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良耜》韵读之我见

2020-09-24 09:55阅读:

借硯村廬

畢業於三味書屋茴香豆的茴字寫法研究專業

关注
《良耜》韵读之我见
《良耜》是《诗经》周颂中描写农耕收获的一首诗歌,大抵是当时祭祀农神和土地神的祭祀诗歌。这首诗歌叙写了先民们耕种除草与收获贮藏庄稼的生产活动,以及喜获丰收之后人们宰牛相庆的活动,构成了一幅十分生动传神的上古农耕图。
本文不为探讨《良耜》的诗意解读,而是重在《良耜》的韵读解读。
《良耜》这首诗歌文字较长,诗中使用了上古诗韵多个韵部的韵字。惟其如此,一些语言学家在解读《良耜》的用韵时产生了疑惑,因为按照偶数句的句尾押韵的通常情况,《良耜》的用韵就有一些诗句显得不够和谐。
下面我们把《良耜》的原文不加标点和断句加以引录:
畟畟良耜
俶載南畝 播厥百谷
實函斯活
或來瞻女
載筐及筥
其饢伊黍
其笠伊糾
其镈斯趙
以薅荼蓼
荼蓼朽止
黍稷茂止
獲之挃挃
積之栗栗
其崇如墉
其比如櫛
以開百室
百室盈止
婦子寧止
殺時犉牡
有捄其角
以似以續
續古之人
这里我们介绍一位在研究《诗经》的诗歌音韵方面有着重大成就与影响的清代语言学家江有诰。
江有诰( ? - 1851年)清代音韵学家。字晋三,号古愚,安徽歙县人。据《清史稿》记载:江有诰,字晋三,歙县人。通音韵之学,得顾炎武、江永两家书,嗜之忘寝食。谓江书能补顾所未及,而分部仍多罅漏,乃析江氏十三部为二十一,与戴震、孔广森多暗合。书成,寄示段玉裁,玉裁深重之,曰:“余与顾氏、孔氏皆一于考古,江氏、戴氏则兼以审音。晋三于前人之说择善而从,无所偏徇,又精于呼等字母,不惟古音大明,亦使今韵分为二百六部者得其剖析之故,韵学于是大备矣。”著有《诗经韵读》、《群经韵读》、《楚辞韵读》、《先秦韵读》、《汉魏韵读》、《唐韵四声正》、《谐声表》、《入声表》、《二十一部韵谱》、《唐韵再正》、《唐韵更定部分》,总名《江氏音学十书》,王念孙父子胥服其精。晚岁著《说文六书录》、《说文分韵谱》。道光末,室灾,焚其稿。有诰老而目盲,郁郁遂卒
江有诰对《诗经》中的诗作的韵读研究颇深,在上古诗歌音韵的研究上有重大的影响。但是,他读了《良耜》这首周颂中的诗歌后,觉得诗中的押韵有些不够和谐。例如,他提出“播厥百谷實函斯活”这两句诗句与其他诗句的用韵不能相协,于是他就以为“二句无韵,疑是前章衍文”。也就是说,这两句诗因为不能与其他诗句构成严密的谐韵关系,就被认为可能是周颂中前面的诗歌中的诗句被误加到了《良耜》之中,因而成为了衍文
当代的语言学家,也认为《良耜》中的这两句诗无韵。例如,《诗经韵读》中在这两句诗句后面所注的韵读结论,就是“(无韵)”。
我们反复读了《良耜》这首诗歌,从诗意到用韵。最后,我们大胆地提出,《良耜》这首诗歌在用韵上不是很完美很严谨,但是并不存在某些句子“无韵”的情况。
下面,我们按照自己的理解,将《良耜》的诗句重新断句划分段落或者意群,然后给每个段落的句尾的字标出所属韵部,由此再来判断《良耜》这首诗歌,究竟有没有某些诗句“无韵”。


畟畟良耜,(之部)
俶載南畝,(之部) 播厥百(屋部)


實函斯活,(月部)
或來瞻女,(鱼部)
載筐及(鱼部)


(第一段和第二段是屋部和鱼部的谐韵,其韵母都是u。)


其饢伊黍,(鱼部)
其笠伊糾,(幽部)
其镈斯(宵部)


以薅荼蓼,(幽部)
荼蓼朽止,(幽部)
黍稷止。(幽部)


(第三段与第四段是幽宵合韵)


獲之挃挃,(质部)
積之栗栗,(质部)
其崇如(东部)


其比如櫛,(质部)
以開百室,(质部)
百室盈止,(耕部)
婦子止。(耕部)


殺時犉牡,(幽部)
有捄其角,(屋部)
以似以續,(屋部)
續古之 (真部

第五段、第六段和第七段,是东耕真合韵。

按照我们这样的段落划分和每个段落的句尾字读音与韵部归属的分析,《良耜》这首诗歌并不存在某些诗句无韵的情况。
当然,屋部和鱼部是否构成严谨的合韵关系,东部能否与耕真二部构成合韵关系,还可再加探讨。我们认为,周颂是西周初期创作的祭祀诗歌,当时在诗歌音韵规则尚未建立和完善的背景下,不可能像后来的诗歌那样用韵严谨。只要有大致谐和的声韵和谐关系,我们认为即可认为是有韵的。
在《良耜》的各个段落之中,存在着一些诗句之间的谐韵关系,例如之部、鱼部、质部、幽部、屋部韵字的使用。但就全篇来看,因其不是段落之末的韵字,我们认为可以不必视为全篇的用韵。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