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风·有杕之杜》描写的是爱情还是友情

2019-10-06 10:23阅读:
《唐风·有杕之杜》描写的是爱情还是友情
有杕之杜,生於道左。彼君子兮,噬肯適我? 中心好之,曷飲食之?
有杕之杜,生於道周。彼君子兮,噬肯來遊? 中心好之,曷飲食之?
(《唐風·有杕之杜》)




有杕之杜,其葉湑湑。獨行踽踽。豈無他人,不如我同父。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無兄弟,胡不佽焉?
有杕之杜,其葉菁菁。獨行睘睘。豈無他人,不如我同姓。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無兄弟,胡不佽焉?
(《唐風·杕杜》)




有杕之杜,有睆其實。王事靡盬,繼嗣我日。日月陽止,女心傷止,征夫遑止。
有杕之杜,其葉萋萋。王事靡盬,我心傷悲。卉木萋止,女心悲止,征夫歸止!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王事靡盬,憂我父母。檀車幝幝,四牡痯痯,征夫不遠!
匪載匪來,憂心孔疚。期逝不至,而多為恤。蔔筮偕止,會言近止,征夫邇止。
(《小雅·杕杜》)


在《诗经》当中,有三首诗歌描写了棠梨树,并且借此起兴,描写了诗中人物的孤独落寞与期待盼望。
这三首写了杕杜的诗歌当中,有两首都是《唐风》中的作品。因此,如果要解读《唐风》其中写杕杜的某一首作品,就可将另一首作品一并加以参照。
《唐风·有杕之杜》所写的内容,究竟是孤独的女子在寂寞中思念盼望情人,还是孤单的男子期盼着好友的到来,历来就有争议。
为此,可以将《唐风》中的这两首描写杕杜的诗歌放到一起,通过比对,寻找尽量贴切诗的原意的解读。
第一、两首诗歌都表达了诗中人物的寂寞孤独,而且以杕杜为起兴的素材,写得更加生动传神。
《有杕之杜》写了棠梨树生长在道路的两边,这种孤生独特的树木给人一种孤立无依的感觉。进而写了思念中的那个君子,他肯来看望我吗?心里始终放不下他。什么时候他才能来,与我一道把酒言欢呢?
这里的“曷”字,不是“何不”的词义,而是“什么时候”的词义。在《诗经》的作品中,这种词义的“曷”并不鲜见。例如,《邶风·雄雉》中的“曷云能来”,《王风·君子于役》中的“曷至哉”,都是表达疑问的“何时”的意思。这里应该理解为诗中用“何时”显示了所写人物的心理情感,而如果用“何不”来解释“曷”字,那种殷切期盼的感觉就减弱了不少力度。
《唐风·杕杜》当中虽然写了棠梨树的树叶还算茂盛,但是人物依然在孤独无援中感到了寂寞难耐。
第二、从诗中的诗句,难以简单判定诗中所写人物的性别,从而也就增加了解读诗意的难度。
究竟这两首诗歌写的是孤独的女子在思念盼望着情人的到来,还是寂寞的男子在等待期望着挚友的到来,真的很难断然判定。怎么解释,似乎都有一定的道理。
这里,我们只好借助第三首写杕杜的诗歌,来揣测《唐风·有杕之杜》的诗意。
《小雅·杕杜》的起句也是“有杕之杜”,也写了“其叶萋萋”,但是这首诗的诗意是写征夫的妻子思念在远方服着艰苦徭役的丈夫,在解读上历来没有什么争议。
《小雅·杕杜》写的是一位女子思念丈夫,如果可以参考,那么《唐风·有杕之杜》写的也是一位女子的可能性相对要大一些,只不过这位女子思念的是情人而已。
《唐风·有杕之杜》的押韵,对解读诗意也有一定的作用。
第一段里,“生于道左”和“噬肯适我”中的“左”和“我”字,是上古诗韵中歌部的韵字,彼此是押韵的。后面的两句诗句,用的是之部的“之”字押韵。否则,“中心好之”的“好”字为幽部的韵字,而“曷饮食之”的“食”字却是职部的韵字,这两个字应该是不解读为押韵的。
而在第二段,有人将“生于道周”解读为“生于道路的周边”,这是不懂上古诗韵以及诗歌为了押韵的需要对文字表述加以修饰的缘故。《唐风·有杕之杜》的结构是在文字字数上第一段和第二段完全对仗,而在内容上也有对仗的关系。“生于道周”的“周”,通的是“右”,即棠梨树生长在道路的右边,这样与第一段的“生于道左”构成了对仗的关系,表述了棠梨树生长在道路的两边。那么为什么不写成“生于道右”呢?“右”字在上古诗韵里归于之部,与“噬肯来游”的“游”字归入幽部不为同一韵部。因此,为了押韵的需要,此处就改成了“周”字,而“周”字在上古诗韵中也是幽部的韵字,“周、游”二字就构成了押韵的关系。所以,“生于道周”,也就只能解读为生长于道路的右边,而不能解读为生长于道路的周边,那样会割裂和减弱全诗的文字与内容对仗的形式美感。
杕杜在诗中,是一种给人孤生独特感觉的树木。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由此起兴,产生了诗中描绘的人物在孤独落寞中殷切期盼的情景,更加渲染了人物的心理状态和诗的氛围。
《诗经》的作品往往是这样言简意深,让后人在解读中感到了朦胧的美感,产生了被诗意打动的诗情,却又难以精准说出诗的原意,因而产生了解读的分歧。《诗经》可以说是古代诗歌中最难读懂的作品,不少诗篇至今尚无较为一致的解读。诗无达诂,是后人的看法,也是后人的无奈。上千年前我们的先人就写出了如此深奥传神的诗篇,而到如今我们却还不能贴切地复原诗篇的原意,宁不令人赧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