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封赵王刘邦敲打张耳韩信出手很霸气(连载113)

2020-01-17 08:15阅读:
韩信请封张耳赵王,自以为一箭三雕很高明。这种事情,张耳不可能一无所知,两人串谋的可能性很大。刘邦眼看着围歼项羽于荥阳城下,消灭造反诸侯王,恢复秦始皇的一统江山就伟大胜利就在眼前,不肯因小失大节外生枝。好在张耳大封诸侯时就是常山王,对自己的一干部下有个就坡下驴的台阶,于是准韩信请,立张耳为赵王。
张耳、韩信诡计得逞,一定是自鸣得意。尤其是张耳,一心要推翻秦始皇的一统江山,要砸碎秦始皇的公天下郡县制,而复辟到腐朽的分封制,叫天下大乱,才好合纵连横,瓜分天下为私有,然后传至子孙。看着刘邦消灭造反诸侯王摧枯拉朽,着急绝望,现在终于堡垒从内部攻破,第一步得逞了。再叫韩信拿下齐国,赵齐联手,说动燕王,进一步夺回魏地,就能霸有黄河以北,就可以与刘邦隔河相持,已而联合天下痛恨秦始皇一统江山,而爱好分封为王的造反派,比如项羽、共敖等,彻底消灭秦国人刘邦,这就能叫亡秦大业起死回生了。
张耳、韩信这般谋划,刘邦一定也有这样的担心。
其实立不立张耳赵王,在刘邦无所谓。立了又能怎么样?那么多造反诸侯王都被刘邦消灭了,今日不得已立你,明日腾出手来宰了你,你跟谁喊冤去?凡是挑头造秦始皇反的人,刘邦都是要斩尽杀绝的。这之前已经昭然若揭,这之后也被事实明证。
但是,刘邦有个担心,别你张耳、韩信得意忘形,真以为自己半斤八两有点手段,真撕破脸在赵地闹将起来,收拾起来麻烦。于是刘邦决定给张耳、韩信一点警告,警告的方法很霸气。
刘邦只身,不带兵马,也不带护卫。
而是只身,只教车夫滕公夏侯婴驾车,二人渡过黄河,在河对岸的修武歇一晚(独与滕公共车出成皋玉门,北渡河,驰宿修武)
第二天大早,刘邦来到张耳、韩信的驻地,自称是刘邦的使者,张耳、韩信的营门守卫不敢拦阻,赶紧引刘邦入营去找张耳韩信(自称使者,晨驰入张耳、韩信壁)。刘邦直驶入张耳、韩信的房间,喊一声我乃汉王,都来见驾听命。立时在场的人认识不认识的都跪地一片
,俯首听命。刘邦立刻下令,集合部队跟寡人走,都南渡黄河开赴荥阳(夺之军)。
这时候,张耳、韩信才惊慌失措地爬起来,跪伏余地见驾听命。刘邦当即命张耳离开驻地,去赵国的北部去发动群众扩军,命韩信立刻启程,向齐国开进(乃使张耳北益收兵赵地,使韩信 东击齐),再敢拖延生出幺蛾子来,小心寡人翻脸。张耳、韩信这一吓,乖乖听命,都离开营地各奔东西,去替刘邦卖命。
霸气吗?太太霸气了!
张耳、韩信尔等别给脸不要脸,真把自己当成大尾巴狼了。尔等在我刘邦面前,就是走狗奴才,听话了赏你个骨头,不听命立马杀了吃狗肉。沛县狗肉很有名。你们以为真霸有赵地了,真拥兵十万了?我刘邦不带一兵一卒,往这儿一站,看看你的将军、护卫,奴才走狗听谁的?你们所有的一切,立刻土崩瓦解。看清楚了,记住了!
刘邦可不可以带兵赴赵地?当然是可以的。因为当时曹参就带着攻赵的军队驻扎在敖仓(乃引兵诣敖仓汉王之所),敖仓在荥阳的北面,离刘邦驻守的荥阳只几里地。刘邦如果从荥阳出发北渡黄河,必须要经过敖仓。樊哙此时也驻军荥阳附近(以将军守广武)。樊哙驻军的广武,在成皋正北三里,离荥阳三十里。刘邦如果从成皋出发北渡黄河,也必然要经过广武。
但是刘邦既不带军队,也不要曹参、樊哙跟着,为什么,只能是两个字概括,霸气。视尔张耳、韩信如草芥。当然了,这样的举动也释放出另一层含义,便是没把你张耳、韩信当敌人。
张耳年纪大,经得事多,看懂了,记住了,这之后再没敢生事。
韩信年轻,又缺点情商,亦或是被巨利迷住了心窍,还沉浸在自己一箭三雕妙计得逞的得意忘形中,虽是立刻率军赴齐,却一意孤行,混账一击,不仅使自己兵临绝境,叫刘邦围歼项羽荥阳城下的大计破产,更为自己被杀被灭门,种下了罪恶的种子。(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