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人的生死恋

2019-10-23 09:41阅读:

最近眩晕不止,眼睛模糊。虽然记忆力如初,但身体的各项功能已经减弱。梦境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总就是让他旧念迭起。最担心的是眼睛的疾病。如果不能看见这个卑鄙的世界或是肮脏没有人情味的世俗,反而会失去生存的勇气。
这一年里经历了很多意外事件,注定是多事之年。从中开始看清方向,多了些智慧,也增强了未卜先知的能力。但是眼睛疾病依然令担忧。人都会老的,在弥补牙齿带来的困扰时,就应该想到有比牙齿更让恐惧的是患病的眼睛。
在换上一口坚如锆石的牙齿后,像回到了18岁,像猴子一样吃坚果,像狗一样啃骨头,像贪婪者那样咀嚼各种美食。开始发胖,满肚子的肥油和垃圾……如果再给换上一双鹰眼,是否他就能看穿人心真可笑,
到这里自己都会发笑。现实中他体重依然不过百,牙齿带了冠,并不是锆石,也不是陶瓷,而是一种金属钴铬合金。这种假牙比陶瓷坚固,任他在食物链里驰骋。
他还是担心自己的眼睛,忽然飞出无数斑点总让他误以为房间里胡乱飞的小咬。医生说这是飞蚊症,治疗了一辈子,仍无法治愈。带着300度的眼镜。早上捧着一本书看,直到看得眼花缭乱。或是听新闻,直听得火冒三丈或憋气窝火把自己搞得心烦意乱之后开听评书,一边一边打太极太极是越打越缓,走路是越走越慢。
每天早上,他给自己做碗米粥和煎鸡蛋还有蒸玉米。几碟小咸菜...独自吃着,忽然就会想起孔乙己来,要一碟茴香豆和一盅白酒,坐在茶馆吃着..最后还是欠了几文钱。自己有偌大的厨房,不赊不欠,想吃啥就动动手,可是精神上还是像孔乙己,最后竟然残疾。空洞的眼神,一副混吃等死像。有时他的脑海会忽然涌出千差万别的问题,比如活着为什么?为什么活着?什么时候去死?自己有权决定。身体是父母所赐,但父母已离世再无瓜葛,也无责任。索性死而无憾,生不由己,死可由己随心所欲!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灿烂辉煌。就如小时候与父母耕作在田野,早上霞光万丈,傍晚夕阳无限;清澈透明的空气就像神给世界装上了净化器。今日如往昔,何不趁早放手,对自己的肉体放手?自问自己很久了,自从第一根白发出现。时至今日,那瓶敌敌畏换了一回又一回,如今叫百草枯。就要过期了……为什么毒药还有保质期?他应该什么都不去想?趁着这明媚阳光,这冬日最温暖的阳光,喝下毒药,一切都解脱了。孩子不用因赡养而苦恼;不用因他疾病缠身而导致疲惫或厌弃。人终归一死,没有谁能逃脱。他又有点悲伤,想自己光着赤裸裸的身子呱呱坠地,又喽啰着脊背哆哆嗦嗦地老去并坠入尘土。一生的一切究竟多少美好?多少无望?多少独孤?当然所有的人都是孤独的,都藏在那颗苍白的心底里……寂寞地生,孤独地死...
不用迟疑了,这并非下定决心,而是自然而然,趁着能自主端起水杯和毒药...经历最短几分钟或最长一整天的毒药煎熬,然后就解脱了。告别慢慢长生,笃定前行,多好啊……此生所有的不幸,此刻都化为乌有。很快乐地喝下毒药……就像喝一杯十七世纪的葡萄酒那样美好。放飞隐藏在肉体的精神体,让它自由了……飞吧,飞吧!
可当睁开眼睛,看见桌子上的毒药,瓶口敞开,瓶盖不知丢在何处。一股刺鼻的味道……什么他妈的葡萄酒味,简直是垃圾,就连厕所味都比它好闻。滚蛋吧死神!他一跃从床上坐起,再见了狗屁孤独!明天搬去老年公寓!
文/黛飛
摄影/黛飛(无限风光)
一个老人的生死恋
一个老人的生死恋
一个老人的生死恋
一个老人的生死恋
一个老人的生死恋
一个老人的生死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