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周颂·酌》的韵读试析

2020-09-24 15:43阅读:

借硯村廬

畢業於三味書屋茴香豆的茴字寫法研究專業

关注
周颂中有几首诗歌,被后世语言学家认为无韵,《酌》是其中之一 《酌》的诗意解读分歧较大,我们只是从韵读的角度加以解读,不涉及《酌》的诗意。但是要注意,诗中写的“遵养时晦”的“晦”,与“时纯熙矣”的“熙”,在词义上是反义词。这在划分全诗的段落时,是考虑与依据的一个因素。 《酌》的全诗共有八句。
於鑠王師
遵養時晦
時純熙矣
是用大介
我龍受之
蹻蹻王之造
載用有嗣
實維爾公允師
按说偶数诗句组成的诗篇,解读押韵当然是按偶数句的尾字来看是否构成谐韵的关系。
但是,如果把《酌》这篇诗歌当中的偶数句句尾的字集中起来,就是:
晦(之部)
介(月部)
造(幽部)
师(脂部)
这让古今语言学家百思不解,这样的四个韵部的四个韵字,如何才能构成押韵的关系呢?最后,语言学家无奈地得出了结论,《酌》这首诗歌似乎是没有押韵的诗歌,就是无韵。
疑惑再次留给了我们。按照我们的解读思维和逻辑,看看能否让这些语言大师都认为无韵的诗歌,却会出现有韵的可接受的韵读结论。
于是,我们把《酌》这首被认为无韵的诗歌,在诗句和用字绝对保持原文以及语序不变的前提下,重新断句和划分了段落。


於鑠王(脂部)
遵養時(之部)
時純矣。(之部)


是用大(月部)
我龍之,(幽部)
蹻蹻王之(幽部)


載用有(之部)
實維爾公允(脂部)


按照我们的解读看法,《酌》是并未按照两句一段的结构形成的段落,所以才让语言大师们都感到了困惑和不解。
我们反复在解读周颂的博文中提醒,西周初期的文人是不会像后来写小雅国风的诗歌那些诗人一般,有现成的规范的诗歌音韵规则可以参照的。写成周颂诗歌的诗人,当初都是写的王室祭祀典礼上的歌曲的歌词,能够与音乐相配合。因此,只要这些歌词大致能够音韵和谐,已经达到歌词创作的要求,不能苛求必须像后来的《诗经》作品那样的用韵严谨完美。而且,我们现在对《诗经》诗作用韵的研究分析,是在上千年后才得出的结论和突破,用科学的方法予以划分韵部和确定韵字归属。而在西周初期,这些韵部和韵字归属无人能晓,因为当时还未形成和完善如此系统严谨的诗歌音韵规则。
所以,我们才不按常规,以偶数句的结构分析《酌》的段落划分,而是将其按照音韵与诗意的结合划分为三段。第一段和第二段是每三句为一个段落,第三段为两句一个段落。
这样划分之后,看看每个段落句尾的字的声韵及其归属韵部。
【首句句尾字:师(脂部)
熙(之部)
造(幽部)
师(脂部)【尾句句尾字】
我们给出的韵读结论是:
一、《酌》的全诗是脂部的师字出现在首句和尾句的结尾位置,形成首尾相协的语音关系。
二、第一段的尾字熙(之部),与第二段的尾字造(幽部),构成之幽合韵。
三、在诗的各个段落中,有之部和幽部的韵字互相谐韵。
四、值得注意的是,《酌》的全篇诗句的句尾字,只有“介”字是入声,其他的全都是阴声,包括之部、脂部和幽部的韵字。
我们认为,西周初期的诗歌还处于上古诗韵体系初创的时期,还未形成严谨完美的押韵关系。当时在创作祭祀诗歌的歌词时,或许只要在阴声、入声、阳声三个大的声韵类别里能够相对谐韵,就被认为是押韵的了。
据此,我们以为《酌》这首诗歌是当时用的阴声韵的诗歌,按照当时的语音,应该大体上还是有韵的。
例如,语言学家们认为,上古诗韵中的之部和脂部不构成合韵的关系。但是,之部和脂部都是阴声韵。在西周初期的歌词写作中,也许却是视为声韵彼此相协的,就是可以押韵的。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