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僧习作 | 山居岁月

2018-01-11 18:37阅读:
——2014级本科班 释体月
出家以来,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山里,心中觉得幸运,山居岁月,静谧而珍贵。
剃度的小庙是安微太湖的白云山,四面可见青山,寺侧有溪水一条,松涛竹影里,就只这一处小庙,不远处有稀落的农家,毕竟隔着些距离,并不扰着寺院的清静,挺好。
学僧习作 | 山居岁月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溪。倚仗柴门外,临风听暮鼓。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王维的这首诗挺符合白云山的日子,在山上,只有林木颜色随季节转换,寺侧小溪水随着雨晴的不同而有涨落,这山间最美的音声、乐手便是风,是风带来了松涛虫鸣,也摇动了檐下的风铃,贴着耳边奏出天地间最自然的音乐,又怎是一个美字了得。在山里,太阳和月亮的升起和落下时是最显眼又壮丽的画面,因为周边没有什么建筑,偌大的天地里最显得坦阔无碍,没有什么能障着那天空,最大的舞台让给了日与月,纵然你日复一日望着它们的起落变化,也丝毫不会觉得乏味和厌倦。
学僧习作 | 山居岁月
在白云山宁静的天地里,最日常的自然场景,也变得极富深意。在那种宁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的深山之夜里,整个世界的光凝成了天上一轮月,俯视着这幽深的夜色。如果你愿意,可以透着窗户凝望着月亮渐渐睡过去。
等到清晨,整个天空渐渐透出些许琉璃色,山中几许炊烟升起在空中,像是刺绣扇面上别致轻疏的几缕长丝线,柔和得好看。山前的竹林和花草也渐渐地在清晨中醒过来了,那惺松的绿意里,传出鸟儿们轻轻的叫声,整个山都活泼起来了。
学僧习作 | 山居岁月
其实山里起雾的
时候,是有着如梦般的意境的。翻着一首诗——《终南山》倒很有些恰如其分的相合的感觉,诗中言:“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等到起云雾的日子,漫天的轻雾便罩了远远近近的山和树,眺目远望,天地间的一切变得朦胧而柔和,你不太能分得清雾里的景色,所有的一切都罩上了一件影影绰绰的沙袍,因为看不太清楚,所以人的分别心也跟着减少了。因为看不清,你也不会试图努力去分辨什么,云起罩山,有如仙境。好像有种错觉,有人进了山或许也找不着小庙,若是雾把小庙掩藏起来了,那也是极好的,仿佛也能这样不与世间往来,不知今夕何夕地日复一日过下去。
学僧习作 | 山居岁月
等太阳升得高了,山风吹遍漫山遍野,这山中的雾气也就渐渐散去了,周边的景色像是从画布上显出来似地逐渐清晰起来,天空回归成清亮的蓝色,青山依旧青,山松依然绿。寺院的琉璃瓦片在阳光下依然光辉耀目,叫人不由得想起禅宗有名的那首偈子“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扰封锁,今日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那云雾若是随风散去了,雾中万物便也回归了各自的本来面目。万物曾不改本色,不过当时迷雾中。
学僧习作 | 山居岁月
山里面的岁月,是无数的寂静与平淡终归于一,人与自然生活在一起,一起观照着天地岁月的恒常与流逝,一起看这青山绿水的无言说法。
若是在这样自然的寂静中,悟得生命的大寂静,那该多好,不负山光与春色,青青翠竹也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天地人本是一体,静思俯仰间不离禅机,如是,不负三宝愿解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