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陈说事:开国上将宋时轮的“千里走单骑”

2017-05-18 16:17阅读:
宋时轮,1907年9月10日出生于湖南醴陵枫林镇一户普通农民家庭。父亲宋名德,哥哥宋方桂,出生时取名为宋方友,小名友伢子。这个宋方友,后来改了名字,叫宋时轮,1955年共和国第一次授衔,被授予上将军衔。这个宋时轮,从井冈山走向长征,是第三十五军参谋长、独立三师师长,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二0师团长,雁北支队支队长兼政委,八路军第四纵队司令员。曾率部开辟雁北抗日根据地。解放战争,任山东野战军参谋长,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方面执行处处长,华东野战军纵队副令员,第九兵团司令员。参加了解放莱芜、济南、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兼第九兵团司令员,参与指挥著名的上甘岭等战役。我们知道宋时轮的这些赫赫威名,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开国将军也有过一次“千里走单骑”的寻党之旅。
1919年秋,宋方友改名为宋际尧,与左权同时考入醴陵县北联高小,旧址在原醴陵第八中学。后又与左权一起考入醴陵县立中学,左权当时叫左纪傅,县立中学旧址属现在的渌江书院。上高等小学时,宋际尧就受五四爱国运动和进步教师的影响,与左权、蔡申熙等人在醴陵发起成立了'社会主义研究社'。
1926年4月,宋时轮来到了广州,参加黄埔军校入学考试,顺利被黄埔军校录取。为表达革命的决心,这时宋时轮由宋际尧改名为宋时轮。时轮之名,有着时代的车轮之意。
在黄埔军校期间,一次宋时轮生病,在广州东山医院住院,有幸认识了一位叫张一之的人,经他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1月,黄埔军校的部队驻防广东东莞时,宋时轮由张庆孚介绍,转为了正式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南京密令:“已光复的各省,一致实行清党”。当晚,青帮头子杜月笙以“上海工界联合会”、“中华共进会”的名义,邀请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赴晚宴,将汪诱骗到杜宅杀害。这天,蒋介石在上海发动政变,白崇禧在上海具体执行蒋介石的政变计划。凌晨,早已准备好的全副武装的青红帮、特务约数百人,身着蓝色短裤,臂缠白布黑“工”字袖标,从法租界乘多辆汽车分散四出。从1时到5时,先后在闸北、南市、沪西、吴淞、虹口等区,袭击工人纠察队。工人纠察队仓猝抵抗,双方发生激战。事先埋伏在工人纠察队周围的大批军警,以调解“工人内讧”为名,强行收缴枪械。上海2700
多名武装工人纠察队被解除武装。工人纠察队牺牲120余人,受伤180人。当天上午,上海总工会会所和各区工人纠察队驻所均被占领。在租界和华界内,外国军警搜捕共产党员和工人1000余人,交给蒋介石的军警。从4月12日至15日的3天里,上海被屠杀者300余人,被拘捕的共产党人1000多人,流亡失踪者5000多人。工人领袖赵世炎、陈延年等先后被杀害。
此时,身在广州的李济深制造了'四一五'惨案。
国民党突然调转枪口对准昔日的盟友中国共产党人和手无寸铁的工农大众,一时间,共产党人血流成河,工农大众尸横遍野。据不完全统计,在此期间全国牺牲的中共党员多达26000余人,其中包括著名共产党人汪寿华、萧楚女、赵世延、陈延年、向警予、夏明翰等,惨遭杀害的工农大众接近30万。
4月20日,在黄埔军校政治部先后扣留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革命分子100余人。宋时轮作为'共党嫌疑'的罪名在广州被捕,关进珠江南岸南石头惩戒场。
宋时轮坐了二年牢,监狱阴暗潮湿,营养不良,他双腿关节发炎了,红肿疼痛,行走困难,由此这个疾病一直伴随宋时轮一生。直到1929年4月,狱期满,由于宋时轮没有暴露党员身份,监狱党组织设法与狱外党组织取得联系,经党员廖益通找保人,经保人担保,宋时轮才被释放。开始了他寻找党组织“千里走单骑”的艰难行程。(作者:陈其林)
