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中的中越问题

2019-02-14 16:31阅读:
邓小平复出之后主抓的一项工作就是外交,其中急于处理的就是对越作战。越南和中国颇有渊源,在秦汉时期就纳入中国版图,以后的岁月中又与中国有颇多联系,长久作为中国的藩属国存在。在近代越南国家民族意识觉醒之后,越南人对中国的感情颇为复杂。在同属社会主义阵营中,中国对苏联的感情类似越南对中国的感情,亲密无间却又夹杂着历史纠葛。
在毛泽东时代,中越两国的关系还是比较紧密的。越南的独立统一得到了中国的帮助。前有援越抗法、后有抗美援越。但毛泽东从来没有以恩人自居,而是实事求是的处理两国关系。中国在帮助越南的同时,越南也在帮助中国抵御帝国主义的侵略,这才把唇亡齿寒的要义发挥到极致。在中苏分裂的关头,越南可以说是中国比较坚定的盟友。
但越南实现国内统一之后,对外政策发生了变化。它在待价而沽,希望利用中苏矛盾获取最大利益。中国当时的国家经济也面临困难,无法满足越南希望的援助规模。苏联人做到了,越南在中苏之间最终选择了苏联。
越南同时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成为印度支那的领头者,实质是要吞并柬埔寨、老挝。最终成为地区霸主,这是中国不愿意看到的。邓小平加速与美国的和解进程,急于与美国恢复邦交,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处理越南问题。
从军事角度讲,越南与美国进行的十年战争大大提升了越南的军事实力。1978年后越南开始对柬埔寨进行实质性的入侵,而柬埔寨作为中国亲密的盟友,中国是不希望发生此类事情的。再者,越南用金兰湾做钓饵,争取到了苏联的支持。苏联海军进驻金兰湾海军基地,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了比较严重的威胁。越南在中越边境的骚扰也被看成是试探性的进攻,邓小平决定采取先发制人的战略,一劳永逸的解决越南问题。
在访美期间,邓小平获得了美国的谅解。美国对中国的行动并没表示强有力的支持,但至少没有与中国为敌。访美结束后,邓小平访问了包括日本、泰国、新加坡在内的亚洲国家,向这些国家暗示了中国动武的决心。中越两国要兵戎相见了。
我们知道中苏的珍宝岛冲突,实际上类似的争执没有断过。中国基本上在克制,中苏边境上的百万苏
联大军令中国紧张万分。对越作战,邓小平也是在表明决心,即使苏联参与,中国也要将战争进行到底。这样就会杜绝苏联入侵中国的野心。再有一点就是与其在中国打,不如在越南打。双方都不肯让步,在冷战的大格局下中越之间很难开展对话。
这场战争实际和中印战争有些类似。印度的野心被美苏培养起来了。本来关系不错的中印两国因为西藏问题闹得不可开交。印度一旦打开了中国的缺口,各个帝国主义国家就会乘虚而入。越南也是这样的,它希望凭借它积攒的军事优势获得一些东西。它得手了,中国就会有无穷的麻烦。美苏两国实际在坐观成败,中越两国都被动走上了擂台去取悦观众,有些悲凉。
同印度作战一样,对越作战也是一场速决战。中国胜了,帝国主义国家也不会允许中国扩大战果的。一旦中国那样做了,中国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万劫不复。毛泽东、邓小平都明白这一点,但他们的处理方法又不完全相同。毛泽东的做法是主动后撤,与印军脱离接触。这样印度人虽然还是很不高兴,但中印两国获得了几十年的和平。中越的故事则往另外的方向发展,越南成为中国的军队的磨刀石。邓小平将部队轮番拉上台进行练武,中越之间的战争可就旷日持久了。
1979年的对越战争准备是不充分的,就是要在苏联人进驻越南之前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这样云南、广州军区的协同作战做的不好,没有将中国的优势发挥到理想水平。中国人再次感受到了现代战争的残酷性,也明白中国军队实现现代化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对越战争也成为邓小平整顿军队的契机。在邓小平成为中国第二代领导集体核心之后,他需要得到军队的支持。而战争是军队的检验场,通过战争将领导人的战争意志进行传达,才能让战争机器统一号令,做到令行禁止。中国的武力被重组了,组织架构、军队规模、军事要素进行了重新安排。这成为中国进行改革开放的一项安全保障。
十年的对越战争成为了疲敌之策,拖垮了越南的同时,也疲敝了苏联。苏联在亚洲、非洲有着太多的代理人战争,它的战线拉得太长,这成为它最终自我崩溃的原因。苏联没有在最该坚持的地方坚持,比如坚守东欧,与美国对抗。但却在最该妥协的地方选择强硬。比如将中国推到美国身旁。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内斗对社会主义来说没有胜利者。苏联这面大旗倒了,社会主义这面大旗就式微了,就连批评社会主义的调门都无力了很多。但工人、农民的利益却在一点点的损耗之中。我不认为中越战争的责任方在中国,但这确实是社会主义的悲哀,帝国主义的荣光。从这点上来说,这是社会主义运动中需要深刻总结的。或许波匈事件就是历史的前兆。社会主义变修之后,就会比帝国主义更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