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邯真是以为“楚兵不足忧”才放刘邦项羽一马?(连载41

2019-01-16 07:12阅读:
刘邦革命的第二阶段开始于秦二世二年岁末后九月,终至秦王子婴元年十月,历时十四个月。用两个字概括,明面上可称“亡秦”或“西征”,实则应该叫“还家”。
刘邦得以率军西征亡秦,或者叫还家,全靠章邯。第一是章邯杀了项梁,消灭了楚军主力,砍断了刘邦勃颈上的枷锁。加之随同刘邦一起作战的项羽一溃五百里逃回了彭城,这就彻底解除了楚军的监视和胁迫,使得刘邦重新掌握了自己的军队,可以独立自主自己做决定了。第二是章邯没有趁胜追击,这才给刘邦以从容西进的机会。如果章邯趁胜追击,首先接战的应该是离得近只有二百余里的刘邦,其次才是五百里之外的楚怀王和项羽。以章邯出师以来战无不胜的战绩,真所谓当着死触者亡,要想不败不死,除非神助。然而,神真的出手帮助了刘邦。章邯没有趁胜追击,反而突然渡黄河北上了。这个时间是秦二世二年九月。
秦二世二年九月项梁死后,章邯和楚怀王应该都在考虑下一步的行动。章邯乘胜利之威应该在考虑接下里向哪里进攻,打谁?而惊慌失措的楚怀王必也在紧张地商量对策,如果章邯趁胜追击怎么办?是赶紧撤退还是就地抵抗?撤退是退回盱台,还是干脆退过淮河、长江,重回吴中?退有可能一溃千里,如陈涉、周文般被一举歼灭。就地抵抗能抗得住吗?章邯已经势如破竹地消灭了张楚王陈涉,魏王魏咎,齐王田儋。名将之后号称精通兵法的项梁也被他立斩马下,就地抵抗会不会死得更快?
可是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章邯没有趁胜追击去消灭楚怀王和项羽,也没有攻打离得不远的刘邦,反而突然渡黄河北上了。
对于章邯这个奇怪的举动,司马迁用了一个心理描写给出了自己的结论:章邯“以为楚地兵不足忧,乃渡河击赵”。
司马迁的这个心理描写有问题,史书不应该有心理描写。马迁的这个结论更有问题,有大问题。
此时黄河以北只有赵王歇和燕王广两股造反军。燕王广一直龟缩在东北角,没有向外扩张的欲望,整个秦末战乱基本没有参与。而地霸河北中心的赵王歇,原本建都信都城,此时被秦将王离一击大败,军溃两处。将军陈余收罗残兵败将数万人龟缩于巨鹿城的北面某地(陈馀北收常山兵,得数万人,军鉅鹿北),赵王歇和相国张耳被王离包围在了巨鹿城中(张耳与赵王歇走入鉅鹿城,王离围之),这个时间最晚不会晚于秦二世二年后九月(秦二世二年后九月秦军围歇巨鹿)。如果从攻击信都起算,整个战役应该最晚在秦二世二年八九月就已经发动,围信都,破城,追击
一百余里,再围巨鹿。
巨鹿城内外的兵力对比强弱分明。王离是秦帝国的武城侯,三十万塞外秦军的副统帅,率领的是守卫长城抵御匈奴的精锐正规军。而赵王歇原本就是仓促凑合起来的乌合之众,又被王离击败,只残兵败将一部逃入巨鹿城负隅顽抗。王离兵精粮足(王离兵食多),赵王歇兵少粮尽(鉅鹿城中食尽兵少),居于城外的陈余自知兵少,不敢攻王离(陈馀自度兵少,不敌秦,不敢前)。如此强弱悬殊,以王离率领正规军的战斗力,在赵王歇军队整齐,粮草充足,守备森严时,都能攻破其都城。如今兵溃两处,只残兵败将被包围在巨鹿城中,再攻而克城虏王,应该是不是问题,哪里需要章邯几十万大军千里迢迢渡黄河北上赶来帮忙?
相反,黄河以南齐王田儋死后,齐国立了齐王建的弟弟田假为齐王。魏王咎死后,他的弟弟魏豹自立为魏王。韩公子横阳侯韩成自立为韩王。还有个苟延残喘的楚怀王。楚、齐、魏、韩,无论是人数还是霸地面积,都远远大于河北的赵王和燕王,章邯怎么会“以为楚地兵不足忧”而渡河北上呢?史书不该有心理描写。司马迁用心理描写给出的结论也与战事实际不符,难以服人。
王离不需要章邯增援,章邯率领二十万大军北渡黄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也并没有赶赴巨鹿参战。直到秦二世三年十月,还在一百五十里之外的邯郸,干些不着四六的事情,拆毁城墙,迁移百姓(章邯引兵至邯郸,皆徙其民河内,夷其城郭)。说是不着四六的事情有根据。秦始皇统一中国王翦灭赵,邯郸城墙丝毫没有起到阻挡秦军入城的作用。秦末战乱,武臣在邯郸自立为赵王(武臣到邯郸,自立为赵王),没多久就被他手下的将军李良袭破邯郸,赵王武臣和左丞相邵骚被杀(乃遂将其兵袭邯郸。邯郸不知,竟杀武臣、邵骚),邯郸城墙同样形如虚设。现在赵王歇残兵败将被包围在巨鹿城中,秦军两路大军几十万人马,拿下巨鹿消灭赵王,赵地事解。可是章邯千里迢迢而来,却放着巨鹿战事不管,反倒在一百多里之外的邯郸尘土飞扬地拆城墙,鸡飞狗跳地移民,不是不着四六又是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城墙拆完了,移民也都打发走了,章邯这才率军北上,到达巨鹿城南十余里的棘原驻扎下来。不过一到那里,自骊山出兵以来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章邯,立刻就降格成了支前的民工,负责为王离运送粮草(章邯军鉅鹿南棘原,筑甬道属河,饷王离),岂非怪哉?
章邯的离奇北上,给了黄河以南各路造反军以喘息的机会。此时的楚怀王不是吸取教训,团结同志,反倒是造反军劣性爆发,大搞内讧内斗,最后竟因此送了性命,此是后话。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