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会为何奉行“自己的孩子自己带”

2017-09-08 17:16阅读:
——日本天天“蒋”【9月7日(星期四)篇】
日本社会为何奉行“自己的孩子自己带”
  “吾但当含饴弄孙,不能复知政事”。早在东汉时期,汉章帝的母亲马太后就有了自娱晚年,不问他事的觉悟,并用“含饴弄孙”来形容其乐趣。到了现代,还是有许多中国老人传承了马皇后的美德,将照看孙辈既当作自己的责任,也当作晚年的一件乐事。
  但是在日本,“含饴弄孙”却早已被老年人视为与己无关的一大负担。日本政府曾经为了灵活启用“老年人”这一大群体,不惜出台各种优惠政策让祖父母照看孙辈。不过,日本老年人完全不买账。体力受损、开销增加、毫无自由……来自老年人的控诉不断上升,政策根本无法推行。
  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发现被要求照看孙辈的老年人占到了受访人数的66.4%,而被要求居住在子女家附近的人更是超过了80%。看来,日本人在照看孩子方面,同样迫切需要父母的帮助。可是,日本老年人却没有这个兴趣。
  二战后的日本,曾经也非常流行儿子儿媳外出工作、老人照顾孙辈的模式。但是随着日本进入经济快速发展期,国民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不断提升,崇尚个人自由的欧美家庭模式受到青睐,“父母才是孩子的完全责任者”这一概念开始流行,并逐渐深入日本人的心中。
  许多日本人兢兢业业地工作、辛辛苦苦地照看子女,熬到孩子事业有成、自己光荣退休,终于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时候却突然被要求照看孙辈,就好比一种强迫式的再就业。许多日本老年人对这种占用个人自由的“负担”,表现出极大的不满,甚至会直接拒绝。渐渐地,日本社会也就形成了“自己孩子自己带”的主流意识。
  同时,体力不支也让日本老年人无力照顾孙辈。日本人的年龄一直是个谜,一眼看过去50出头的人可能已经是年近70的花甲老人,这种外表的误会很容易对老年人的体力造成不合理的估算。而日本的超级晚婚化、晚育化日益严重,许多日本老年人年过70甚至80才抱上孙子孙女,即使想照看也是有心无力。
  困难并不仅仅局限在体力方面,日本老年人在经济方面的抱怨也不绝于耳。2016年日本《高龄社会白皮书
》的统计显示,65岁以上的老年人平均年收入为300万日元左右,乍看上去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但是孙辈的七五三仪式、入园贺礼、入学贺礼、生日贺礼、压岁钱……这些钱都需要从退休金中开支。日本媒体统计,日本老年人花在自己孙辈身上的钱超过了年均100万日元。这样来看,300万的退休金还真得省吃俭用才够花。
  含饴弄孙、多子多孙的观念,在日本就这样败给了现实。安倍政府大力倡导“一亿总活跃”政策,让日本女性积极走向社会、参与工作,但是却给家庭带来了另一种负担。让女性生孩子,让女性积极工作,可是她们上岗了,孩子谁来照看?说到底,安倍政府所谓的“一亿总活跃”根本就经不起推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