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2019-07-11 13:03阅读: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Serian 西里安,在马赛语中,是宁静,静谧之意。Ngare 恩盖莱,意为水畔

非洲版“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这是一张独一无二的马拉河渡河图片。

坐标肯尼亚马赛马拉的“北境马拉私家保护区”(North Mara),坐落在马拉河畔的树林里。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马拉河畔静谧的树林间,金色的阳光唤醒了一切。
每天清晨,焕然一新。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在大多数镜头中潜伏着邪恶鳄鱼的马拉河,是河畔森林的生命之源。森林里藏着很多很多鸟儿,还有迷人的长颈鹿家族。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它们经常在这个河段,涉水而过,来优雅地回穿行。绝不是角马渡河的那般仓皇和惨烈。马拉河的水线,将将没过它们的膝盖。

鳄鱼们远远地观察着一切,河湾里的鲶鱼哧溜跳出浑浊的水面。鳄鱼金碧色的瞳孔里,有种悄悄的,不动声色的邪恶。

它们大多数时候,以肥大的鲶鱼为生。围捕渡河的角马,只不过是一顿恣意的放题料理。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角马和斑马不总是傻乎乎地奋不顾身地渡河,它们在附近的大草原过着日子,打情骂俏,生儿育女。

相比于一境之隔的塞伦盖蒂,长征路上各种食肉动物的围追堵截,漫天尘土里饥渴难耐的埋头赶路,马赛马拉的2-3个月,似乎是一年中难得的蜜月期。过了河,一切都会好的!这样的家训,也是角马一落地就注定的命运。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很多人在过了这座吊桥之后,都觉得进入了一个“爱丽丝仙境”。

大人可以变小孩,尽情放飞还没有完全被打压殆尽的野性。小孩子们变成《怪气物语》中勇敢面对未知世界的大小孩,或许还能帮着惺惺作态的大人们一把。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那天,我带着几个汗流浃背赶路的朋友来看这的时候,门口好久都没人出现。手机过热,竟然自动死机了。跳下车,我拔脚就往石头台阶那边去。磕磕碰碰的不太友好的山石路,已经明显表明了姿态。

她希望,适当的保持距离,并因此遴选合适的抵达之人。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正午的赤道阳光,令万物噤声。一位微胖的白人小妹妹匆匆迎过来,她穿着一件可爱的印花棉布裙子,旧旧的,看上去很舒服。

她光着脚站在木地板上,和我以及身后的朋友打招呼。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几棵巨大的榕树包围着我们站立的架空木板露台,四处散落着几个大大的棉布靠枕,还有一桌子没有收拾好的下午茶。

桌子上零落地掉落的叶子,站着一只斜着眼睛假装旁听,伺机偷饼干渣的织巢鸟。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在营地里四处漫游的时候,我注意到,这里的地板,也有很多地方是不平的。若是换了一家品牌Safari,或许,我会提意见。

但是很有意思,受了什么影响吧,我觉得这就是她的个性。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这里的浴缸,是产自非洲的整块肥皂石打磨而成的。温润的触感和温和的米黄色本色,和整个帐篷里的色调保持令人舒适的一致。

整个营地是淡雅的自然米色和带着灰度的绿色,乱头粗服,令人特别放松。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Alex Walker名字一直在Safari圈里小范围内流传,real野奢的古典Safari风范,为他赢得了老派绅士俱乐部那种油然而生的致敬和赞许。

2019年在开普敦连着两场非洲野保领域和非洲野生动物旅游的大会,你可以在他身边找到那些传奇的人,他们有着类似的气味和态度。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从不否认新资本进入对Safari推广所做的贡献,也很少惺惺作妖地去缅怀旧时光,但是对热闹总保持观察和警惕。

对于喜欢恩盖莱.西里安的人来说,旅行就像过日子,Alex和他太太过了一辈子的非洲灌木丛生涯,令人尊敬,心生羡慕。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收集了很多住在这里搞创作的世界摄影师的作品,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非常吸引我。

大自然中珍贵的宁静,那种安抚人心的优美。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我也经常读摄影师的创作手记。

阳光穿过树林,抵达你的帐篷。野薄荷的清香若隐若现,河水的气息阴凉,略带生腥。下游的某个渡河口,鳄鱼正在“死亡翻滚”,秃鹫饕餮了几只溺亡的角马。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河马”烧烤晚宴,阳光下的早餐,都是在静静的马拉河畔。如果说被数十辆上百辆车围堵的“渡河口”是一个熙熙攘攘的剧院,这里就是一个野生动物庄园,有自己的大门通往剧院,无需买票也可以上演无数抓马的大戏。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恩盖莱分设了好几个营区。在很多奢华酒店已经找不到的亲密感和私密感,在这里无处不在,令人惊喜。

我特别推荐情侣来这里,简直美翻天!还有那些英语不错,走过很多地方的人。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非洲版的“有位佳人”:独一无二的横渡马拉河
对于经历过很多故事,走过很多地方的人来说,旅行只不过是强化他们自我的一个方式。没有目的和聚焦的漫游和流浪,只是浪费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