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日本“老人内阁”不想被时代抛下

2020-10-15 18:40阅读:

蒋丰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关注
——日本天天“蒋” 20201015日(星期四)篇】
日本“老人内阁”不想被时代抛下
9月组成的菅义伟内阁,被日本社会揶揄为“老人院”,因为本次内阁成员们的平均年龄达到了60.4岁。作为执政党的自民党内部,干事长、总务会长、政务调查总长这几个重要人物的平均年龄更高达71.4岁。年龄,或许代表着经验,但在某些方面,也可能会阻碍新生事物的发展。
在网络化与数字化进程方面,日本与世界发达国家、第三大经济体等身份不符,一直为人所诟病。在IT概念被热炒的千禧年,时任日本首相的森喜朗在公开场合甚至将“IT革命”说成了“它(英文it)革命”。
曾任日本奥运担当大臣同时兼任网络安全副本部长的樱田义孝,在201811月的一次众议院会议上,面对其他议员的质问,竟然回答“自己并不亲自使用电脑”,而当有人质疑日本的核电站资料是不是也通过USB进行存储,会不会受到黑客攻击时,他竟然回答:“使用的时候会打个洞吧,具体细节我不清楚。”因此成为了国
际笑谈。颇有些“举秀才、不识书”的意味。
如今,老骥伏枥的菅义伟掷地有声的抛出了数字化这一课题,并为此设立了数字厅这一专门机构。设立数字厅的初衷是建立政府各级部门之间的大数据平台,打通各个部门之间的行政壁垒,集约工作成果。作为数字厅的掌门人——IT担当大臣的平井卓也,同时也被赋予了个人号码卡制度担当大臣的重任。
918日,平井卓也在接受《ABEMA Prime》采访时表示,数字厅在筹备之初,会借助经济省、总务省的建筑进行办公,但在人员构建方面则面向社会开放招聘,尽量给年轻人一些机会。与此同时,他还表态,“如果不能把这件事做好,就太对不起首相了!”。东京都副知事宫坂学也通过SNS表示,将要打造一个数字化的都厅,让都民享受到网络办公的便捷。
网络办公的确便捷,但作为维护国家机器正常运转的内阁,都会出现大臣不会用电脑的问题,对于日本社会上的普通老年人来说,数字化的普及就更难了。
眼前刚刚发生过鲜活的案例,而且是全社会性的。就在今年5月,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日本政府发放10万日元“特别定额给付金”,有个人号码卡的人,可以通过网络申请,大概在政策出台后的一周左右就能收到钱。
而没有个人号码卡的人,则只能等各级行政单位的工作人员把纸面通知单寄出,收到通知单并填写申请后再寄回。工作人员收到填写后的通知单,确认无误,才会逐户发放。这样的一个过程,就需要超过一个月的时间。
据《日本经济新闻》的统计结果,截止这一政策落地,日本社会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开通了个人号码卡。开通的人,不懂得使用方法;没开通的人,急于开通。一时间,日本各地方政府的办事窗口,挤满了前来咨询和办理相关业务的市民。
另据日本《读卖新闻》消息,千叶县松户市一名叫大谷刚的无业男性,因为亟需“特别定额给付金”却又没有个人号码卡,工作人员让他办理,他又弄不明白流程,最后急得手持16厘米长的刀具冲到了松户市政府,被现场逮捕。
尽管日本经历了疫情,但目前还没有取消现金交易,进出也不需要智能手机扫健康码,甚至连网络打车的App都普及得磕磕绊绊。据《朝日新闻》报道,就连东京都政府每日用来收集各医疗机构发送来的检测结果,都是通过传真机来完成。
所以,在公共领域,日本老年人还没有明显感觉到因为数据化而被时代抛下的不便,也还没有被边缘化。但如何让老年人无障碍地共享信息化的成果,进行数字化的“扫盲”,是所有高龄化社会都必须直面的问题。这,关乎每一个人的未来。 (本文首发于《环球时报》)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