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城战役被司马迁漏载的刘邦千里防线?(连载96)

2019-07-12 10:16阅读:
刘邦彭城战役杀项羽不成,军溃灵璧,却并没有一败涂地向西溃逃,反而是收获颇丰,战役目的基本达成。
首先,攻入项羽封国一千多里,攻克了项羽的都城,劫取了项羽的钱粮资财,同时昭示天下,项羽不过是纸老虎。不是西楚霸王,而是西楚王八。
其次,夺取了项羽的东郡、砀郡、南阳郡、陈郡。咸阳分赃大封诸侯初期,项羽地辖9个郡,刘邦只有3个郡,楚强汉弱毋庸置疑。但是打完彭城战役后,虽然泗水郡得而复失,刘邦也已霸地18个郡,加上盟友韩王信,共辖地19个郡。而项羽虽然夺回了都城,又收复了泗水郡,才辖地5个郡,加上盟友黥布才6个郡。刘、项实力对比,19比6,刘邦三倍于项羽,占有压倒优势。
故而,刘邦退兵下邑后,一面等待各部到达汇合,一面自然会与众将群臣商议下一步的战略。从时间地点和此后刘邦的行动来看,议定的战略应该是就地防守。将汉军现有兵力部署在砀郡,以下邑为前哨,砀郡治所砀城为刘邦的中军大帐(军砀)。然后以砀郡为核心,东郡、陈郡为两翼,构筑一条南北长约一千里的防线。同时策反黥布,阻断淮河,将项羽压缩在淮河以北,南北长约八百里,东西纵深不过四百里,只辖地薛、泗水、东海三个郡的狭长地带里。然后依仗霸地18个郡的优势,征调重兵至砀郡,择机再攻彭城,一举消灭项羽。
三件事证明了这个战略意图。
第一,派曹参去消灭砀郡、东郡之敌。
由于项羽夺回了彭城,又在灵璧大败汉军,各地造反诸侯王和他们的部将闻讯,都见风使舵。在砀郡有楚军在雍丘竖起反旗,曹参率军将其包围,应该是经过数日的攻城,这才破城歼敌(参以中尉围取雍丘)。一个“围”字,可见曹参击敌的从容不迫。亦可见这是一次战略性质的进攻,而不是仓促逃命之举。
夺取雍丘之后,曹参又转攻外黄,消灭了反叛的楚将王武。歼灭王武后,曹参既没有继续向西攻击,也没有返回砀城向刘邦复命请赏,而是翻身北上,去攻打占领着东郡燕城的程处(王武反於外黄,程处反於燕,往击,尽破之)。曹参北上消灭东郡程处的举动,说明了这一些列的战事不是为了护卫刘邦西退,而是要肃清反叛,建立防线。消灭程处后,以砀郡为核心,东郡、陈郡为两翼的防线,业已形成。
刘邦之所以选择砀郡为防线核心,是有讲究的。砀郡正对着项羽的主要属地泗水郡,前哨下邑距项羽位于泗水郡的都城彭城只一百多里,便于再次对彭城发起攻击。砀郡又是刘邦经营过一段时间的老根据,也是刘邦的
福地。刘邦自起兵以来,第一个在老家泗水郡以外打的胜仗,就是攻占砀城。秦二世二年,刘邦“引兵攻砀,三日乃取砀。因收砀兵,得五六千人。”这是刘邦一次胜仗得兵最多的一次。刘邦很多厉害的战将,都是这次胜仗获得。最有名的当属《功臣表》排位19的灌婴(懿侯灌婴元年。以中涓从起碭,至霸上,为昌文君)。其余还有《功臣表》排位第8的壮侯陈濞,第23的蓼侯孔藂,第24的圉侯陈贺,第26的哀侯周竈,第38的圉侯蛊逢,第39的庄侯陈涓,第41的侯昭,第50的侯襄,第56的敬侯刘釗,第58的定侯戴野,第60的节侯丁礼等。就是这排位60的节侯丁礼,后来阵斩了项羽的大将司马龙且(杀龙且)。有这么战将老家在砀郡,有人心基础,不会再出守彭城内乱的事情。故而项梁被章邯斩杀后,刘邦退兵也是退到砀郡便止步驻扎(军于砀)。以砀郡为核心,地域稳固。两翼张开,可攻可守。
第二,策反黥布。
刘邦派随何去策反黥布,不可能是为了西溃而行的一个应急举措。因为随何离开刘邦赴黥布的封国需要时间(迺与二十人俱使淮南),求见黥布也需要时间(因太宰主之,三日不得见)。能不能说动黥布是个未知,黥布果然阳奉阴违没有立刻采取行动。刘邦想靠策反黥布来牵制项羽,以便自己逃跑,如何靠得住,哪里来得及?可参看《项羽3万宰刘邦56万黥布却为何叛楚降汉?(连载93)
很显然,策反黥布是一个为了进攻的战略举措 。一旦黥布叛楚归汉,项羽淮河以南的两个郡便被切断了。刘邦的砀郡防线就一变而成为三面进攻项羽的战略围瓮。南面陈郡以南,黥布切断了项羽南归之路;北面东郡以北是黄河,黄河以北是陈余,那是大封诸侯后率先反楚的一个急先锋。陈余隔着黄河与齐国相望,齐国与楚旧有宿怨,今更是血海深仇。待到刘邦从封地征兵,一个郡一万就能集兵十八万。一旦重兵抵达,汉、齐、九江加赵陈余,三面夹击只三个郡的西楚王八,项羽焉能不亡?
第三,刘邦离开下邑,向西经虞城到达砀城。如果刘邦此行是败退西逃,那就应该是且阻且退。刘邦到达砀城,驻扎下邑的周吕侯也应该退至虞城。刘邦逃命接着西溃,周吕侯也应该跟着西走。可是实际战事却并未如此。刘邦到达砀城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周吕侯并没有放弃下邑,刘邦也没有接着西走。直到黥布反楚归汉的消息传来,而且黥布已经发兵击楚了,这时候,下邑还在汉军手中。这里有随何路上的时间,到了黥布处等待的时间,游说的时间,还有黥布犹豫拖延的时间,以及杀楚使后调动军队的时间,加在一起应该是一个很长的时间,至少一个多月,后有证据。项羽闻听黥布反叛发兵来攻,命楚将项声和司马龙且攻打黥布,自己率军去攻下邑(于是杀使者,因起兵而攻楚。楚使项声、龙且攻淮南,项王留而攻下邑)。即使项羽亲来,下邑也并未一触即败。相反,下邑汉军据城坚守,击败了项羽的围攻。项羽攻下邑未能克取之。
就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刘邦捷报频传:曹参平定了砀郡内的反叛,又消灭了东郡的程处(这都需要行军、攻击、克取的时间)。黥布不仅叛楚归汉,而且已经发兵开始与楚军激战,这之后一气打了好几个月(数月,龙且击淮南,破布军)。至此,刘邦的巍巍砀郡千里防线,再攻项羽的三面围瓮,大势已成。只等增援到达,发起总攻,破彭城杀王八,在此一举。
可是恰在这时,有人给刘邦当头泼了一盆冷水:项羽只用一招,便能叫汉王你的千里防线,三面围瓮,顷刻间土崩瓦解。(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