们贬成是仿品假货。这股唯故宫之外皆下品的不正之风。才是中国万万亿高古瓷进入不了市场流通,既富不了民又强不了国家文博产业的根源所在。因此,如何学习法国巴黎卢浮宫,美国纽约大都会,把梵高ˎ毕加索名画和高卢ˎ拿破仑利剑等拍卖成天价商品经验,早日修改中国“文物法”放开国门,增加中华民族过剩艺术品的国际收入,乃是“救市”的当务之急。
更多文章:
“世界一哥”需要“1860工程”
十万亿救市方案之六:开放万万亿藏品市场富民强国
十万亿救市方案之三:变旧18亿亩为新18亿亩的点沙成金术
十万亿救市方案之五:中国房地产顶层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