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樊哙跪拜韩信称臣为何不怕刘邦杀他头?(连载143)

2020-11-19 16:22阅读:

程步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前面我们已经讲过了,司马迁为了把韩信,一个只在刘邦革命第三阶段投诚刘邦,又只在第三阶段中期才带兵打仗,只打了四个小仗而且是两胜两败的人,塑造成刘邦革命的第一功臣,用韩信这个酒杯,浇司马迁自己胸中的块垒,违背史实使了很多手段:
一,四个小仗铺陈详写。比如打软蛋魏豹,打软蛋赵王歇。
二,脱离实际造神奇。比如背水列阵,水淹楚军。
三,谁打了胜仗就说韩信是他的领导。比如说曹参属韩信,灌婴属韩信。
四,用人物之口向读者灌输韩信三分天下等。
今天我们讲第五招,樊哙跪拜称臣。
司马迁如此写道:
“信尝过樊将军哙,哙跪拜送迎,言称臣,曰:‘大王乃肯临臣!’信出门,笑曰:‘生乃与哙等为伍!’”
你看,连樊哙这等天不怕地不怕的狠主儿,都服韩信,你能不服吗?鸿门宴樊哙不跪项羽,刘邦不准群臣进宫,樊哙就敢直接推开门卫闯进去(诏户者无得入群臣。群臣绛,灌等莫敢入。十余日,哙乃排闼直入,大臣随之)。可是樊哙却朝韩信跪拜称臣,可见韩信厉害,这你们该信了吧?
不错,几千年来,无数史家文人真都信了。而且这个手法被后代小说家广泛地使用在文学作品中,成为塑造人物必不可少的手段,从这个意义上讲,作为文学家司马迁的确厉害。
然者,如果我们较真历史的真实,便会知道,司马迁的这等描写都是颠倒黑白的文学创作。韩信不厉害,这一点本主前面的博文都已详细阐述了;樊哙不可能瞧得上韩信,更不可能,也不敢跪拜韩信。
在那个用简陋的毛笔费力地写在竹简上的时代,在那个秦末战乱到处厮杀求生的时代,记录灭国大事,君王功绩,都只三两字,不可能有记者拍照,人物采访,来记录一个小人物的生活琐事。
在秦汉那个久远的时代,史书中只有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是可以采信的。其余,绝大部分对话,绝大部分场景描写,所有的心
理描写,都是文学创作,皆不可信。所有的作者结论,也必须用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来检验,来判断其真伪。这才是读史书,乃至读所有书所应该持有的方法,不然便会上当受骗。这便是俗话所说的“尽信书不如无书”。
樊哙不可能瞧得上韩信。
韩信一生只打了四仗,两次攻城都失败。偷袭安邑兵困安邑城下,是曹参杀到这才克安邑,又追击数百里这才擒获魏王豹。偷袭历下更是可怜。历下齐军毫无防备,甚至派人来邀请韩信饮酒庆祝齐汉合盟,这等麻痹大意,韩信偷袭历下居然还是兵败,天下还有比这更饭桶的将军吗?
反观樊哙,刘邦革命三阶段,攻城略地几无败绩。
刘邦革命第一阶段的樊哙:
“击泗水监丰下,破之。”
“复东定沛,破泅水守薛西”。
“常从沛公击章邯军濮阳,功城先登,斩首二十三级,赐爵列大夫。”
“复常从,从攻城阳,先登。”
“下户牖,破李由军,斩首十六级,赐上间爵。”
在革命初期阶段,樊哙攻克沛县、濮阳、城阳,这都是事关刘邦生死的大事、大功,岂是一个软蛋魏豹、赵王歇能比?
刘邦革命第二阶段的樊哙:
“从攻围东郡守尉于成武,却敌,斩首十四级,捕虏十一人,赐爵五大夫。”
“击破赵贲军开封北,以却敌先登,斩侯一人,首六十八级,捕虏二十七人,赐爵卿。”
“从攻破杨熊军于曲遇。”
“攻宛陵,先登,斩首八级,捕虏四十四人,赐爵封号贤成君。”
“破南阳守齮于阳城。东攻宛城,先登。西至郦,以却敌,斩首二十四级,捕虏四十人,赐重封。
“攻武关,至霸上,斩都尉一人,首十级,捕虏百四十六人,降卒二千九百人。”
樊哙又攻克了开封、宛陵、宛城等重要城池,这才助刘邦占领咸阳。
刘邦革命第三阶段的樊哙:
“还定三秦,别击西丞白水北,雍轻车骑于雍南,破之。”
“从攻雍、城,先登。”
“击章平军好,攻城,先登陷阵,斩县令丞各一人,首十一级,虏二十人,迁郎中骑将。”
“从击秦车骑壤东,却敌,迁为将军。”
“攻赵贲,下,槐里,柳中,咸阳;灌废丘,最。至栎阳,赐食邑杜之樊乡。”
“从攻项籍,屠煮枣。击破王武,程处军于外黄。”
“项羽引而东。从高祖击项籍,下阳夏,虏楚周将军卒四千人。”
“围项籍于陈,大破之。”
你要是出生入死打了这么多仗,攻陷了那么多城池,立了那么多战功,你能瞧得上只打了四仗,还两胜两败,偷袭安邑、历下都打了败仗,只厚颜无耻讹了个空头齐王的韩信?
我看不能。本主是不能,料定樊哙定也不能。
樊哙不可能,也不敢跪拜韩信。
刘邦在楚地擒韩信,把他绑得死猪一般,然后几千里地押回都城长安,动手的没准就是樊哙(楚王韩信反,哙从至陈,取信)。
刘邦不带别的战将去绑韩信,却带樊哙去,首先应该是樊哙杀猪时练就的捆猪手段。二百斤的肥猪垂死挣扎,樊哙都能把它按住了绑死了,然后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何况韩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王孙?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少不了樊哙对擒韩信捆韩信的坚决拥护,积极撺掇。樊哙不比旁人,这家伙心直口快,爱憎分明。他要不愿意,就能跳出来反对,甭管你是谁,杀头的吓不住他。当初刘邦要做秦王,就是樊哙跳出来反对,打了刘邦的脸,坏了刘邦的好事。以至于刘邦许诺给秦王子婴,还有在咸阳的秦国王公大臣的诺言,一时都叫樊哙反成了狗屁。后来刘邦杀鸡吓猴,杀了“从起沛”的第一猛将曹无伤,也没吓倒樊哙叫他认错回头。樊哙要是佩服韩信,要是不同意擒韩信捆韩信,刘邦哪敢带他去?
最后,跪拜称臣那是闹的玩的?皇帝是刘邦,所有人都只能跪拜刘邦,朝刘邦称臣。跪拜韩信,朝韩信称臣,你是要改朝换代呀?要拥戴韩信称帝呀?樊哙再没文化,也不能昏头如此。造出这等荒唐情节来,只能说司马迁为拔高韩信已经是不遗余力了,同时也是视天下读书人如草芥,为脑残,这才敢肆无忌惮地行使作者霸权!(待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