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要有启动第二次呼吸的能力

2019-10-07 21:39阅读:

有位青年教师留言说,他是一位特别上进的老师,在工作中干劲十足又勤奋好学,似乎每天都可以听到自己拔节成长的声音。没几年的时间,无论是教学成绩还是课堂教学能力,他都达到了巅峰——教学质量奖拿到了最高的级别,优质课评比足以让身边的同事们无法企及。然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却慢慢失去了动力,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再去尝试,更不愿意做出新的努力和改变。他也很想像原来一样能够“天天进步”,却总是空想有余而身体不愿意付诸行动,好像总有个声音在不断告诉自己:你已经很好了,不需要再那么拼命了。他说:“时间久了,自己的教学能力不但不再提高,还有了要走下坡路的感觉,我该怎么办?”
其实,这种现象非常正常,它是青年教师成长的一个阶段。一般来说,新教师在入职后会有一个短暂的快速成长期,可以在三至五年内达到教师职业的第一次高峰。当这次高峰到来后,教师成长会出现暂时停顿的现象,这就是教师职业发展过程中的“高原现象”。“高原现象”的出现,主要是因为当教师的能力达到一定水平时,旧的能力结构限制了教师按照新的方式组织教育教学活动,在没有完成新的能力结构改造之前,教师的教育能力会停顿或暂时下降。如果教师想获得继续进步,就要改变现有的能力结构和已经习惯了的方式方法。简单地说,当教师的职业能力达到一定的水平时,一招一式的小变革就不足以满足能力转型的需要,而是需要进行彻底的结构性再造。而这种改组与再造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很多人就会在这个时候败下阵来,从而出现职业倦怠。
教师成长是一个过程,通常会经历从开始阶段、迅速提高阶段、高原期以及再次提高阶段的往复循环。这其中的高原期尤为重要,它就像是黎明前的黑夜,熬过去就能进入职业的崭新发展期,熬不过去就有可能导致职业发展的停滞甚至是倒退。那么,教师职业的高原期应该如何去突破?我觉得可以从体育运动中的“极点”现象中获得启示。在中长跑时,由于能量消耗大,达到一定程度后便会出现呼吸急促、胸闷难忍、动作不协调等现象,甚至会出现恶心现象,这在运动生理学上称为“极点”。当极点出现时,若能够保持情绪稳定、加深呼吸,并坚持下去,上述生理现象就会逐步缓解甚至消失。这是由于氧供应逐步得到增加,人的机体功能重新得到改善,从而使运动能力提高,动作重新变得协调有力,生理过程重新出现平衡。这种现象在
运动生理学上被称为“第二次呼吸”,它是克服“极点”现象的关键。
借助这一理论,教师职业生涯进入高原期后,就有必要尽快启动成长中的“第二次呼吸”。具体来说,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努力。
修炼个人意志力。初为人师,教师往往是凭借激情做教育。经过长时间的行走,获得新知识和新能力的频率越来越低,难度也越来越大。在大多数时候,教育实践难免陷入琐碎和重复的怪圈,既没有新鲜感也缺少吸引力。因此,教师的职业兴趣会有所下降,时时会感到疲劳,甚至产生厌倦情绪,从而导致教育动机的迅速下降,这就是高原期到来的一个心理因素。此时,就特别需要教师的顽强意志力,通过意志力来维持强劲的动力系统。实际上,突破高原期就像是翻越一座山,在能力与体力相当的情况下,谁的意志力更强大,谁就更有可能取胜。所以,在遭遇高原期时,教师首先需要去做的就是修炼意志力。
重新进行职业生涯规划。大多数教师都抱有成为优秀教师的理想,但理想只是个笼统的成长方向,往往缺少明晰的发展方向与阶段性目标。教师成长一旦遇到瓶颈,或者遭遇到挫折与困难,教师就很容易选择随波逐流,按照无需努力的方式应付工作。所以,教师进入高原期后,应该及时进行自我诊断,并在此基础上修正或重新进行职业规划。一位马拉松赛跑冠军的成功秘诀是“分段实现自己的理想”。在比赛前,他会把比赛线路认真看一遍,并把沿途比较醒目的标志物画下来,作为一个个小的目标。比赛开始后,他会努力冲向第一个目标,到达后再冲向第二个目标。如此,四十多公里的赛程,就别他分解成很多小目标轻松跑完了。其实,教师的职业规划也需如此,把宏大的理想制作成具体的行动方案,预设好可能会遇到的困难和遭遇的不堪,不仅可以有效缓解行走过程中的心理压力,而且有助于增强“第二次呼吸”启动的计划性,不至于产生因临时抱佛脚而引发的恐慌。
积极开展自我更新。旧的能力结构开始稳固,新的能力结构还未形成,这期间的过渡衔接是造成高原现象的主要原因。在完成职业规划之后,教师应该积极开展自我变革,主动优化知识结构,发展新的教育技能,不断寻找新的参照物和成长点。比如说,在课堂教学能力的建构上,绝大部分人会止于县、市一级的优质课评选,能够参加省级课赛的人少之又少。当一个年轻教师在参加课赛的道路上已经走到尽头时,就很容易造成成长的恐慌——以后我要做什么?这就意味着,他的成长高原期即将到来。此时的他,必须迅速找到新的“发光点”,将技能竞争型的课堂教学能力提高手段转换到课堂教学研究上来。比赛有极限,研究无穷尽,当一个人把兴趣聚焦在突破疑难问题、建构理论体系等更为远大的目标上时,他就一定可以在不断的能力更新中获得动力和激情。从实践创新到理论建构,从特长发展到品牌锻造,这些突破性的自我更新,既是教师突破高原期的路径,也是最终的追求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