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IP邹市明是如何被“领导”冉莹颖运营的? | 封面

2017-08-10 13:35阅读:


▵图/邢超
良性的闭环模式或许是,开发明星产品的IP价值,让公司享受更多“溢出效应”红利,再反哺明星IP。
文 ✎ 丁雪 裘雪琼
编辑 ✎ 方奕晗
8月1日下午,冉莹颖和丈夫邹市明一起走进莹皓公司,穿着同款黑色T恤,衣服正面绣着金色的“拳盟中华”字样,背面开了两朵向日葵。
这是WBO世界拳王金腰带卫冕赛之后的第三天。这次比赛,邹市明被日本挑战者木村翔技术性击倒,丢掉了金腰带。
摘下墨镜,邹市明的脸消肿不少,但乌青依然可见,眼里布着红血丝。他们要开一个总结会,关于这次卫冕赛。
“首先我们欢迎邹总回归!”冉莹颖沙哑高亢的嗓音从欧式风格的会议室传出,紧跟着一阵响亮
的掌声。邹市明接话,语调不高:“我要肯定大家对这次比赛的付出……”他边说边在公司微信群里丢了一个万元红包。办公室里又响起一阵欢呼。
在冉莹颖的主持下,20多名员工开始陈述各自负责工作的完成度与不足。1个半小时里,邹市明很少说话,时不时站起来捶腿,比赛和训练遗留的酸痛顽固地留在体内。
公司管理上,夫妻俩分工明确。冉莹颖领衔品牌、媒体部门,为包括丈夫在内的职业拳手搭建发展平台;邹市明主抓拳击事务,如拳手经纪、拳馆建设和赛事落地。“在公司的管理上,她实际上是主要方向,我只是配合她来完成一些工作。重要的决策我们会一起完成。”2017年初,邹市明曾这样说。
过去3年间,他们夫妇先后注册成立了莹皓(上海)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和邹轩(上海)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两家公司涉及赛事承办、IP孵化,开发相关的内容和产品。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是冉莹颖。
就职位而言,顶着CEO头衔的冉莹颖是邹市明的领导。这个中国拳击界价值最大的个人IP,是她旗下的明星产品。冉莹颖带领着20多人的团队负责开发这个IP,并将其价值最大化。
▵图/邢超
“我们会建议他做哪些方向的内容开发,他觉得OK,会再提出具体的执行方案。”公司宣传总监郑小川告诉《博客天下》,目前,邹市明同人漫画在微信公众号“拳盟中华”连载,邹市明担任主播的FM11.5音频节目也已推出十多期。
总结会后,邹市明和冉莹颖回到各自的办公室,准备去看正在施工的拳击生活体验馆。
邹市明的办公间隐藏在开放式员工办公区后面,6平方米左右,桌面除了一套袖珍茶具和两个相框外,空落落的。冉莹颖的办公室面积足有邹市明的3倍,在门右侧的木质书架上,摆满了荣誉证书、奖杯、拳击手套,左边是黑色办公桌和皮面办公椅。
冉莹颖在公司保持着“合理的强势”。郑小川举了个例子,公司内部开会,她习惯用“1、2、3……”推动,尽可能要求会上就敲定某个项目的具体执行方案。“她脑子里有张表,什么事情什么时候完成。定了就一定要做出来,不然她会生气。”
在性格上,冉莹颖常常与温和的丈夫形成反差。卫冕赛称重仪式结束后,邹市明走到媒体区接受群访,冉莹颖发现金腰带没挂在丈夫肩膀上。她从观众席第一排“噌”的一下站起身来,转身冲不远处两个年轻员工大吼:“金腰带在哪儿?为什么没拿!”
