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28范睢为何说当宠臣难比当能臣更苦累?

2021-01-13 09:35阅读:

程步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第28章 倾国 1
司马靳带着两个卫士,押着那赵军都尉进来了:
“禀上将军,押运粮草的赵军都尉押到。”
赵军都尉一听上将军,心知是杀神白起,吓得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倒剪着双手以头抢地,“咚”地一声,结结巴巴哆嗦道:
“上将军饶命,武安侯公饶命,贱虏上有老下有小,祖宗三代就奴才一根独苗,侯爷饶命啊!”
白起摆头示意,司马靳上前踢他一脚:
“闭嘴,上将军问你话,再絮叨砍你脑袋。”
“啊是是,不絮叨不絮叨,侯爷问什么,贱虏全招,求侯爷放条生路。”
白起看那赵虏灰头土脸,口角干裂,便对司马靳道:
“给他解了绑绳,拿碗水来。”
“末校遵令。”
司马靳上前给那赵虏解了绑绳,小校端了一碗水进来。
那赵军校尉叩首谢恩,端起水碗哆哆嗦嗦一口气喝干了,伏地叩首:
“谢上将军,谢武安侯爷。”
“尔押运多少粮草?”
“回侯爷,五千石。”
“从哪儿来呀?”
“回侯爷,沿丹水西走。”
“怎不走壶关?”
“回侯爷,奴才不知,奴才奉命行事,不敢多言。”
白起抬抬眼皮看他一眼,不紧不慢地问道:
“尔想活命吗?”
“想想,贱虏上有老下有小,祖宗三代就奴才一根独苗,求侯爷开恩饶命。”
“想活命就说实话。”
“奴才不敢妄言,侯爷问什么奴才就回什么,绝无半点虚言。”
白起“啪”地一拍案几,略微提高了嗓音道:
“尔一个治粟都尉,如何只押运五千担粮草?”
赵俘叩首如捣蒜:
“侯爷饶命,奴才不知侯爷问这事,实不敢隐瞒。”
“讲。”
“奴才实押运粮草五万担,只相国担心粮多拥塞,叫兵分两路。奴才闻听武安侯公兵出野王,担心壶关大路遭侯爷伏击,便叫手下校尉押着大头走壶关,奴才押小头南走丹水,不成想,还是落在了侯爷手里。侯爷饶命,奴才绝无半点虚言。”
“为何一次运五万担粮草入上党?”
“贱虏不知。贱虏只遵命行事。”
“嗯。”
白起爬起来踱步,转一圈回来对司马靳道:
“押下去。”
“末校遵令。”
“侯爷饶命,上将军饶命,奴才绝无半点虚言。贱虏上有老下有小,祖宗三代就奴才一根独苗,求侯爷开恩。”
司马靳踢他一脚:
“闭嘴!”
立在帐下的两个卫士一个箭步上前,提起赵虏把他押了下去。
司马靳抱拳一揖道:
“上将军,看来赵军尚不知壶关失守,要不要末校派人去壶关,叫他们趁敌不备,也劫了他大头?”
白起摇摇头,走到地图前,倒背着手嘟囔一句:
“敌情有变。”
“啊?”
“赵国为何一次运送五万担粮草入战区?必是前番情报有误,赵括带进上党的兵力不止十万,当在四五十万上下。”
“啊?赵括有四五十万众?那我军两路包抄,兵力分散,岂不……”
正在这时,一个小校进来低声禀报:
“报上将军,派往长平的细作回来了。”
“叫他进来。”
一个富绅商贾模样的人进帐来,跪地抱拳道:
“在下拜见上将军。”
“讲。”
“禀上将军,在下侦知,赵军兵分四部,一部在北击王龁,现在已回军主攻长子,一部守长平,另有东西两部正向南运动,或是想包抄上将军。”
“赵括兵力多少?”
“回上将军,在下听说,此次赵括入上党,共统兵四十余万。光长平中军就不下十万。加上廉颇留守,还有投降的韩卒,在下不知敌有几十万众。”
司马靳大惊,不觉脱口而出:
“啊,果不出上将军所料。兵法云,十则围之。万没想到,赵括有这么大兵力?我军加上王龁部也不过三十余万,如何是好?”
那细作闻言也紧张起来,赶紧道:
“禀上将军,在下闻听也是吃了一惊,故而反复打探,必是不错。”
“怎么办上将军?若是这样,是否应该赶紧把两翼包抄的部伍收回来?万一叫赵括察觉我兵力,分头予以突破打击,我军便有全线崩溃的危险。”
白起背过身去,半天摇摇头,转过身来不紧不慢道:
“胡说,赵括哪来这多人马。此言不得再提,不然扰乱军心,立斩不赦。”
那细作赶紧抱拳道:“在下遵令。”
打发走细作,白起对司马靳道:
“再派细作斥兵,朝长平,并东西两翼,再探。”
“末校遵令。”
不几日,派出去的细作斥兵都陆续回来了,敌情一致,铁证如山。赵括总兵力四十五万,仅被围在长平的就有十万众。而且以长平为核心两翼张开,能战能守,坚不可摧。
难怪包抄长平的二部推进缓慢。
此时秦军虽然在东西两翼对长平形成了包围之势,但是想要在长子会师合拢,难以实现。
更为严重的是,对比内线的赵军,秦军处于外线,兵力分散,防线脆弱,除了在几处要津兵力较多,可以一战之外,其他各处都捉襟见肘,不堪一击。若赵军分兵突击,两翼的秦军就有可能被分割歼灭。
战局突然变得千钧一发起来!
白起感到后背发冷,汗毛炸竖。
现在的战局已经是进退两难,不可收拾了。
就好比几根细麻绳绑住了一只沉睡的猛虎。秦军如果发起进攻,便如愚蠢的猎人去把猛虎惊醒,其结果是猛虎轻而易举挣断麻绳,把猎人吃掉。如果解开绳子撤退,大军一动必然露怯,更叫惊醒的老虎大胆扑来,自己溃不成军。
可是就这么僵持下去也不行。总有一天消息会走漏,猛虎会醒来,秦军崩溃似难幸免。
别无他法,白起只好下令道:
“传令东西二部,停止前进,立刻抢占险要,据险阻敌。”
“末校得令。”
“书记安在?”
“卑职在。”
“密报吾王,赵括率重兵五十余万,据长平,两翼张开,欲全歼我上党军。敌近我远,敌众我寡。为保一战全歼赵括,全取上党,臣起,乞请吾王再发重兵,火速驰援。”
书记录好白起的奏书,双手捧着呈上。
白起匆匆过目,点头应准。随即用印封装,派了一队骑兵护送信使,星夜兼程,飞驰咸阳。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一部《诈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