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荒野

2019-01-07 13:25阅读:
人生的荒野
假设我们的生命是无止境的,关于生命的质量,恐怕没有太多人注意。打个比方你在买一套房的时候,除了要求价值、建筑、设施、装修等一些问题,你还注意到了什么。我在当地(滨州)做了一个小小的调查,90%的人从不看风景,他们的回答千篇一律,住房看什么风景。由此我认为能看到风景的房子,对他们而言没有丝毫意义。但我非常注重,这大概就像遇到某些问题,解决问题因人而异。比如一个坐车买到窗口位置的人,他不看窗外,坐下就睡觉,而有人没买到窗口却很想看风景,对待旅行的态度是不同的。我在一篇国外的报道上,看过这样一个事件。德芙太太和蕾咪夫人同住在格丽的两栋别墅,一前一后。德芙太太住在后面,她长期起诉蕾咪夫人,说她私自重修的建筑遮挡了她欣赏风景的视线。结果德芙太太如愿以偿的胜诉。几次三番蕾咪夫人想扩建都未能如愿。20年后德芙太太忽然发现眼前的风景被一排高耸入云的大树遮挡了,她再次起诉蕾咪夫人要求她铲除树木……但这一次德芙太太没赢,因为国外的法律是不允许禁止植被生长的。此后德芙太太感觉她的生活彻底被那一排树毁了,久而久之,她因无法欣赏远景而抑郁寡欢,并得了重病,而蕾咪夫人就是为了报复她而用了20年,把这些大树培养成才。且不说蕾咪夫人的复仇之矛,我从这一事件体会到,人在个体需求上,是非常注重精神享受,这应该归为生活质量的一部分。
多年前我的外祖父因癌症痛不欲生,在他临终前,他要求我结束他的生命,我当然不能。因为他育有八个儿女,都不想那样做。而且外祖父对我最疼爱,很多时候只有他关照我的心灵。因为我的拒绝,外祖父一改常态,他对我破口大骂,说我们
都是不孝子孙,让他忍受如此残酷的痛苦。最后外祖父在受尽折磨后离开了人世……而这件事却深深的刺痛了我,以至我长大成人后对此事依然耿耿于怀。我想说的是,命运是刽子手,而人是刑具。我们不该也无视患者的痛苦,这是一种道德犯罪。生命固然可贵,但更重要的是质量。如果我们活成不看风景的囚人,那如何定义我们比动物高级。
因外祖父的死,我对人生观有着不同的思考,短而意义非凡,长而如一首优美的诗篇。生命本不用长短计量,酸甜苦辣犹未尽,荣辱成败具无形。美国的克里斯托弗是亚特兰大私立名校艾莫里的优等生,前程似锦。但是,他从学校毕业后,选择了截然不同的人生,放弃令人羡慕的工作,把存款捐给慈善机构,去阿拉斯加寻找自我,用生命触碰活着的意义。他踏上了回归自然的慢慢长路,成为名副其实的超级流浪者,为此他把壮丽的青春献给了大自然。在他短暂的一生中,获得如此丰富的人生体验,从中获得超凡的思想,那就是高更的: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那里去……他把生命掷于寻找的过程中,并从中得到认知,长短何足惜。想来一个被疾病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人,我们有什么权利决定他的生死,如果他愿意,我们能做的就是顺从他们的旨意。
人生如行荒野,留住最美的刹那足以。
文/黛飛
手机摄影/黛飛
人生的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