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2019-01-11 10:00阅读: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图文@新疆小玉石
“哈尔帕克”是柯尔克孜语,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是白毡帽,意指生活在新疆的柯尔克孜族的男人,他们也是中国最晚看到太阳落山的一个民族,柯尔克孜族的男人一年四季都离不开白毡帽。柯尔克孜族的白毡帽,是用白羊毛细毡做成,帽体的白色,代表着他们最喜爱的羊群;帽檐翻卷,露出黑边,表示茂密的草原;从帽顶到帽檐的卷边处,嵌出四道黑线,象征着赖以生存的河流。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在新疆南部地区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乌恰县,有一处高原草甸,这里水草丰盛,牛羊成群。每年的七到九月,是柯尔克孜族牧民放牧的天堂。从六月份开始,他们就做着准备,将上山放牧所需的生活用品买好,等到草原冰雪融化后,滋养的嫩草发芽,他们就可以举家迁移到牧区,这个牧区,就是玉石上篇博文里说道的玉其塔什大草原。八月的牧场,牛羊成群,天蓝草绿的季节,是牧羊人最开心的时刻,路途中,遇到柯尔克孜族放马的青年小伙,在漫无边际的草原上悠闲自得,纯净的空气,绿绿的草原,蓝蓝的天空,此情此景,让人生出无限的渴望,渴望这样恬静的生活,羡慕这种悠闲的日子。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玉其塔什是新疆柯尔克孜族的语言,“玉其”是数字三的意思,“塔什”是石头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三块石头”,但,无论是外来人,还是新疆本地的其他民族,都没有叫“三块石头”的,依然会有中文标识玉其塔什。如果你直接用普通话说,当地人都知道你说的玉其塔什是什么意思。当你走进这片草原,你会惊喜的发现,这里并非传说中描述的那般庸俗,三块石头,只是译文,而这里所有的内涵,都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的。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如果你想体验新疆柯尔克孜族的人文和民俗,就请你走进草原,走进毡房,走进“哈尔帕克”的游牧生活。这样你才能真正的理解这个民族的文化和生活习性。一般来说,生活在玉其塔什大草原上的柯尔克孜族人,他们的牧羊期只有短暂的三个多月时间,因为玉其塔什属于高原牧场,春季来的晚,夏季非常短,秋季就变天,九月之后,气温会比平原地区底十几度,草场的草被牛羊吃完,也不会很快的长出来,所以,牧民们必须在十月前将牛羊赶回乌恰县。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玉石造访这片净土,其实很偶然,之前听地区摄协的朋友介绍过这里,但一直没有时间去,八月刚好孩子放暑假,借着给孩子检查眼睛的机会,抽出三天的时间,自驾去了乌恰县。由于我第一次去,不知道路线,又遇到道路修护,200多公里的路程,我们开车走了六个小时,下午6点,赶到目的地,刚好赶上柯尔克孜族老人阿帕别克在剪羊毛。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老人家一个人抓羊还是很困难的,于是,他喊来自家的女婿过来帮忙。阿帕别克的女婿是这里的护边员,他家的毡房与岳父的毡房不远,休息的时候,他就会给自家放牧,帮着亲戚干些杂活。闲聊时他告诉我,他在玉其塔什做护边员,每个月有三四千块钱的工资,家里养了五六十只羊,还有五头牛,一年下来,也有小十万的进账。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阿帕别克是个熟练的剪毛工,他说,从十几岁开始,他的父亲就教他怎么抓羊,怎么套马,怎么挤牛奶,如今,已经七十多岁的他,除了抓羊不麻利之外,剪羊毛的手艺那是愈加熟稔。一把大剪刀,在他的手里,咔咔咔,一刀接着一刀,飞快的贴着羊皮,把厚厚的羊毛剪了下来,一点也不会伤着绵羊,看的我是提心吊胆。十几分钟的时间,一只羊就齐活了。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羊毛剪下来之后,阿帕别克把它装进事先准备好的蛇皮袋子里,系上口,挂在毡房的龙骨上,他把刚买的红油漆,蓝油漆,用木棍在羊身上打好记号,一道红一道蓝,这样有利于区分辨别自家的羊和别人家的羊,因为在大草原上,每家都有几十上百只羊,有的羊长得一模一样,为了快速区分羊群,聪明的牧羊人就用最原始的方法来鉴别。收工之后,老人家告诉我,昨天刚杀了羊,今晚就在他家吃羊肉,他指着毡房前,木棍搭起的架子上那张羊皮,用柯语说,真正的羊娃子,好吃的很。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在老人家的盛情邀请下,玉石决定今晚就露宿在他家的毡房里。但必须付钱,老人答应三个人一天连吃带住只要200元,我感觉实在太少,但没有当面说什么。临走的时候,我把给女儿买的全部零食都送给了她的孙子。这就是我们晚上睡觉的毡房,阿帕别克和妻子带着小孙子在地毯上耍跟头,女儿闲来无事,给阿帕别克的外甥女扎起辫子来。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第二天一早,阿帕别克告诉我,他的亲戚今天结婚,他儿子和他妻子要赶回老乌恰县参加婚礼,为了我们一家三口,他决定他和儿媳妇吾如孜古丽留下来,他负责家里的牛羊和马匹,儿媳妇负责为我们做饭,听完之后我很感动。如果不是时间不巧,我很想和他一起去参加柯尔克孜族的婚礼。和阿帕别克一起在草原放牧的亲戚一早来到他家,带着准备好的礼物,开着皮卡车,有电器,有粮油,有羊和编织品等。他们喝完奶茶,吃完萨尔阔勒之后,他们就要参加婚宴去了。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新疆乌恰:“哈尔帕克”中国最晚看到落日的民族
柯尔克孜族牧民阿帕别克家的毡房很宽大,直径足足有五六米,鲜红的地毯柔软舒适,光着脚走在上面有一种痒痒触感。铺盖也很有特色,除了具有柯尔克孜族的色彩和图案外,做工也很精细,特别的厚,特别的暖和,因为高原草场的夜晚,气温很低,虽然是夏季,但晚上毡房里还是给我们生起了炉火,盖着厚厚被褥,还有炉火的温度,让我感受到柯族待人的热情,更让我体会到了游牧民族的淳朴和真挚,有生之年,我希望再次与草原有个约会,与柯尔克孜族的朋友再次相聚,喝着马奶酒,吃着奶疙瘩,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