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天——永丰屯村

2013-07-24 00:21阅读:
这几天北京的天气特别热,热得已经连续几天都无力外出叫了外卖或者托人带饭了,可是每天还是要顶着一头巨大的太阳在两点准时出门。一边出门还一边在心里怨念前两天知乎上关于英国热死人的分析,那篇回答上说之所以英国温度比中国低却热死了很多人是因为中国人其实白天都在开足了空调的写字楼里,而英国大多数地方都是没有空调的,连空气中都是粘稠的。鄙视这位作者的不接地气的回答,不知道是不是他不知道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人没有能力和机会进入到空调房里工作,甚至连在闷热的出租屋里休息一下都是奢侈,因为他们的工作就是要在最热的环境中维护我们生活的便利,比如我们前几天采访过的那几个电工,不论何时,哪怕是最热的时候,只要需要,他们都要穿着长袖的帆布工服,爬上电线杆检查电路。
今天的目的地永丰屯村和昨天去过的冷泉村都属于永旺镇,是一个大村,单这一个村子就有4万人。村子口的铁牌楼和东马各村、冷泉村除了村名不同连两边写的“和谐社区”都完全相同,不知道是不是海淀区统一要求的。集合的地方定在村委会,下了公交一问路,直接被人目不斜视地忽略了,顿时觉得这个村子不好做啊,遇到的第一个人脾气就这么大,有种出师不利的无力感啊!这个村子很脏,从村口到村委会只有不到二百米的距离,就见到两个露天垃圾堆和一个奇臭无比的公共厕所。
第八天——永丰屯村
br> 我和晓晨被晶晶兄分配到了一条没什么人的街上,从巷子里饶了半天都没有见到一个人,只好再往主路上绕。一到主路口就看到一个带小孩的妇女,几天来的经验告诉我,这些人一般比较闲,在家呆的也会比较无聊,因此沟通起来比较容易。果然如此,愉快的接受了我的询问。她怀孕之后就辞掉工作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孩子现在只有11个月大,整个询问的过程中一下都没有闹,真是个可爱的乖宝宝,临走之前的两颗MM豆就把他逗得咯咯直笑。尽管房租不贵,但是对于他们的收入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她是我在采访中遇到的为数不多的有出去工作的意愿的人,希望她顺利。城中村的很多女人只是一边在嘴上骂着没有钱、房租贵、药价贵,一边却安于现状,只靠着老公那点工作生活,这些人连眼睛都像行尸走肉一样没有光彩,看着都让人觉得可怜又可悲。
第二个被采访的大哥是一家山西面馆的老板,正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看中国好声音的重播,我走进店的时候那个来自台湾的大叔正在唱《那些年》,一边问问题,耳边还不时的迸进几句歌声,“又回到最初的起点……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曾经想征服全世界,到最后回首才发现……”,有几次话到嘴边思想却被吸引过去,不知道未来的某一刻回想起来,还能不能记得这些村庄给我的震撼和最初的野心。老板是山西人,独自一人在北京闯荡,媳妇和孩子还在老家。这个小饭馆才开了一个月不到,但是已经有了3000+的流水,老板说起来对自己的生意充满信心。但是他最担心的就是儿子的教育问题,孩子不在自己身边,连他放了学是到街上瞎跑还是好好在家做作业都不知道,他说他想让孩子到北京上学,可是公立学校难进、私立学校太贵,这些自己都承受不起。
一个理发店的老板正坐在门前的音箱上玩pad,成了我的第三个访问对象。这间理发店是他和房间里面的几个哥们合伙开的,生意不错,月入我们问卷上的最高档5500+(具体多少我就不知道,但是他脖子上那条快有我小拇指头粗的金链子应该不便宜吧),一家三口租了40平米的楼房,租金1000,设施齐全,这已经可以算我碰到的住宿条件最好的一位了,毕竟绝大多数都只能一家三四口挤在不到20平米的平房里。他说他也谈不上对村子的这那满意不满意的,生意做到哪里自己就住到那里,对生活的环境没什么特别的期待,现在生意不错,就在这里住下去。
第八天——永丰屯村
(晓晨也在这家店里,这样子多认真啊!)
接着我走到一个正在准备出流动摊位的大哥那里,他是山东人,挺幽默。问他籍贯哪里,脱口而出“地球的”,好吧,其实我也看出不是外星人了!他所有的东西都装在一个大口袋里,就见他从里面不停地掏啊掏,直到两张桌子上摆满了弹簧刀、弹弓、望远镜、打火机、烟斗、发饰、指甲油、万花筒、指甲套装……这架势是准备让男女老少一站式购物了!他说的最多的就是厕所脏、垃圾堆臭,对其他方面的问题似乎都没有表示出什么兴趣。我理解他,因为他的摊位左边是公厕,右边是是垃圾堆。
(此处强插一PS:隔壁摊的那个卖货的男生好帅啊啊啊!!!)
最后一个受采访的大哥正坐在五金店前面聊天,拿起问卷就填了起来,这是今天唯一一个没让我一个一个发问的人,本来以为能轻松点,没想到这是个无比认真地主,每一个问题都要向我提问求证,好吧,早知道是这样好不如我直接问来的轻松……这哥们填问卷的时候说自己无业,旁边的人却说他在政府上班,业务繁忙的不停地接打电话,说的却都是发票什么的(好神秘的身份,难道平时手机里那些办发票的广告就出于此吗?),他对村里的一切都不满意,但是却又都没有什么理由。比如在治安一档里,他说没有听说偷窃、没有听说火灾、打架斗殴也很少听说,但是却对治安“极不满意”。就在问卷快要做完我今天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这哥们竟然接到一个电话直接打了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啊!真辛苦了大家就等我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