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天——冷泉村

2013-07-23 00:07阅读:
要去的村子是海淀区的冷泉村,一拿到地址的时候就开始纳闷这个名字,“冷泉村”?这名字听起来好有少年包青天的味道,只是别人都叫“温泉”的,是因为像别人一样发现了泉水但是别的地方水是热的,而这个村的这口泉却是凉的吗?第一趟公交车就坐了整整20站,去这里一路都沿着青色的山脉,经过了颐和园、国防大学、总参谋部总医院,其实这些天的村庄也都是一直在海淀区晃悠,想不到一个小小的海淀区有这么大。
第七天——冷泉村
第七天——冷泉村
我喜欢这个自制的广告牌,安静、清凉。
冷泉村的入
口也有一个黑色的铁皮牌楼,尽管刚入村子的地方的路两旁都是垃圾回收站,但是却一点都不杂乱。入村的第一个采访对象就是其中一间垃圾挥手间的老板,还兼卖一些啤酒、饮料和雪糕什么的,起初我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小卖部老板而已,采访过程中才发现原来房间后面还堆满了收来的垃圾。刚进房间女主人正在煮面条,才四点就吃上了下午饭。下午饭就是简单的面条,搭配了一个简单的炒豆角,满满两锅,一家人吃了个精光。这家有三个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刚满一岁的儿子,最大的女儿正上初三,小女儿还在上小学,最大的女儿和最小的女儿都在北京上学,最小的却留在了老家,只有寒暑假才能到北京和爸妈团聚。访问之初,女主人对我很是戒备,说不要问她和生意有关的问题,一个没留神,直接问出了有关就业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她的商店开了多久的问题,立刻被她反问了,不是不让你问我关于自己的店的问题吗!!!还好,后面的聊天使她慢慢放下了戒备,十分愉快。在采访中,她说他们对一切都满意,也不准备回老家,唯一担心的只有大女儿的中考和高考问题。
之后走到了一户人家门口,男主人正在抱着几个月大的儿子和爷爷在门前聊天,这家子都是老北京,住的就是自己的房子,一家三代挤在一个校园里,虽然比旁边租房子的外来人口幸福很多,却对自己的居住状况也很不满意。男主人就在冷泉村的社区服务部门工作,工作十分清闲,爷爷在他填问卷的时候一直跟我抱怨医疗的问题,说他们虽然是城镇户口,有医保,却也怨声连连但是医院却总开一些医保范围之外的药。
这个村子非常热闹,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夜市,里面有一个小型儿童蹦极的摊位,水果、蔬菜的摊位,当然更少不了一些夜市摊必备的烧烤摊啦!我的第三位采访对象就是其中一家烧烤摊的老板。老板来自黑龙江,和其他三个老乡一起开了这家烧烤摊,才开了一个月不到,老板自己尽管一直说生意不好做,但是也承认生意还是不错的。当时将近五点,老板朋友几个人正在紧张的准备晚上的生意,一遍一遍的擦桌子、洗扎啤杯、给餐盘套袋子等等。因为老板太忙,还不停的走动,我能做的只有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一个一个的跟着问问题。明明自己觉得像是小跟班一样橡皮糖,却被老板说像派出所民警在问话,汗死……
之后就直奔远远就看到了的儿童蹦极,一个很年轻的妈妈正在正在陪儿子玩,打扮时髦,蹦床上放了一个看起来很高档的手提包。她说自己正在一家老年人社保服务中心工作(好像也是隶属于社区服务中心之下的),一家三口租住在10平米的房子里,月租金只要400,和看起来的形象很不相像。儿子上幼儿园大班,她表示自己在孩子的上学问题之外没有什么关心的了。这位妈妈是我今天碰到的第二个知道社区会发放免费药品的人,两个都是社区的工作人员,其他普通的居民对此却都不知情。
最后一位问卷的对象是路边一位正在卖猪肉的女士,两张桌子,几块已经切好的猪肉,和一张秤,就是这个摊位的全部家当。她也来自黑龙江,来北京一年有余,在这里摆摊卖肉还一个月不到。村子里好多绿头苍蝇,一根棍上套一个塑料袋,就是赶苍蝇利器,和我说话的空当,手上还不停下。在聊天中,不管是医疗、保险还是教育等等,问到的每一个问题,她都会感慨一句讨生活不容易。她说本来在老家,觉得赚钱不易,就到北京这个大城市来闯荡闯荡,却发现北京的生活也不像想象中那么轻松,看现在猪肉生意怎么样,如果发展不好,就准备打道回府了。
第七天——冷泉村
原来这个村也有人妖和二人转的表演,今天就要结束的时候,看见这辆车绕着村子已经来来回回的大广播三四遍。
这些天还是不断有人问我,你们做这个到底有什么用,我一直在想,但是一直无法说服自己。在想明白之前,我们只是个单纯的旁观者,认识世界,而不想着改变,只了解,而不评判。
从学校出发,来到这个村子,要在一站叫做回民公墓的地方转车,在那附近见到不少律师事务所,门面比学校门口卖凉皮的门面还要小,远不像同学们去实习的国贸的律所那样豪华,可能这才是北京绝大多数律师的生存状况。除了他们,哪行哪业又不是这样呢,大家都怀揣着梦想而来,有的人闯出了名堂,有的人没有,有的甚至还丢失了最初的理想,或者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蜷缩着,或者回到了家乡。我一直都觉得,哪一种选择都值得尊重,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自己最后选择了怎样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