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谈廿四史(57):扁鹊“六不治”彰显中医传统医德

2020-07-02 14:51阅读:
——读《史记》卷一百五《扁鹊仓公列传》随笔
蒋谈廿四史(57):扁鹊“六不治”彰显中医传统医德
追根寻源,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五《扁鹊仓公列传》,实际上是他所创《方技传》之祖。这是司马迁史学创新的又一表现。
有意思的是,司马迁本意是要给西汉名医仓公立传的,他把春秋名医扁鹊加入进来,并且置放在仓公的前面,目的是讲述仓公药方的源头,增加其公信力。但是,司马迁没有料到,本来被他作为“灯泡”引入的扁鹊,到了后世却比仓公还要有名。至今,中学历史课本里面有扁鹊而无仓公,学生们知道扁鹊的望、闻、问、切,却不知道仓公,更不要提他那些祖传药方了。
在本卷开篇的地方,司马迁给读者回放了扁鹊从长桑君那里接受祖传药方的一个又一个珍贵镜头——分镜头之一:扁鹊年轻的时候,是旅馆的前台负责人。分镜头之二:一位姓长桑的旅客在这里小住。分镜头之三:扁鹊感到这位旅客有点与众不同,“独奇之”,但并没有细查他的身份证件,也没有报警,而是给予热忱的接待,“常谨遇之”。分镜头至四:获得良好的服务后,“长桑君亦知扁鹊非常人也。”两个人从此开始了十多年的交往。分镜头之五:有一天,长桑君“呼扁鹊私坐,间与语曰;‘我有禁方,年老,欲传与公,公勿泄’。扁鹊曰‘敬诺’。乃出怀中药予扁鹊。”这种老中医传承药方的故事与传说,我们在各种文艺媒介中屡见不鲜的,但司马迁赋予了他特殊的情怀。
被授予者的秉性品德非常重要。
他对新鲜事物要有好奇之心,他对社会要有敬畏之感,他对过往旅客要会诚恳接待,他必须是一个“非常之人”。寥寥几笔,司马迁把中医的品德勾勒出来。这成为今天中国人观照中医的历史参照物。
当然,司马迁也给后人留下了难以置信的传奇景象:长桑君不仅把祖传药方交给了扁鹊,还把手中的中药也交给了他,并说服这药需要用露水,饮用三十天以后就能透视隐秘之物。然后长桑君飘然不知所去。而扁鹊也真的听话,一连气服用三十天,结果是从此能够隔墙看到墙另外一边的人,从此用来珍视疾病,从此可以看见患者的“五藏”——心、肺、脾、肝、肾。这不就是今天医疗X光透视的先驱吗?这不就是今天医院CT的前驱吗?这不就是不屑于中医的西医所使用诊疗法吗?我们不会相信司马迁的描述,但我们又不得不相信司马迁的描述。司马迁的神来之笔肯定让后世读者处于疑信的摇摆之中,而中国的中医就是这样一路走来。
其后,掌握了祖传药方的扁鹊给自己规定了“六不治”原则:“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赢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今天,重温这“六不治”原则,有人说感受到的是预防医学、心身医学、社会医学和医学社会学,我则感受到的是中国传统医学中的医德。(202061日写于东京“乐丰斋”)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