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后疫情时代,日本将从三密变三散

2020-07-01 11:41阅读:

蒋丰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关注
——日本天天“蒋” 【202071日(星期三)篇】
后疫情时代,日本将从三密变三散
新冠肺炎疫情对于日本的打击与影响,已经远超2011年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据日本帝国征信公司的统计结果显示,截至515日,新冠肺炎已经造成日本37个都道府县的152家企业倒闭,数量最多的是酒店和旅馆,为34家,其次是餐饮店,为19家。
日本帝国征信公司东京支设情报部部长赤间裕弥还推测,在2020年内,日本将会有上万家企业因新冠肺炎疫情倒闭,停业或歇业的企业也将达到25千家。
亚洲开发银行(ADB)首席经济学家泽田康幸认为,日本采取的疫情对策重视补贴个人收入和企业收益,政策规模也比较大。今后即使爆发第二波和第三波疫情,损失额也不会超过此次预测值的2倍。
然而自进入6月以来,日本千叶县近海发生6.2级地震,九州北部地区暴雨,长崎县五岛市的降水量50年一遇,佐贺县与长崎县的25
万户人家被要求紧急避难。祸不单行,竟至如此,难怪人们纷纷要求重启2020
以上这些,还只是看得到、算得出的损失,而真正对日本人生活方式和精神情感所造成的影响,是一个慢慢浮现的过程。日本著名作家、菊池宽奖、NHK放松文化奖、每日出版文化奖得主五木宽之等社会学思想家指出,后疫情时代的日本,将从三密变为三散。
三密,指的是密集、密闭、密接。那么三散呢?
第一个散,是扩散。病毒在扩散,虚假信息也在扩散。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信息,成为最近半年乃至今后半年都最为人们所关注的。自从日本政府开始发放10万日元的“特别定额给付金”,社会上就出现了一系列新的与此相关的诈骗形式。至于所谓的可以预防及治疗新冠的花岗岩、蒲公英茶等,更是人们自发地、积极踊跃地加入了宣传、购买的队伍,出于好心将这些信息扩散到自己的朋友圈和家人群。所以,五木宽之等认为,看似你无意中获取到的并且扩散出去的信息,其实都是有意识发布的,不要掉入信息的圈套,不要看到与疫情相关的就顺手转发,你以为的能帮到一人是一人,很可能就成为了骗子的“帮凶”。
另外,那些发生过集体感染的医疗机构和治疗新冠患者的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其个人信息及家人的信息被散播到网上,因此遭受多方面的中伤。比如京都市上京区的堀川医院曾发生过集体感染,在其后的问卷调查中得知,146名医护人员里有96人被诽谤、恐吓。其中有10名医护人员的家人被工作单位强制不许出勤,有4名医护人员的家人被工作单位开除。人人都是出于自我保护以及自认为要保护更多人的目的,就将网络暴力与职场暴力正当化。
第二个散,是逃散。也就是从现在居住的东京等人口密集的大都市,逃散到感染风险小、生活成本高的小城市。对于日本年轻人来说,大城市的魅力在于就业机会多,但生活压力是
经过这段时间的居家办公的尝试,大多数企业及“企业战士”都认识到,没有必要将所有员工都集中在一个地方工作。日前资生堂社长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也明确表示,疫情平息后,也将安排五成以上的员工继续居家办公。日本时事通讯社622日公布的调查结果也显示,有7成的上班族在经历过居家办公后,已经不想再去公司上班。其主要原因就是“可以搬到房租和地价便宜的地方城市,利用网络远距离上班”。
第三个散,是分散。在新冠肺炎疫情对策上,日本各地方政府都是根据实际情况,采取不同的对策,或禁止与邻县往来,或在中央政府下决定前,自己先发布“紧急事态宣言”,软性封城,被中国网友戏称为“散装日本”,即权利的分散。
受疫情影响,日本各大学和专科学校目前还处于在线授课的阶段,不开放校园,日本政府也正围绕是否要将入学季从每年4月改为每年9月展开探讨。在线授课,这是日本教育界前所未有过的革新与尝试,各大学都在摸索中前进,没有固定的范本与模式,各有各的特色,一些老教授适应能力不够快,课程的进度就拖得很慢,形成了教育资源的分散。
日本自然灾害频繁,所以各都道府县市区町村都设有避难场所,或者是公民馆或者是大中小学的体育馆等,瓶装水、罐头、毛毯、口罩、手套等灾害应急装备都一应俱全。但在疫情笼罩下,避难场所势必难逃三密状态,即密闭空间、密集人群和密切接触,造成集体感染。为此,日本部分地方政府开始扭转思维,从一直以来的集体避难场所,改为劝说大家分散避难,比如以家庭为单位购买室外简易帐篷等,设法与人群隔开。
三密,是目前日本人极力要避免的状态,而三散,则势必成为日本人想避免也避免不了的社会发展趋势。与其被动接受,不如主动去适应。无论如何挣扎,无论疫情何时平息,我们都是回不到过去了。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