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小人物不等于 小人
   阮 直
  
2020712日在今晚副刊上拜读张蓬云先生《不惹小人》一文,作者为了说明自己的观点,把历史上的几个小人物,羊斟、阎婆惜、范疆、张达都拉入了小人朋友圈,我觉得张蓬云先生恨小人的牙印是咬错了地方。
  先说车夫羊斟,华元被任命为宋国的主帅去迎战郑国,战前杀羊置酒慰劳将士,唯独怠慢了为自己驾战车的车夫羊斟。有人建议华元给车夫羊斟一块肉吃,华元撇了撇嘴说:打仗又不靠他!第二天宋军与郑军决战,车夫羊斟就把战车赶进了郑营,让华元成了俘虏,因一块羊肉,竟断送了宋军。
  羊斟是小人吗?我看不是,华元不过是个小人物,可主帅华元不仅势利眼,而且格局也太小,不顾忌车夫也是有人格尊严的。明明一碗羊汤就能暖人心,一句好话赛过三春的事他不做,可见华元是没有能力成为打胜仗的主帅,让绵羊领队狮子也是没有战斗力的。可作者还要把华元失败甩锅小人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就有失公允了。别说上战场驾驶战车,就是酒桌上敬酒,我们也不能挑三拣四看人下菜碟吧。
  再说阎婆惜是不是小人?人家明明瞧不上宋江,宋江心里也明白,自己明明是个有污点的官员,还老牛吃嫩草嘛,不就是仗着有个铁饭碗嘛。宋江可以造反,但不能吃里扒外,甚至两边通吃,拿着朝廷的钱,充当着梁山的保护伞。明明是宋江不光明磊落,手中有那么多的“罪证”在阎婆惜手中掐着,还不屈从于阎婆惜“约法三章”,甚至杀掉一个小女子。这样的大丈夫是不是有点儿“小”了,阎婆惜怎么成了小人?起码从结果说是误了“大事”,还把自己折进了局子。
  还有《三国演义》中关二爷走了麦城之后,张飞非要报仇,让两个部下范疆、张达三天时间置办好白旗、白甲,挂孝出征。范疆、张达申请放宽些时间。张飞不容也就算了,还打了这两人各50鞭。二人委屈,晚上见张飞酒后酣睡,割下了张飞首级给了东吴。张大将军如此结局,恰恰是他性格导致的命运。张大将军在这件事儿上的智慧连个江湖老大的水准都不够,凭什么骂人家范疆、张达是小人?东吴与西蜀谁也不是正义的化身,谁拿人当人,谁就能获得人心。人都有多面性,你尊重我,拿我当知己,我宁愿两肋插刀,你不拿我当回事,甚至还像张飞那样冒犯人的尊严,被人家在肋上插两刀那是早晚的事儿。
  小人行为有时并不是小人物所干,许多大人物,而且是很大的人物也时常干小人的事,比如刘邦除韩信,就是因为妒妇的心态所至;袁绍干掉田丰,就是因为袁绍不能团结反对过自己而事实证明又是反对正确了的人一道工作;曹操杀了杨修,是因为大人物有时比小人物还小心眼。
  小人、大人其实与人的地位、权力、身份无关,不少街头的泼皮牛二、流氓歹徒、江洋大盗虽然坏事干绝,当可千刀万剐,可干坏事的行为、手法却没有一点儿小人的味道。泼妇骂街倒是直来直去,流氓斗殴也拳打脚踢,黑恶相交更是血肉横飞。小人交战虽说没这么凶残,但绝对要比这卑鄙。
  小人物的小坏不过是背地里造谣生事,泼点脏水,下个脚绊,遇上生命力强的主,小人的行为也真是小力气,想扳倒比自己大的人物不借外力那是太难了,比如老夫我吧,有时遭到小人的暗算,本想也以毒攻毒小人一下,可击中部位总是无效。久而久之,小人物就养成了逆来顺受的奴性。
  但大人物的小人行为那可谓神仙放屁都是一股龙卷风,保准把一条战线或一个区域弄成重灾区,甚至祸国殃民。
  我始终觉得在太阳底下的当面对骂、向对方掷出臭鞋,虽有失绅士风度,但却没丢君子的人格,坦荡荡的胸怀不怕鬼叫门,常戚戚的心眼儿看谁都是敌人。由此可见,小人行为非小人物所为。
  凡是小人茁壮成长的土地,一般都是强权的老家。皇帝身边没有小人物吧?但小人却前呼后拥;包子铺里的人都是小人物吧,但小人却人单影稀。阳光下的树桩子就不生白蚁,金銮殿的阴暗角落照样也长狗尿苔。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