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谈廿四史(22):张仪与苏秦都曾被戴上“卖国”帽

2020-05-28 11:45阅读:
——读《史记》卷七十《张仪列传》随笔 蒋谈廿四史(22):张仪与苏秦都曾被戴上“卖国”帽
读《史记》卷七十《张仪列传》,就会自然地想起《史记》卷六十九的《苏秦列传》。大家都知道,在四分五裂的战国历史岁月,张仪与苏秦齐名,都是“忽悠”的高手,前者主张“连横”,后者主张“合纵”,成为那个时代舞台的主角。
值得注意的是,苏秦与张仪都曾经被妻子蔑视、被妻子瞧不起。苏秦落魄穷困地回到家乡时,妻子和苏秦的兄嫂和妹妹、小妾一起嘲笑他。张仪的妻子做的更加过分,看到老公在外面蒙受屈辱被打屁股后回到家里,不是用温情暖语给予抚慰,而是冷嘲热讽地说:“嘻!子毋读书游说,安得此辱乎?”面对此情此语,张仪不能用脱了裤子展示遭到“掠笞数百”而伤痕遍布的臀部来“示弱”求得同情,也不能用挥动老拳实施“家暴”进行“逞强”来张扬男子汉的阳刚之气,只能让妻子看看自己的舌头还在不在。当妻子看后笑着说“舌在也”的时候,张仪意味深长地回答是:“足矣。”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口舌在,游说依然行!这,就是事业的基础。
还有,张仪妻子在这里把老公受辱与“读书”进行了直接挂钩,成为中国历史上“读书无用论”的第一个潜在创造者。
在她看来,读书何止无用,读书还可能带来耻辱,而中国历史进程中“读书可能带来杀身之祸”的桩桩事例,又在印证、拓展着这个“女人之见”!这不能说是一个历史的悲哀!
让人感怀的是,张仪不仅在楚国丞相家里因为被怀疑偷盗玉璧而蒙辱挨打,不仅在自己家里辱上加辱地受到妻子的嘲笑,还不得不到不如自己的师弟苏秦的门下,受到数日没有行动自由、只能吃“仆妾之食”的侮辱。但是,张仪没有在这些侮辱面前放弃自己的追求。1960年12月25日,新中国开国领袖在讲述了这段故事后说,“人就是要压力,像榨油一样,你不压,是出不了油的。人没有压力是不会进步的。”这应该是对张仪受辱后奋发行动的一种肯定。这也让我想起小时候看电影《创业》中的那句著名台词:“人无压力轻飘飘,井无压力不喷油。”
还有一点或许不曾为读者注意,司马迁在《张仪列传》中写道,秦国“群臣多谗张仪曰:‘无信,左右卖国以取荣’。”司马迁在《苏秦列传》中也写道,“人有毁苏秦者曰:‘左右卖国反复之臣也,将作乱。”我想,在一部“二十四史”中,司马迁应该是提出“卖国”问题的第一人。对苏秦的卖国问题,司马迁用了一个“毁”字;对张仪的卖国问题,司马迁用了一个“谗”字。显然,司马迁认为这都是莫须有的问题,是硬给张仪、苏秦戴上的帽子,是一种抹黑、是一种污化。谁都不会想到,这种动辄给人戴上“卖国”帽子的事情,从此在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成为一道特殊的风景线。(2020年4月28日写于日本东京“丰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