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谈廿四史(25):白起与王翦政治智慧不同结局不同

2020-05-31 12:10阅读:
——读《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随笔
蒋谈廿四史(25):白起与王翦政治智慧不同结局不同
翻开司马迁《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读了一页,我的手就有些颤抖,同时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这一页上写着:秦昭王十四年(公元前293年),大将白起攻打韩国、魏国,“斩首二十四万”;秦昭王三十四年(公元前273年),白起再次攻打魏国,“斩首十三万”;同年,在与赵国将领作战的时候,“沈其足二万人于河中”;秦昭王四十三(公元前264年)年,白起攻打韩国,“斩首五万”。
我迟迟不想把这一页翻过去,那是因为我害怕看下一页。我知道,在下一页上书写着秦昭王四十六年(公元前263年),秦将白起在与赵国进行的长平大战中,“四十余万尽杀之。”我做着简单的加法,在这四个年头,叱咤风云的秦国大将白起率军在战场上杀了“敌军”84万人!史学家指出,当时中原各国的人口总和是在3000万人左右,也就是说,仅仅一个白起,在战争中就屠杀了当时总人口的1/30!
我知道,有人会说,这是秦王统一中国战争中必不可少的生命付出。但是,我依然觉得这个代价过于巨大、过于沉重。不管它是多么崇高的目标,都不
能无视这84万个鲜活的生命!当然,我也对这样的数字抱有疑问,因为它没有办法告诉我科学的依据来自何处。
就是这样一位在战场上奋勇杀敌、被称为“战国时期四大名将”之一的白起,最后却落得不得不自杀的结局。有人会因此同情白起,有人会以此指责秦王的冷酷,我却觉得白起犯了政治上的最大忌讳——功高震主。他敢于直接提出与秦王不同的战略;他敢于面对秦国的失败大声说出这是因为“秦不听臣计”;他敢于称病拒绝领军上战场;他不死,谁死?司马迁说白起“死而非其罪”,只能说明司马迁的政治站位是有问题的。
再看王翦,同样是战国四大名将之一,辅佐秦始皇开疆拓土、统一六国以后,他同样有过与秦始皇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同样有过称病不起的时候,但他努力不让秦始皇产生疑心,在不得不重新率军出征的时候,他向秦始皇要房子、要地,说是为了子孙,搞得秦始皇“大笑”,认为他没有格局。秦始皇亲自到灞上为他送行,他却在率军出关的时候五次派使者向秦始皇要房、要地,“请为子孙业耳。”对于这样一个儿女情长、贪图小利的将领,秦始皇自然不再怀疑。结果是“秦始皇二十六年,尽并天下,王氏、蒙氏功最多,名施于后世”,王翦晚年也落得一个寿终正寝的结局。
历史是一面镜子。如果王翦也像白起一样,坚持己见,持续装病,拒绝领衔应战;如果王翦也像白起一样,私下“妄议”秦始皇,破坏秦始皇的“核心”形象与影响,他或许比白起死得还惨。如何让自己的政治生涯完满收官,是需要高超的政治智慧的。(2020年5月1日写于日本东京“丰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