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都在硫磺岛追悼太平洋战争死难官兵

2020-01-17 09:14阅读:
——日本天天“蒋”【1月17日(星期五)篇】
东京都在硫磺岛追悼太平洋战争死难官兵


20201月刚过一半,日本东京都政府16日在小笠原村(过去的“硫磺村”)举行了“战没者追悼仪式”。参加的人不多,只有54位遗属和一些相关人士在仪式上祈祷、镇魂。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了,当年,在日本发动的太平洋战争末期,美军与日军在这里发生鏖战,大约有2万多名日军“战死”在这里。
1983年开始,每年的追悼仪式都在当时的激战地——如今已经被建成慰灵设施——“镇魂之丘”的地方举行。以往,参加者们都是乘坐日本自卫队的飞机来到现场。现在,这些遗属都已经进入“高龄化”的岁数,从体力上已经无法乘坐自卫队的直升飞机了,他们只好使用东京都政府租用的一般民间飞机。
在追悼仪式上,东京都副知事梶原洋代读了东京都知事小和百池子的致辞,其中表示,“我们希望把这个岛的悲惨历史认真地讲给下一代,让我们一起为实现和平的社会作积极的努力。

遗族们双手合掌,面对着“慰灵碑”,悼念安眠在这个岛上的父亲、哥哥甚至爷爷。然后,他们一个一个地献上鲜花。
追悼仪式结束以后,遗族们寻访了旧的战地。因为当年美军曾经高举着星条旗冲上来的时候,遭到日军在硫磺岛南端的摺钵山和旧日本军医务科濠的顽强抵抗。
在追悼活动上,遗族代表、从事个体户的岩井坚大朗(75岁)在现场表示,今天的和平时代是积累在战殁者牺牲的基础上的。今后再也不能发生这样的战争了。也不应该再有我们这样内心永远充满悲情的遗族了。
岩井坚大朗向媒体介绍说,他的父亲名叫岩井邦藏,曾是陆军上等兵,自己是父亲唯一的儿子。当年,他刚刚出生 8个月以后,父亲就被迫出征,194410月在北硫磺岛战死。我只从照片上看见过父亲的形象。我是被母亲一手带大的。但是,前年年底,我那高龄100岁的母亲也去世了。
母亲活着的时候,曾经多次到硫磺岛参加追悼活动。那时,整个岛上,日本军遗骨四处可见。但是,我母亲找不到父亲的遗骨,因此也就无法为他做收集遗骨的仪式活动。
岩井坚大朗凝望硫磺岛的天空,自言自语地说,“我的父母一定会在天国再见的。”他还眼睛湿润地说,“我真的想早日在这里确认父亲哪怕是一片遗骨。”
2020年是日本迎来战败75周年的重要日子。日本战争遗族的高龄化问题日益凸现出来。近年来,参加追悼仪式的遗族已经从儿子辈转到孙子辈。岩井坚大朗也是第一次带着他45岁的儿子岩井一芳来参加追悼活动。
岩井一芳在追悼现场表示,“我今天来到这里,感觉与祖父有了最近的距离。我也因此能够理解了父亲的感情。今后,我希望带着我的女儿也来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