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茵茵:跟着姐姐游京津

2020-10-16 07:52阅读:

子蕴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茵茵:跟着姐姐游京津

前言:茵茵,我真正意义上的粉丝,一位高傲的上海白领,一个上海南京西路知名大饭店的总经理。因为喜欢我的博客,在好友“初心如如”透露我的行踪后,在上海田子坊“劫道”,“路遇”子蕴姐,从而加入子蕴姐的上海大家庭,成为子蕴的上海嗲妹妹!茵茵的学识和事业上的成功自不必说,她的真诚和执着更是令人感佩。

茵茵到底有多嗲?请看她写过的这一段文字:“ 读着自己屁颠屁颠地赶过去,我不由得又笑了。

其实,我是很孤傲的,为人也很矜持。 从小到大不太合群,骄娇两气的评价跟了我一辈子。可是能入眼、入心的人真的不多。 唯独子蕴姐姐,我是崇拜和打心里信服她
的。

能让我会屁颠屁颠地赶去,能让我用屁颠屁颠这个字眼,真的除了子蕴姐姐,还是子蕴姐姐! 唯一的一个博客,让我跟,一直跟的,终于让我们互相贴近,心灵有了呼应。由此而有了一个亲亲爱爱的姐姐。

子蕴到底有多真?请看我曾经写过的这一段文字: 席间玲(初心如如)告诉我,她的一个朋友,因为喜欢我的博客,知道我来上海,执意要见我,玲说:“她是你的粉丝呀,不能不见。我受宠若惊,我还有粉丝?太夸张了吧?“是真的呀,她已经赶过来了。”当我们在田子坊窄小的,琳啷满目,充满艺术氛围的小弄堂里穿来穿去的时候,远远的,她跑来了。映入我眼廉的她,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中等偏高的个子,圆圆的脸,大气而又活泼。她跑过来,一把抱住我,趴在我耳边娇滴滴的:“我不要做老婆,我要做妹妹。”只这一句话,我就知道她真的看了我的博客,并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在后来的交谈中,我们一下子成了知音。我知道她是一个事业成功的单身女人,文化层次很高,对文学音乐绘画都喜欢,她热爱生活喜欢旅游,特别她对爱情的态度,似乎太过纯情和唯美,与这个物欲横流的现实有些格格不入。我不想破坏她心中的美好,只能告诫她,超凡脱俗的爱情不是没有,但时代在前进,人们的价值观爱情观也在与时俱进”,再找《山楂树》般的爱情,不能说难于上青天,恐怕也是难上加难了……

之后的我在红房子请“家眷”,在镇江酒店请荒友,她都参加了,成了公认的“小姑子”,一下子就有了“狼儿虎儿”般的威风(老式家庭的小姑子在家里掌大权,在嫂子面前有绝对的权威),还别说,因为她是酒店行业的资深人士,两次聚会都是她操办,点餮、配菜、安排的妥妥贴贴,颇有大家风范,而我什么都不用操心,谱儿摆的蛮大,我庆幸“天上掉下个茵妹妹”,我在上海又多了一个知音,笔友,真的好开心,她博客的名字很美,叫“绿草茵茵”。


茵茵:跟着姐姐游京津

茵茵:跟着姐姐游京津

酷暑终于消退了,这个苦夏每天由着姐姐的文字,去京津遥游,乐乎乐乎!

这个姐姐的得来,完全是因为网络、完全是因为文字,其实我们是十多年前就开启了云上结谊的,比现在流行的“云交”,可是超前很多哦!

我和子蕴姐姐其实有着很多不相干没交集,她在北京,我在上海;她当过知青,我一直在城里;她就读过重点高中,我可是连中学也是就近分配入学的。可是就是这样天南地北的两个人,却因为文字让我们相识、相交、相知、相近。而且在我的心里和这个姐姐,很亲近很亲近,认识不久,我曾经写过博客“让我屁颠屁颠地愿意去做妹妹的,也许只有这个姐姐了”,因为我们心相通。

当年,还是子蕴姐姐第一本书的雏型,在博客上诞生时,玲姐姐初心如如给我推荐了她的博客,一读我就迷上了她,起初,我只是个悄无声息的读者,每次想评论,都忍住了。终于、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的写了评论,姐姐即刻就热情地回复了,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们的心连上了。我和姐姐的经历是不同的,但是她的大爱、大真、大善、大量、大气,深深地打动了我,我要做她的妹妹,由此在心里种下了。

那时,姐姐的好多知青妹妹都争相要做她的“妻妾”,可我心里明明白白地想着我是要做妹妹的。终于得知姐姐来上海,那天我其实有点忙,但是还是急不可耐地赶过去,一见着她,我就抱着她,在她耳边说,我要做妹妹哦!完全没有矜持,十多年过去了,但是那时的亲昵气息仿佛此刻也能闻到。

姐姐由此写了那篇感人至深的《天上掉下个茵妹妹》我们完全不生分,没有任何磨合,就彼此信任这以后,只要我们出游,我永远和姐姐住在一起,虽然我的那些“嫂子们”,也许心里是颇有微词的,但是我仗着姐姐的“宠爱”,心安理得地做着“小姑子”。

读着书,我却想起了,第一次在北京,姐姐请我去了盘古七星的盘古大观夜饮,那是奥运刚过,用现在的话来说,那是网红打卡的地方,对着北京美丽的夜景,我俩就着小食豪饮红酒,不知不觉间,每人喝了一瓶,真的是“人逢知己千杯少,酒逢知已不言醉”,要不是人家要打烊了,我们也许还是会不停地说、不停地喝......

由此开始,后来每次去北京,都有一天是姐姐帮我安排的节日,我们去北京饭店品日料理、然后去国家大剧院看演出;姐姐带我去北京的烤肉季吃烤肉,然后去什刹海酒吧喝酒听歌到深夜;为庆贺我当祖母,姐姐又带我去了荷花市场,在一间很大很大的酒吧电影《不见不散》的拍摄地,对着美丽的什刹海湖面,吃着精致的甜点、喝着法国博若莱新酒。

其实自儿子去北京以后,我会常常去北京,可是北京那些最好玩的、最好吃的、最美的地儿,其实都是姐姐带我去的,现在我又跟着姐姐的文字游北京,神游天津,读着,那些美丽的时光都浮现在眼前,掩卷而思,敬佩姐姐的好记性、好笔头,那些细细地描绘里,有着姐姐深深地情意。

想着这一切越来越远离我们,禁不住地惆怅起来。

茵茵:跟着姐姐游京津


题图照片是好友“大眼阿奇”制作,深谢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