人们习惯用“拳王背后的女人”来形容冉莹颖。实际上,过去的几年,这个女人早就从“背后”走到他们商业版图的最前端。她想做的,是把丈夫这个高价值IP推出去,扩展他在拳击舞台内外更多的可能性。
推广人
2017年5月,阿里体育的办公室,副总裁李峰第二次见到邹市明夫妇,谈话内容涉及赛事落地和培养旗下拳手。
阿里体育决定和邹市明旗下的邹轩公司,联合举办WBO世界拳王卫冕战。
邹市明的开场白介绍让李峰印象深刻:“首先不是我太太,首先是冉总,‘我的业务是由冉总统一规划的’。”
“感觉他们在讲话的时候,不是以夫妻相称,而是以专业的运动员明星和运动员管理者的口吻。”李峰告诉《博客天下》。
在拳击全产业链布局的进程中,这对夫妇还在不断磨合和适应的新角色。
一个好的运动员管理者和推广人,最重要的任务是包装签约运动员,最大限度地开发赛场内外的价值,在提升运动成绩的同时,将其推向更大的资本市场。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冉莹颖一直在努力做的事。一个良性的闭环模式或许是,开发明星产品的IP价值,让公司享受到更多“溢出效应”红利,再反哺明星IP。

邹轩公司是这次WBO世界拳王卫冕战联合举办方之一。他们希望用卫冕金腰带的比赛打响公司的第一枪——为此,他们需要为邹市明支付1000万元出场费。尽管是自己人,冉莹颖仍希望这次比赛是基于契约关系的合作。
从公司开车去拳馆的路上,冉莹颖向《博客天下》回忆:“最开始,是公司拳手事业部副经理门翰文去和明哥沟通。他们的心理预期是100万美元出场费,这是我们可以承受的。但明哥说要1000万元人民币,突然就涨价了。”
门翰文有点搞不定,去找冉莹颖。一天晚上,邹市明刚训练完,冉莹颖就去训练基地找他砍价。“作为拳手,我的卫冕赛还在中国打响,我值这样的商业价值。”邹市明说。
“我要跟所有的副总、媒体部门、品牌部门、经纪事业部门的主要负责人,都坐下来开会,他们都同意了才行。”“谈判”持续了十多分钟,“我那会儿有点挫败感,你对别人都挺便宜的,对我们还高了。”
“我很讨厌一些媒体说我们这是左手倒右手,这都是什么话,你无视中国的经济规则,无视中国的商业规矩。”冉莹颖语气强硬,不容置疑。
邹市明坐在汽车前座。他一路上没怎么说话,听到这句话,突然手向上指着,蹦出来两个字:“法律!”
刚刚结束的这次卫冕赛,夫妻俩分工明确,邹市明主攻训练,冉莹颖负责赛事赞助、筹备,像那些运动员明星和管理者真正要做的那样。
“过去两个多月,我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白天和团队开会,晚上和美国(合作方)开会。开到一半扛不住了,就会和美国那边说一句sorry,会去睡一会儿,醒来之后接着开,开完再去公司。”冉莹颖说。
之前媒体的描绘中,邹市明夫妇多以“恩爱”“甜蜜”形象捆绑出现。在波诡云谲的明星圈,这是被津津乐道的故事——一个兼具经济学和MBA学历的高材生,如何辞掉蒸蒸日上的央视主持事业,帮助丈夫继续拳击梦想。
2013年1月23日,邹市明正式转战职业拳击,夫妇俩拎着行李箱,开始了在洛杉矶的封闭训练。在那里,冉莹颖结合着自己的经济学底子,实地了解美国职业拳击与经纪人的游戏规则,包括运作、包装以及利益分成。
连赢几场比赛后,2015年3月7日,邹市明终于迎来首场金腰带争夺战。在12回合的鏖战中,他最终以111:117的点数不敌对手。不少拳迷提前退场。
“他很受伤,觉得自己最擅长的事都做不好。我想让他知道,除了拳击以外,他还可以做很多事情。”冉莹颖告诉《博客天下》。
她把丈夫推向拳击之外更大的舞台。
跨界
2015年《爸爸去哪儿》第三季热播,拳击“金牌动物”邹市明变成家喻户晓的“轩轩爸爸”。
此前,他有288 万微博粉丝,以拳击爱好者为主。节目播出两期之后,一大批不懂拳击的新粉丝火速聚集。出门逛街,路人总能把他认出来,送上一句亲切鼓励,“轩轩爸爸加油!”