宋时轮 出狱后很快离开广州,来到香港,联系党组织,等转党的组织关系,等待党组织给他分配工作。在住地附近,却遇到了一位昔日的同学,叫李适生,这位李适生硬要拉宋时轮去广西张发奎的部队。宋时轮怕节外生枝,暴露身份,无法脱身,没等接上党组织关系,使于当晚搭船离开了香港,去了上海,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党组织。宋时轮来到上海后,人生地不熟,孤身一人,与党组织的联系没有任何进展。他没有放弃,始终认为。上海是曾经是党组织的大本营,总有一天能遇见联系上来的。直到他花完最后一分钱,也没能与党组织取得联系。为了能够继续留在上海,为上海的街头小报写点文章,勉强度日,艰难等待寻找。正在这紧要的关口, 一天,宋时轮碰上了几位狱友,经狱友把情况介绍之后,并要宋时轮去锦江川菜馆、锦江茶室,找一个叫董竹君的人。董竹君,江苏省海门市人,是一个洋车夫的女儿,早年被迫沦为青楼卖唱女,后结识了夏之时,进而跳出火坑,结成夫妻。后来,不堪忍受封建家庭和夫权统治,再度冲出樊笼开创新的人生。历尽艰难险阻,在上海由菜馆、茶室逐渐创办了锦江饭店。解放后,董竹君将饭店无偿捐给了政府,后连任七届全国政协委员,堪称女权运动的先驱。1997年12月6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7岁。当宋时轮手持狱友李堂萼哥哥的介绍信给董竹君时,董竹君知道李堂萼是地下党,因此急忙取出一笔现款交给宋时轮。宋时轮接过钱就与董竹君谢别,董竹君目送他离开店门,见没人盯梢,才放心。在革命时期,董竹君曾利用她特殊的身份掩护和救助过许多共产党人。上海解放后,为这个事,宋时轮还特意请董竹君吃饭,感谢她在自己困难的时候,慷慨支援,雪里送炭。
  宋时轮独自一人,离开上海来到了武汉,几经周转,没有找到党组织。只好又转到长沙,依然与党组织没能取得联系。
宋时轮此种情况下,决定回乡。据宋时轮女儿宋崇实回忆,宋时轮当时的想法很明确,就算暂时找不到党组织,也要在醴陵拉起一支队伍来,打游击。
宋时轮回到家,因为没有活动资金,想问家里要点钱,告诉家里人:“我要继续干革命,与地主、军阀势不两立!”。话刚出口,宋时轮的兄长宋方桂掌管着一家的家务,不给资金,还要把自己的兄弟宋时轮羁押到乡公所去。兄弟俩恶语相向,互不让步。宋时轮愤怒了,随手拿起身边的条凳将宋方桂打倒,迅即冲出家门,宋时轮的父亲宋名德见状,紧紧在后而追赶上宋时轮,塞给他几块钱,喃喃地说:“我知道留不住你,希一望你自己注意,好好努力,干出点名堂来。”宋时轮对宋名德坚定地说:“你放心,革命一定会成功!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宋时轮离开家了,他白天躲在山上,晚上才敢下山来宣传、组织和发动群众,饿了就采点野果子充饥。
有一天,宋时轮又饥又渴又饿,来到山脚下一片红薯地,实在支持不住了,就拔出几个生红薯大口大口地吃着,突然从树林里钻出一个手持猎枪的中年男子,大声喊道:“谁在偷吃我的红薯?”“我,宋时轮”二人相互目视对方,愣在那里。宋时轮又说:“不,不,宋际尧。”“你就是宋际尧,是友伢子?”中年人又惊又喜,伸出双手紧紧握住宋时轮粘满泥土的手,拉着他走向一间茅草棚,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红薯,眼里含着泪花说:“饿了吧?快多吃一些。”这位中年男子,大革命时期是农协委员,工作积极,斗争坚决,他听说过乡里有个孩子叫宋际尧,颇有正义感,去广州参加革命军了。这位中年男子为躲避还乡团的搜捕,只身跑到山里靠种地为生。他看着狼吞虎咽的父亲,问:“际尧,这天还能翻过来吗?” “能。革命的低潮只是暂时的,农民协会还会兴起来,土豪劣绅一定要铲除,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长不了,工人、农民一定会有翻身解放的一天。”几句话说得中年人心里亮堂堂的,恳切地要求着:“那你就领着我们和他们斗吧!”这位中年男子第一个参加宋时轮组织的游击队,也是宋时轮在醴陵发展的第一名共产党员。
从此,在醴陵、浏阳、攸县和江西萍乡一带活跃着一支打白匪、杀土豪、令军阀颇感头疼的游击队。他们首先抢了为军阀控制的小火车站,(作者:陈其林)缴获十多支枪,组织成一支名叫黑杀队的游击队,这支队伍最后发展为37人。宋时轮化名“张司令”,领导武装斗争,给当地的反动政府和土豪劣绅很大的打击。据宋时轮回忆:打游击时,一股土匪想吃掉游击队,设鸿门宴请宋时轮,席间,要宋时轮入伙,遭到严词拒绝。土匪头子立刻拔枪要干掉宋时轮,他哪里料到,有过专业训练的宋时轮眼疾手快,已经扣响扳机,一枪要了土匪头子的命,结果宋时轮游击队收编了土匪。
1929年秋末,宋时轮旧疾复发,双腿肿痛不能行走,游击队员们只好用担架抬着他走,在各处打游击,往江西井冈山靠拢。终于在某一天遇到了党的队伍,才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宋时轮发展起来的这支游击队于1930年被编入黄公略领导的红六军。宋时轮由于没有党关系的介绍信、因为生病,送到已成为苏区政权的江西省莲花县政府治病,养病中,经贺碧如介绍,宋时轮又第二次入党,并担任莲花县军事部长。才得以完成了一代名将宋时轮“千里走单骑”的寻找党组织的革命之旅。
毛泽东见宋时轮,曾说:“宋时轮,你也是一路诸侯嘛!” 指的就是宋时轮在“千里走单骑”中寻找党组织而发展起来的游击队。(作者:陈其林)
(为纪念宋时轮将军诞辰一百一十周年而创作此文,主要资料来源《虎将宋时轮》,特向作者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