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天——东马各庄村

2013-07-21 23:47阅读:
东马各庄村在地铁顺义线的将近终点处,下车后的顺27坐起来有和昌21一样的亲切感,都拥挤、没有空调、飚起车来爽呆,空气中透着浓浓的汗味。一下车正对的门就是村子的大铁门,近得让人不可思议,明明都已经看到了黑色牌楼上“东马各庄”几个大字,都还不敢相信这么顺利竟然就到达了。这里离顺义的首都机场特别近,每隔个一两分钟上空就会飞过一架飞机飞过,飞机飞得很低,甚至能够看到飞机尾翼上的航空公司的标志和底部的黑色的脏物,但是声音巨大,噪音轰的人脑袋都要疼死了,这不知道这里的人是怎么熬下来的。
第六天——东马各庄村
第六天——东马各庄村

既然已经到达,那就不浪费时间说干就干啦!一进村就看到了泰国人妖和二人转表演的广告牌,这种混搭,戏班子真是全才。
第六天——东马各庄村
估计村子里有不少山西人,村口附近是并列的三间山西风味的饭店。果真如此,只是随便拐进了一个巷子,碰到四个正在喝啤酒的人,一问原来还是临汾人呢,再一问,他们的的那个村子还是我听说过的呢!这几天的经验表明,什么事情碰上老乡就好办很多,更没有戒备心,也更愿意表达。四个人中有两个在附近的工厂上班,另外两个是从城里过来的老乡,他们几个朋友每周最主要的娱乐方式就是在此小聚,喝喝啤酒打打牌。他们说他们平时的交往范围也就仅限于老乡,和本地人没什么交流,无法融入也不想融入他们的圈子。他的孩子在老家的小学上学,虽然心里也想让孩子跟着自己读书,但是在老家孩子的教育费用已经要花费10000+了,如果在北京这费用将更加高昂,而且即使想花钱,要让孩子被北京的学校接收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所以也就干脆没有了这个念想。
然后我和另外三个同学进入了一家理发店,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学徒工们很热情。学徒工都是河南人,问卷做到一半时老板从里屋出来了,听老板口音不知是广东人还是福建人,虽然说话听的不是很懂,但是我能听出其中的不满,大概意思是嫌弃我们太吵,做问卷还不给钱之类的。然后就一通赶人,看我们不走就威胁要扣学徒工的工资,还好我们的问卷已经接近尾声,没有因为一个刻薄老板的出现而使得这份问卷全部作废。嗯,在此祝这些好心的学徒工早日学成单干摆脱刻薄的老板!
出门忘带了水杯,被刻薄的小气老板这一闹,才想起来已经口渴难忍了,就近去旁边的一家小卖部买瓶水,看老板和女儿正在啃着北冰洋冰棍,顺便拿份问卷给了她俩,我提问她回答。在老板对所有问题的回答都突出了一个主题,就是外地人在北京不好混,做小生意赚的都是外地人的钱,本地人又懒又抠门还没信用。房租说涨就涨,连自己的营业执照都出租出去了。当我问到保险和教育的问题时,她不停地感慨,当然想让孩子在北京上学,也想在北京办医保在北京报销,但是这些东西没有钱是搞不定的,就算有钱又能怎么办呢,就是“想烧香都找不到庙”!
小村子里有两家职业介绍所,墙上挂满了红色的招工广告,附近有很多物流中心,包括申通、DHL,包吃住的工资大部分在2500-3500,不包吃住3500-4000,只有极个别的单位有五险提供。在门口站了二十来分钟,进去问的人络绎不绝,和老板预约面试时间的也不少。我的第四份和第五份问卷都是在其中一家职业介绍所完成的,男生陪女生来找工作,男生现在在附近的乐蜂网仓库工作,女生刚刚辞掉工作,也想找一份物流方面的工作,在这个介绍所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正准备失望的离开,就被我给拉住了。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他们希望接受职业技能培训的愿望极为强烈,但是可能是因为身体好,对于保险的事情并不在意。
第六天——东马各庄村
我们跑到的每一个城中村,尽管和周围相比房租便宜,十几平米的房子大概只要四百左右,但是水电却是很大的一笔开销,几乎要占到房租的一半。这些受访者在回答问卷的问题时都会抱怨房东狠心,具体表现就是水电的开价上毫不留情,对于电费,普遍要要到一度电一块五,更夸张的甚至还有两块、两块五的,生活成本并没有我们想象的低。出租屋门前偶尔停放有好车(我就在小破平房门口见到过保时捷卡宴、奥迪A6等),问过后一般也都是房东的,但是和住户生活在一起的房东非常少,很多已经在城里买了房子,只有到收房租的时候才会再回到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