是冉莹颖把丈夫推上电视屏幕的。“您好,我是邹市明的妻子,我想推荐市明和儿子轩轩来上节目……”她主动拨通节目总导演谢狄葵的电话。不久,导演组来家里看望孩子,4岁的轩轩虎头虎脑,模样可爱。很快,这个家庭收到录制邀请。
▵2015年《爸爸去哪儿》第三季热播,邹市明变成家喻户晓的“轩轩爸爸”
但邹市明犹豫了——节目录制与一场拳击比赛冲突,势必影响备战。他的经纪公司也强烈反对,理由是“运动员就应该做运动员的事情”。只有冉莹颖坚持,希望丈夫通过电视节目吸纳更多受众。“经纪公司的想法是不是一定是对的?我现在持怀疑态度。”
邹市明把比赛推迟了。他想了个两全的方法,随身带着拳套、跳绳、梨形球器械,坚持录制期间每天早起训练。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参加真人秀节目。
效果出人意料的好。韩国导演称赞他是三季运动员中“最具有综艺感的一个”,亿万观众发掘了他冷面拳王之外温柔亲和的奶爸形象。此后,节目邀约、广告拍摄、商业代言雪片般飞来。
选择哪些,通常要夫妻俩商量决定。《爸爸去哪儿》的周边节目需要配合;邹市明钟情真人秀,“真实,我在节目里什么样,生活中基本也是这样”;冉莹颖很少对节目设限,“时间合适,只要能够推广拳击运动,我们基本上都可以去做。”她说。
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邹市明坐了136趟航班,他参与的综艺节目有《天天向上》《大牌驾到》《优酷全明星》《非常静距离》《超级访问》《女婿上门了》……
同年年末,他荣获时尚COSMO年度“无界偶像”称号。
“我不是天生爱跨界,我的跨界基因完全是被莹颖激活的。”邹市明在2017年出版的自传《拳力以赴》里写道,“此前,我的生活是封闭的,不闻窗外风声雨声……内心也是封闭的,就像冰山下的火种,深深压抑在冰雪之间。”
他说的是在国家队的日子。那时,每天都是宿舍-拳馆两点一线,永远穿着一身“鸡蛋西红柿”队服。他还记得2007年做客《名将之约》栏目的经历,化妆师要给他上唇彩,“涂上之后,满嘴不自在,好像变成一个大姑娘”。
一进入职业拳击,各种有形无形的约束都消失了。邹市明“聘请”冉莹颖充当造型搭配师。“市明开始会有些抗拒,这样行吗?我会说,试试看?”在妻子鼓励下,他穿起西装马甲和尖头皮鞋,尝试皮衣皮裤和盔甲造型上衣。为时尚杂志拍摄封面时,他越来越放得开,对摆型越发得心应手。
他在一次又一次跨界中变得游刃有余。2016年2月,移动运动软件Keep和邹市明达成合作意向,上线一堂拳击燃脂课程——迄今课程参与用户数超过300万,至今热度未消,每天还有几万人跟着视频练习。
拍摄定在北京郊区一处废弃工厂,天气很冷,短袖短裤的邹市明拍摄了两个小时的分解动作,每拍完一条看一遍回放,如果动作不够清晰,他会主动要求重拍。
Keep市场总监赵茜印象最深的,是邹市明极好的镜头感。“他是天生的运动员和天生的艺人。”赵茜告诉《博客天下》,“我跟他说,希望他能酷一点,他一下就能get到,下一条他的眼神就变得很酷、很专注。”
“总有一天丈夫要退役,那时候他的舞台在哪里?”这个问题时刻萦绕在冉莹颖的脑海,过去几年,她一直在用实际行动寻找答案。对拳击台来说,36岁的邹市明已经不年轻了,冉莹颖想为丈夫铺路,“等他累了,想休息了就能随时转身。”
《妈妈是超人》2016年6月17日播出的一期中,她一早从上海飞到北京参加活动。上午在后台化妆休息时,她见缝插针地约见了与邹市明即将合作的公司工作人员,指出合同中不合理的部分。晚上她约了两个饭局,先与黄嘉千、夏天聚餐,然后赶赴任泉组织的投资人饭局。为了给邹市明拓展人脉,这顿饭吃到凌晨2点。
