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文削藩:儿子为何告老子谋反

2017-03-20 22:21阅读:
建文削藩:儿子为何告老子谋反
建文帝做上皇帝以后,就琢磨着要削藩,第一个被盯上的就是周王朱橚。干啥事都得有个由头,这不,机会说来就来了。在朝廷要对周王下手的策略刚定好没多久,周王府就有人出来告密了,说周王朱橚在密谋造反。这个罪名可大的不能再大了,它可是天字第一号大罪,摊上这样的罪名,是要被满门抄斩的。那么周王府里谁有那么大的冤仇要将周王朱橚置身于如此险恶的境地?
说来大家还真不信,这个告变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周王朱橚的亲儿子朱有爋。亲生儿子告老子谋反,这为哪般?
原来,这个周王自小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他的母亲是朱元璋的碽妃,因为朱元璋怀疑她给自己戴了绿帽子,所以这个细皮嫩肉的美女再朱皇帝的一声令下被迫穿了铁裙,死掉了。这样,朱橚和哥哥朱棣就由马皇后来收养,马皇后对朱橚的管教很严,临到朱橚就藩开封时还派了江贵妃代她到开封监管周王朱橚,所以马皇后活着的时候,朱橚还是挺守规矩的,但马皇后一死,他就如脱缰的野马,任意乱来了。曾经因为自己“乱跑”回老家凤阳,被老爸朱元璋关了一段时间禁闭,但他劣性未改。老朱皇帝死后,侄儿朱允炆当政,周王朱橚可来精神了,他是这么想的:要说现在藩王中,就数朱棣和我最年长,资历最老,我们俩是亲兄弟,怕谁啊?他越想越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因为他也常常听到朱棣跟他说,当今皇上是个什么东西,还不是个乳臭未乾的娃娃,凭什么他能当皇帝,让咱们做叔叔的在外为他拼死拼活打打杀杀啊,我们也是高皇帝的血脉,凭什么我们就不能当皇上呢?亲兄弟之间的关系要比其他的兄弟关系亲一层,朱橚与朱棣之间几乎无话不说。有朱棣的撑腰,朱橚的胆子越来越大,他也在做皇帝梦。
为了能圆皇帝梦,朱橚在暗中做起了准备,打算找个时机造那个侄儿皇帝的反。
朱橚的暗中不法行为尽管十分隐秘,但还是被人知道了。周王府的长史王翰是朝廷命官,又是个正人君子,他对周王的“异谋不轨”行为极为担忧,几次三番劝谏周王:您千万不能干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来。可朱橚呢,压根儿就听不进去,王翰反复提醒,他觉得挺烦人的,一怒之下,他就把王翰捆起来,痛打一顿。王翰到了欲哭无泪的境地,他也害怕,一旦周王谋反的事情败露,按照大明规制和惯例,周王的藩位被废,作为周王府长史的自己就得被处死,他越想越害怕,怎么办?经过几天的冥思苦想,他想到了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装疯。唉,这王翰一疯就疯得
不轻,胡言乱语,蓬头垢面,这下可把周王府的面子给丢大了,周王也懒得理他。
王翰装疯走了,周王朱橚心静多了,现在没人跟他过不去了,他可以全身心地投入梦寐以求的造反大业了。
可世界上的事情还真那么奇怪,周王本以为王翰走了,自己可以迅速地走上帝王之路。可他万万没想到一场大灾难正在等着他,那就是自己的亲儿子朱有爋告他谋反。
朱有爋是朱橚的二儿子,朱橚的长子叫朱有燉,这个朱有燉还算是个有能耐之人。想当年他那个荒唐父亲到凤阳老家去溜达,却被皇爷爷朱元璋关了起来,周王府里的事全由这个小小年纪的朱有燉一手打理,后来父亲被放回来,朱有燉当然就省心多了。父亲朱橚的行为再荒诞但他的智力绝对没问题,按照大明的规制,朱有燉虽为长子,将来继承周王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事本来没啥可嘚啵的,但有人不乐意了,谁?就是周王的次子朱有爋。这个朱有爋可不是什么好鸟,他野心勃勃,老觉得自己才是周王爵位的继承者。但眼下他的哥哥朱有燉的世子之位做的牢牢的,动摇不了啊。于是他就绞尽脑汁地想,忽然来了灵感:他听人说了,最近建文朝廷正准备对藩王下手,自己何不乘机去上告,将父亲周王的不轨谋反行为全部讲给朝廷听。这可是一箭双雕之计,既可除掉兄长及其支持者父亲周王,自己又能被朝廷赏识,稳稳地做上周王府主人的位置,至于是不是伤天害理,他可管不了那么多。这就应了那句话“有其父必有其子”。
不久,建文帝就派人逮捕了周王,把周王府一行人押到了南京,紧接着便废了周王爵位,流放到云南蒙化关押,“妻子异处,穴墙以通饮食,备极困辱”,周王陷入了妻离子散的境地,吃饭要别人从墙缝里递过来,受够了凌辱。
可以说,建文帝削藩的第一炮打的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