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英宗很心累:藩王叔叔太难伺候

2017-09-07 22:44阅读:
明英宗很心累:藩王叔叔太难伺候
在朱元璋看来,“亲王居国,其乐甚于天子”,即做藩王比做皇帝要幸福,为什么呢?因为藩王的“冠服、宫室、车马、仪仗亚于天子,而自奉丰厚,政务亦简。若能谨守藩辅之礼,不作非为,乐莫大焉。”而皇帝则不同,他要“总揽万机,晚眠早起,劳心焦思,唯忧天下之难治。此亲王所以乐于天子也。”《皇明祖训》
可朱子朱孙们并不认同老祖宗的这个观点,他们总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憋屈的人,于是不断提出额外要求,越礼犯分,甚至干犯国法。本是用来拱卫朝廷的宗室就此演变成大明帝国不堪承受的累赘。
面对这样的沉疴痼疾,被明朝官史誉为“天资聪明英武”的明英宗是如何处置的呢?
明英宗冲龄登基后首先碰到的藩王问题可能就要数移藩之难题了:那帮叔叔们为了能提高居住条件和环境,总是吵吵着要搬家。
宣德八年八月,也就是明英宗登极那年的后半年,早已就藩多年的淮王朱瞻墺上书给朝廷,抱怨自己就藩的广东韶州地方不好,“常有瘴疠”,弄得身体很差,请求朝廷给他换个地方。淮王朱瞻墺是明仁宗的七儿子,明英宗的七叔,朱祁镇打小就在皇奶奶那里经常见到他。虽说叔侄之间有着一定的年龄差异,但这种血缘亲情要比什么朱元璋的其他儿孙们来得亲近多了,所以当朱瞻墺提出想变换藩地时,明英宗随即致书淮王,说:“听说七叔您在韶州久受瘴疠侵扰之苦,侄儿我甚为同情。已令人在江西饶州府为您重新选择一处藩府,就等您择日搬迁了。”
老七在藩邸过的不舒心就迁徙,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过千山万水,首先飞到了老七的皇家诸兄弟那里,最先对此有着很大反应的是他的五哥朱瞻墡。听说自家七弟移藩成功的消息后,觉得自己更有资格提出此等要求的朱瞻墡于正统元年初就上奏给朝廷,说建藩于长沙的襄王府及其周边形势很不好,地势低洼、潮湿,很不利于居住和生活。听说襄阳地势很高也很好,恳请朝廷恩准他到那里就藩。朱瞻墡是明仁宗的五子,朱祁镇的五叔,想当年宣宗皇帝英年早逝,骤然引发大明皇位继承危机,那时朱祁镇的奶奶张皇太后从“国有长君,社稷之福”的角度考虑,打算远召长沙的这位五叔朱瞻墡(张皇太后的亲儿子)来京继承大统,虽说后来遭到了杨荣、杨士奇等老臣的反对而没成功,但从更深远处来看,朱瞻墡的分量与地位不容小觑。明英宗接到奏章后,随即就批示:同意皇五叔的移藩请求,命令“有司于襄阳度地为建王府”,经过数月的营造,到正统元年七月新襄王府
工程完工,朱祁镇“书与襄王,令择日起行迁移,仍敕湖广三司量遣人船护送,毋有稽缓”。
小皇帝的五叔七叔都搬家了,我这个六叔为什么就不能搬呢?明仁宗的六儿子荆王朱瞻堈在听到两兄弟移藩的消息后也动了搬家的念头,但要搬家也得有充分的理由啊。朱瞻堈想了好久,就是没想出什么好借口来,干脆就依葫芦画瓢,重复兄弟们老掉牙的套路,于正统三年上奏给朝廷,提出自己要移藩河南的请求。明英宗接奏后立即回复:“六叔您现在的藩邸是在建昌,建昌是江南的好地方,可不是什么低洼潮湿、瘴疠横行之地啊。您已经在那里居住了10年多,安安稳稳,没听说有什么不适的,再说谁能保证您到了河南就能万般称心。因此六叔您还是恪守皇祖之命,安静以居,不可惑于邪言,骤求改徙”。
可荆王朱瞻堈哪里听得进侄儿的意见,依然不停地上奏,一再要求移藩,并编造了谁也搞不清的理由“(荆王)宫中有巨蛇,蜿蜒自梁垂地,或凭王座。瞻堈大惧,请徙。”英宗朝廷被逼无奈,最终于正统十年同意将其由建昌迁到了蕲州。
朱祁镇皇叔中第四个提出要移藩的是明宣宗的二弟郑王朱瞻埈。朱瞻埈是在永乐二十二年十月,也就是老爸明仁宗登基后的第三个月被册封为郑王的,但并没有马上就国,而是一直待在京城里。洪熙元年明仁宗暴毙后,他与五弟襄王受母后之命一起监国,等待大哥朱瞻基回京即位。宣德元年,大哥明宣宗南征乐安,平定高煦之乱,郑王朱瞻埈与五弟第二次一同监国。宣德四年,他才就国凤翔藩邸。
在朱祁镇的亲叔叔中,这个叫朱瞻埈的排行最前,除了朱瞻基外,就数他年龄大,且两次监国,资格很老。但他脾气很差,“屡暴怒,杖人至死”,为此,正统五年,明英宗专门降敕警告了朱瞻埈,自那以后他的火气收敛了一些,但还是时不时大发雷霆,体罚下人。
可能是老是生气的原因,正统前期的朱瞻埈就是个抑郁的病秧子和倒霉蛋,可他却认为自己生病以及做事不顺是因为建藩于凤翔这个倒霉的地方,因此要求侄儿皇帝明英宗给他挪个藩地。明英宗没马上答应,朱瞻埈就不停地上书,将理由编得越来越多,说不仅自己老生病,就是“子女宫眷亦多不安,此必水土不相宜也。”明英宗最终拗不过资格很老的二叔,只好“命有司于怀庆建立王府”,随后便让他移藩河南怀庆。
其实,英宗当政时要求移藩的远不止这些藩王,因为是亲叔叔,英宗基本都予以了满足,使得整个朝廷因为藩王搬家问题而忙得团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