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更需要金融上的两弹一星

2020-05-11 21:36阅读:
胡锡进的扩核论成为近期舆论焦点。在我看来,这种说法没有必要。世界从来不清楚中国核武库的真实情况,为何不保持神秘感呢?另外,网上讨论的饱和式攻击也有些纸上谈兵的感觉。中国只要锁定对方的重要目标就能达到完全威慑,没有必要实施全覆盖式的攻击,以现在中国的力量,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中国单方面提核会吓跑与中国接近的国家的,甚至引发古巴导弹危机那样的严重事态,对于处于战略上升期的中国得不偿失。中国要做的是提升战略潜力,一旦局部有事,中国能够迅速将我们的战略威慑提升到另一个高度。引而不发、后发制人才是中国的正确选择。
中国现在面临的局势是复杂的,需要更加审慎的去处理各种矛盾。美国想要挑起新的冷战,但是中国不是苏联,中国和世界的利益高度相关,这使得美国没有办法完成和中国的利益切割。中国的军力需要保持在一个适当的水平,过快的发展并不是好现象。这会使欧盟、日本离我们远去,形成事实上的冷战。在目前的态势下,中国还是没有能力打破美国的封锁的。当年拿破仑没有封锁住英国。但美国即使实力在下降,它还是独立无二的超级大国。因而中国还是要和美国虚与委蛇,来一个东成西就。中国的军力要在技术上寻求突破,而不是在追求数量上的增长。我们要明白,以我们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只要技术跟得上,数量只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何必大嗓门嚷嚷。
中国还是要吸取苏联的教训。斯大林以后的苏联领导人都犯了战略冒进的错误。赫鲁晓夫提出要和美国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其实质是在世界实施扩张政策。这是新兴大国无法摆脱的诱惑。当年德国如此,日本如此,苏联也是如此。因为这些国家的上层集团希望分享国家实力上升带来的利益蛋糕。为了实施扩张政策,就必然优先发展军事工业。而以上这些新兴国家都是底蕴不足,国内架构不成熟的国家,盲目的扩张会带来极大的风险。历史也给它们惨重的教训。
苏联是有一流战略家的,那就是斯大林。他的段位是和
毛泽东一个级别的。这两位伟人都实现了各自国家的工业化,从而保证了各自国家的安全。面对纳粹德国,斯大林一直表现的比较克制。他利用德国的技术发展苏联工业。他改组了苏联的军事体系,破格提拔了朱可夫、华西列夫斯基等一批年轻将领。他积极寻求组织反法西斯阵线。苏联当时破围的关键在于苏联的工业转移到了西伯利亚地区,这使得苏联的工业生产能力得到了保障。纳粹德国依靠闪电战迅速击溃了苏联众多的军团。但这些苏联军团没有被歼灭,就会成为德国的后顾之忧。在莫斯科和斯大林格勒,苏军都完成了对德军的反包围,从而反败为胜。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无疑是二战的转折点,其他人还在讨论阿拉曼战役、大不列颠空战,其实有点夺贪天之功了。战后的斯大林是清醒的,他把主要力量放在欧洲,围绕柏林墙做苏联的文章。中国纳上了抗美援朝的投名状之后,苏联就把亚洲交给了中国。如果在斯大林的蓝图下,最后的东欧是另一番景象。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对决还可以更精彩。
毛泽东也是知道中国的战略边界的。朝鲜是中国的利益关切,因而不惜代价打了朝鲜战争。这场战争使用任何模型分析不了的战争,它对中国历史的意义极其重大。有了朝鲜战争,才换来了中国的工业化。再有一点就是金门炮击了,金门炮击实际上组织了美苏联手控制世界的图谋。把政治上的美苏两极世界变成了七十年代的中美苏三极世界。还有的气眼就是三线建设了,从短期经济效果上中国是失先了,从长远上来说让中国经济更有弹性了,让中国更加安全了。最后就是两弹一星,为中国插上大国崛起的翅膀。
当今的世界也是一个大变局的时代。中国需要新一轮的三线建设。中国的高技术企业可以从东南沿海转移出来一部分,配置到中国的纵深去。中国的经济体量已经足够巨大了,是要定期排除一些隐形的危险了。中国应该两个轮子走路,国企要到环境最艰苦的地方去,进行新一轮的创业。通过培植一些高新技术产业,让中国的产业布局更合理。如何拆除房产隐形炸弹,实现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还是中国面临的重大问题。
在金融界爆出几个大雷之后,总有哗众取宠的言论转移公众的视线。现在的中国,真正的危险不在于战争,而在于金融安全。中国是需要通过一定的妥协换取发展空间,但这种妥协一定是要有底线的。相对于提升核威慑,中国更应该在金融领域设置安全阀。比起人民币的国际化,中国更应该完善好中国的资本市场。当年陈云在上海打退了不法资本家的进攻,从而为新中国的经济开了一个好头。当今的中国也要完善金融方面的立法,让一些人有所敬畏。中国人应该想想我们是否有能力应对金融方面的核爆炸,中国需要金融上的两弹一星。
中国更需要金融上的两弹一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