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为何重用昔日战场死敌

2017-05-18 16:45阅读:
朱棣为何重用昔日战场死敌
朱棣登基后对大明北部的军事布防做了一系列的调整,在这个过程中朱棣出人意料的重用了一个昔日战场上的强劲敌手——何福。
何福原是建文朝后期一位很不错的军事统帅,曾在安徽齐眉山和灵璧等地与南窜“作案”的朱棣燕军展开旷日决战,搞得朱棣是步步退让,但最终因军粮不济和军士误听信号而战败,何福则是“单骑脱走”,捡回一条命。(《明史·何福传》)
何福后来怎么投降朱棣的,明代正史《明实录》未记载,只说洪武三十五年八月己未日,“(朱棣)命右军都督府左都督何福征虏前将军印,充总兵官往镇陕西、宁夏等处,节制陕西都司、行都司、山西都司、行都司、河南都司官军。”
《明实录》这段记载颇为诡异,朱棣是六月中旬篡位成功的,八月初何福不仅已经投降了朱棣,而且还当了右军都督府左都督,随后新皇帝又任命他为西北地区总兵官,镇守宁夏,节制陕西、山西、河南数省军队。一个投降过来一个月之余的建文朝军事统帅居然被疑心病十足的新皇帝委以如此重要的职务,掌握那么大的兵权,着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明史》给了个理由:“以(何)福宿将知兵,推诚用之。”
何福“知兵”这不假,你看他在灵璧之战中步步为营,几乎要将朱棣逼入死胡同了。但要说朱棣上台后对这些建文朝旧臣推诚相待,那就大为言过其实了。
其实何福有着当时大明中高层将领中少有的“资本”,那就是他曾跟随蓝玉在漠北、西域北部等地进行过“清沙漠”的战斗,而永乐登极时大明西北地区的局势还整需要这样一位熟悉当地情势又能步步为营的稳重军事帅才统兵把控,于是朱棣就将目光投向了老对手何福,这无疑是正确的,也表现出天才皇帝的胆识。但从朱棣内心层次来讲,让一个投降过来没一会儿的人去掌握西北地区如此大的兵权似乎也太草率或言不安全了,怎么来防备?经过日日夜夜的反复思考,永乐元年正月,朱棣做出决定,任“命后军左都督宋晟佩平羌将军印,充总兵镇甘肃。”
朱棣这样的军事布防可谓一箭双雕,让宋晟镇守与宁夏并不远的甘肃,既加强西北军事防务,又能使宋晟与何福互相制约。即使这样,事后想想还觉得不保险,永乐二年四月,朱棣让自己的三儿子赵王迎娶了何福的外甥女徐氏,这样一来,新皇帝与边关军事统帅何福就成了“亲家”。《明太宗实录》
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永乐五年七月,与何福并驾齐驱镇守西北边疆的西宁侯宋晟突然病逝。一月后,朱棣下令,
让宁夏总兵官、右军都督府左都督何福移镇甘肃。
这样一来,何总兵就成了威震大明西北边陲的最高军事领导,权势大了,也容易遭人嫉妒,加上何福从严治军,得罪了不少人,这时有人向朱棣打小报告,对何福进行诽谤。朱棣处理这类事特有水平,他派遣特使到边关军营去告诉何福:“你多保重,不要为小人所击倒了。”何福听懂了皇帝的话中话,从此就更加谨慎,殚精竭虑地为国操劳,史书说何福在边疆治军有方、防御得当,北元不敢来犯,大明西北维持了很长时间的安宁。何福越卖力,皇帝越“信任”,到了永乐七年,朱棣曾下诏给何福,允许他在做事可以“先行后闻”。
可这么一个让朱棣极度“信任”又谨言慎行的杰出将领,却在永乐八年朱棣首次亲征漠北的过程中“数违节度”。群臣中有人上书,要皇帝好好地治治何福违旨之罪,何福感到委屈,“怏怏有怨言”。这时大明最坏的酷吏陈瑛又上奏弹劾何福,何福十分害怕,就在自己家中自尽而死。
何福一死,他的爵位也被朱棣收回去了,外甥女徐氏跟朱棣儿子朱高燧的婚姻也到了尽头。永乐九年三月,朱棣敕赵王高燧:“徐妃既无子又素诳诞不悛,可令闲居善养之,终其身,将别选名家女为尔之妃。”
随后朱棣将西北兵权交给了更为信任的人——自家女婿宋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