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谈廿四史(27):孟尝君堪称“战国版”黑社会人物

2020-06-02 15:40阅读:
——读《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随笔

蒋谈廿四史(27):孟尝君堪称“战国版”黑社会人物
司马迁在《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中,把战国“四公子”孟尝君放在第一位,隐约地表达了自己爱好的态度。因为孟尝君曾经出现在中学语文教材里面,他的知名度也就不是一般。这其中,孟尝君喜欢豢养食客以及最多时拥有三千食客的故事,更是广为人知。可以想一想,孔夫子有弟子三千,孟尝君有食客三千,这是一种何等的不同寻常。
孟尝君为什么这样喜欢豢养食客,我认为与他少年的经历是分不开的。孟尝君——田文的父亲田婴有相当于一个班级学生的40多个孩子,但孟尝君则是“贱妾”生养的。在中国古代社会,一些身为小妾的女人对外自称“贱妾”,那是一种谦虚的表现;而被第三者称为“贱妾”的女人,则真的是地位卑下的女性了。
孟尝君的母亲地位卑下到什么程度?到了怀孕的时候,老公田婴直接对她说:“你不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到了她把孩子生下来后,老公田婴对她大发雷霆。可以想象,孟尝君小的时候是在冷眼交加中度过的,是
在无朋无友的环境中度过的,是在没有依靠的条件下度过的,他内心中始终渴望有自己的一个、几个、乃至一群的朋友。有这样的说法,“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我认为孟尝君就属于后者。
尽管孟尝君非常喜欢交朋友、养食客,但这里面狗肉朋友居多。到他在政治上倒霉的时候,许多人离他而去。以致孟尝君事后发出如此深沉的感慨:“富贵多士,贫贱寡友!”这和战国游说大师苏秦当年先贫后富时发出的感慨——“富贵则亲戚畏惧之,贫贱则轻易之”,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屡读这样的历史,内心会回旋起一种凄凉、一种悲凉,平添负能量,但你又不得不承认这也是社会现实的一部分。
孟尝君如此的少年经历以及成年经历,让他在豢养食客的时候,有些不择手段,或者说不择对象。许多“亡人有罪者”也因此加入他的队伍。孟尝君也因此被称为“战国版”的黑老大。在孟尝君看来,这些犯罪外逃人员,或许更加忠勇一些。他派人到秦国王宫偷盗那件价值连城、“天下无双”的“狐白裘”,应该用的就是这样的“食客”。他路过赵国,被人蔑称为“渺小丈夫”的时候,立即大打出手,“砍杀击数百人,遂灭一县而去”,用的应该也是这样的“食客”。从这个意义上讲,把孟尝君看作是“战国版”的恶黑势力的代表人物,应该也是不为过的。
孟尝君敢和他老爸田婴拍桌子瞪眼,指斥老爸“私家富累万金,门下不见一贤者”,展现出一种叛逆精神;但他大声喊出“将门必有将,相门必有相”,又说明他内心中深深地眷恋着这个曾经出任丞相的家族。历史,就是在这种纠结中展示着人的光明与阴暗。(202053日写于日本东京“丰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