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老人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处境

2020-03-28 20:13阅读:
——日本天天“蒋” 【2020327日(星期五)篇】
日本老人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处境
新冠肺炎疫情无情袭来,对于日本这样一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来说,无疑又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早在220日,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感染者中,80岁以上老人占到了21.9%。日本《朝日新闻》公布了国内的感染数据,截至323日,国内因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的49人(包含“钻石公主号”邮轮在内),全部为70岁以上的老人。日本国立长寿医疗研究中心则指出,世界性的新冠肺炎感染者的死亡率虽然只有
2.3%,但老龄者则占其中的14.8%。这些数据,在日本社会引起重视。
三月,是日本的“毕业季节”。各个大学、中学、小学乃至幼儿园都是举办应届生毕业典礼的时候。往年,每逢此时,学生毕业典礼现场的家长席上,“半壁江山”为“白发老人”所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终于迎来孙辈的学业成长。但是,今年这样的毕业典礼几乎没有了,或者是改为只有学生和老师参加,或者是允许部分学生的爸爸妈妈作为家长代表参加,或者是改为“网络直播毕业典礼”。一位70多岁高龄的老人十分不满地致函《每日新闻》的“读者来信”栏目,说“参加孙子毕业典礼,应该是我人生的组成部分,现在,我的人生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有了缺憾。”
以往的每天白天,东京大都会以及各大城市的百货商场都可以说是“老年人的天下”,络绎不绝的白发老人是商场购物的“主力军”。商场里的咖啡厅、自助餐厅,更是被老年人“一霸天下”。现在,百货商场里这种“白发如云”的景象消失了,呈现的是一种“门前冷落车马稀”。
与此同时,另一道风景线夺人眼球。当日本出现了对口罩、消毒液、手纸的“抢购热”以后,老年人成为了排队购物的主力军。连日来,《环球时报》记者在东京许多药妆店、超市等门口,都可以看到白发人排列的长长队伍,他们有的是为儿女、有的是为孙辈在参加“抢购”。
日本中央政府、各个地方政府以及一些团体、机构、医院都向老人发出呼吁,要求积极预防。35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向老年人介护机构、残障人士护理机构和保育所等设施,一次性投放了2200枚可以反复洗涤和使用的口罩。大阪府政府则给每位老年人发放三枚布制口罩。为了切断感染路径,许多高龄者设施采取了禁止入居老人与外部人员会面的紧急举措,并且采取对设施内进行每天3次消毒的防护措施。为了消除家属的担心和顾虑,这些介护设施通过传递照片和信件的方式帮助入居老人和家人保持联系。
“少出门”,是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法宝”之一。但是,日本对此进行推广以后,发现许多老年人整日在家看电视,几乎隔绝了与外面的来往,两三个星期以后,他们走路的时候已经摇摇晃晃了。日本老年医学会指出,每位老年人在两个星期期间不行走活动带来的肌肉量减少,相当于7年的肌肉减少量。因此,该会建议居家老人不要长时间坐在一个地方看电视,至少在插播广告期间要站来行走活动;在家里要做广播体操,保持身体活动;天气好的时候,要外出散步,但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每日三餐要保持营养,不要随便对付;每天餐后寝前一定要漱口刷牙,保持口腔内卫生。



日本老人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处境

减少外出,给日本老人带来的另一个负面效果就是“孤独感”倍增。以往,老年人还可以“预约”好后去看儿女孙辈,或者把他们叫到家中来团聚。现在,为了防止感染,亲人们见面的机会急剧减少。日本国立长寿医疗研究中心出台的《高龄者防止新冠肺炎疫情感染指南》,建议老年人与邻居要保持对话交流,与不在身边的亲属保持电话交流;外出时最好与邻居结伴而行,事先要做好预约。
此外,包括《朝日新闻》、《每日新闻》在内的主流媒体都在批评安倍晋三首相只是“要求”学校的学生临时停课,而对更容易被感染的老年人缺乏关心。在日本一家社交网站,一些网友则发出了偏激的“排除老人”言论,认为老人已经成为“日本社会的负担”,现在这场疫情是一场“青年人替换老年人的战争。”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则认为这样的看法会撕裂日本社会,甚至激发老年人杀害年轻人事件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