“拳击+X”的事业布局效果显著。2016年年末,邹市明以“创业者”身份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几年,我的爱人给了我更多时尚,也认识了一些娱乐界金融界的朋友……以前我想的事情都在拳台上,现在我想的是如何把拳击和时尚、娱乐、金融结合在一起。”
熔炉
拳手之外,邹市明的身份越来越多,积累了越来越多的名声和财富,涉及越来越多的领域……有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参与综艺节目录制的体坛明星,出场费均在7位数。而这一价格仅是一场节目的酬劳,如果是系列节目,仅一档节目,体坛咖的收入便能高达千万级别。”
在冉莹颖的运作下,邹市明提高了商业价值和市场号召力,打通了娱乐圈的人脉和资源。7月28日的卫冕赛上,歌手林俊杰和张杰参与了赛前的表演,钟丽缇夫妇和王祖蓝也坐在台下观看。一年前的卫冕赛,李维嘉、彭于晏、吴京、李响等明星纷纷去现场助阵,获得金腰带后,半个娱乐圈的人都发来祝福,黄渤、韩红、品冠、周冬雨、陈学冬……
▵刚刚结束的这次卫冕赛,夫妻俩分工明确,邹市明主攻训练,冉莹颖负责赛事赞助、筹备
这些资源和声誉,让这次卫冕赛获得极大的商业成功——7月28日拳王卫冕赛,9000多名现场观众、几千万人次通过网络直播观看比赛,200多家媒体在现场同时进行报道。据业内人士透露,比赛赞助与票房收入约为2500万元,这在国内是创纪录的数字。
比赛输了。
去拳馆的路上,冉莹颖神色严肃地提到前两天对邹市明比赛失利的报道,用不容置喙的口吻强调,“他不是体力不足,他是挨了重拳。在挨了重拳、裁判没有数8的情况下,被叫停了比赛。我要再次纠正中国的媒体,不懂拳击。”
比赛失利后,几年前的质疑又被翻了出来——参加过多的综艺节目、分心于越来越多的角色导致训练不足……“不务正业”的标签被牢牢贴在邹市明身上。比赛结束后,有人攻击说,他已经是演员,不是运动员了。
这次失利,甚至又重新引发“体育明星该不该娱乐化”的讨论。

那些曾经让邹市明受益、收获名利的东西,正疯狂反噬着他。摆在他们夫妇面前的,是一场重建。

28分钟后,17:03,邹市明夫妇到了拳击生活体验馆。这个占地1万多平方米的场馆正在施工。空气中传来机器轰隆隆的声音,散乱的建筑钢材堆了一地。到了之后,邹市明不停地和施工负责人询问细节:“楼顶没有遮拦,我就担心要是风大雨大的时候,能不能搭玻璃?”
施工负责人提到一些拳馆未来的规划,竣工指日可待。冉莹颖很高兴,她举起手,喊了一声“开心”。过去的半年,她几乎每个月都要来拳馆三四次。
这里是他们商业版图的一部分,在这个和未来有关的拳馆,他们会围绕拳击的文化体验,衍生出相关的商业开发,包括在里面建水吧、餐厅、spa,举行比赛。
邹市明像站在领地的国王,指着建筑的顶层线条,豪情万丈地对设备合作商说,“我觉得这个就像一条龙,和我们民族一样的。平时我一打比赛,灯光一闪,大家从江对岸看过来,这就是最亮的一块。”
他们走到一层的空地,在围栏边停了一下,施工人员指着外边的雕塑说,“这个是美国旧金山世博会送给上海的,其实下面是一个熔炉,这个新芽破土而出,像重建与新生一样。”
那个银色的“新芽”倔强地从酱色铁桶里生长出来,背对着黄浦江的方向。
“这叫作生命力。”邹市明跟了一句,用手捶着腰,望向熔炉的方向。
明星IP邹市明是如何被“领导”冉莹颖运营的? wbr| wbr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