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蒋谈廿四史(135):“屠狗”铸就了樊哙“斩首”战功

2020-09-29 14:41阅读:

蒋丰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关注
——读《汉书》卷四十一《樊郦滕灌傅靳周传》随笔
蒋谈廿四史(135):“屠狗”铸就了樊哙“斩首”战功
班固《汉书》卷四十一《樊郦滕灌傅靳周传》堪称是一卷星光灿烂的“英雄谱”,这里所谈论樊哙、郦商、夏侯婴、灌婴、傅宽、靳歙、周緤,个个都为刘邦汉初大业立下赫赫的功勋。这种“团队”凝聚后迸发出来力量,让人们再次体会“十指抱拳力千斤”的道理。
这七位功臣中,我对樊哙的印象最深。显然,这与中学课本里面曾经出现过的《鸿门宴》有关。不过,当初樊哙给我留下来的是一个“吃货”的印象,让我难以置信的是能吃——能吃一条猪腿,能喝——能大杯喝酒,居然也算是一种本事,居然也能气壮山河地压倒对方——项羽,让刘邦借着上厕所的机会逃跑。值得多说一句的是:厕所,也是中国历史的重要舞台。
这次翻开《汉书·樊郦滕灌傅靳周传》,首先映入眼帘的还是樊哙,以及那一行字——“以屠狗为事”。在今天,这是一个绝对不敢拿出来“晒”的职业。在当时,就敢堂堂正正地写出来。再往下读,就感到后背有些冒凉汗,叙述樊哙在各个战役中的战果文字出现了——“斩首十五级”、“斩首十三级”、“斩首十六集”、“斩首十四级”、“斩侯一人、首六十八级”、“斩首八级”……或许,在樊哙看来,“斩首”并不比“屠狗”的难度大,反过来也可以说,“屠狗”造就了樊哙“斩首”的基本功。记住,不要看不起一个“杀狗的”!也就是说,不要随便看不起任何人,有可能你看不起的人,就
是你惹不起的神!
让我最为感动的就是汉高祖刘邦患病期间,谁都不愿意见,只留了一个宦官照顾自己。群臣们也“莫敢入”。十多天后,樊哙不管不顾地冲了进去,各位大臣尾随而入。这个时候刘邦正躺在那个宦官的身上。樊哙双眼泪流,与刘邦一起回首往昔峥嵘岁月,“始陛下与臣等其丰沛,定天下,何其壮也。”指出刘邦现在的做法可比秦二世和宦官赵高。结果是刘邦也被感动了,“笑而起”。非有赤胆忠诚,是做不出此事的。
夏侯婴对刘邦是有两次“救命之恩”的。一次是刘邦开玩笑误伤夏侯婴,结果被投入监狱关押一年多,遭受鞭笞刑数百下,最后还是在夏侯婴的“证词”下得以释放。另一次是刘邦兵败逃跑时为了减轻负担,曾狠心地把一对小儿女用脚从车上踹了下去,是夏侯婴下车把孩子们抱上来,保全了这两个孩子的生命,也保全了刘邦的后代。身边能有如此忠臣,刘邦怎能不胜?!
灌婴出身也不好,就是在睢阳的一个推销丝织品的小贩。尽管灌婴跟随刘邦期间屡立战功,但我觉得灌婴更大的功劳应该是在刘邦过世后积极投入消除诸吕的“运动”。如果没有灌婴这批老臣们的参加,这场“运动”也就不可能胜利收手的。
七位功臣,我就不一一数来。刘邦,应该为有这样的团队,感到自己三生有幸的。(2020818日写于东京“乐丰斋”)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