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蒋谈廿四史(146):“宫斗剧”中“好酒使性”的教训

2020-10-20 15:33阅读:

蒋丰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关注
——读《汉书》卷五十二《窦田灌韩传》随笔
蒋谈廿四史(146):“宫斗剧”中“好酒使性”的教训
读班固《汉书》卷五十二《窦田灌韩传》,很累。第一是因为里面的人物关系错综复杂;第二是因为整个内容就是一部“宫斗剧”。一位一直在跟读#蒋丰谈廿四史#随笔的读者告诉我:“我就喜欢看有血性味道的宫斗剧”,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爱好,反正我不喜欢。当然,这种血腥味道的“宫斗”,不会因为我的不喜欢而不存在的。
本卷题目中的“窦”,指的是汉文帝窦后的侄子窦婴;“田”指的是汉景帝王后的同母异父的弟弟田蚡。这两个人,确切地说,都算是“外戚”。“灌”指的是武将灌夫,“韩”指的是官至御史大夫的韩安国。看看,一卷之中,有外戚,有武将,有文官,似乎不用看就可以想象发生什么事情了。司马迁在《史记》中把两个外戚——窦婴、田蚡立为一传,同时把灌夫附在后面,给那个创造了“死灰复燃”典故的韩安国单立一传。不知道为什么,班固在《汉书》中把他们合并在一个传记里面,是因为看热闹的都不怕事大吗?
窦婴的人生,实在是被几场酒给耽误了。一次是尚未成为皇太子的汉景帝与弟弟梁孝王刘武喝酒的时候,酒酣语多,竟然敢说“千秋万岁后传王”——“我死之后把帝位传给梁王”。非常喜欢小儿子刘武的窦太后在场听着十分高兴。这时,同样在场的窦婴则端起一杯酒献给汉景帝,说:“天下是高祖打下的天下,
帝位应当父子相传,这是汉朝立下的制度规定,陛下凭什么要擅自传给梁王!”自家的侄子,居然与姑妈如此不一心,窦太后真是恨得牙根痛,于是把窦婴开除出宫籍,逢节日也不得进宫朝见。直到平叛“吴楚七国之乱”时候才被重新起用,因为战功而被封侯。
窦婴声名显赫的时候,田蚡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郎官。有机会到窦婴家陪侍酒宴的时候,“跪起如子姓”,也就是说跪拜起立尊敬有礼像窦婴的子孙一样。
再一次就是窦婴在官场不得意的时候,已经成为丞相的田蚡虚情假意地表示想来喝酒。窦家上上下下忙活着准备酒食,没有想到田蚡说他就是随便说一说,早已经忘了。最后,虽然不得不来,肯定是没有酒欢只留心怨的。
田蚡迎娶燕王的女儿做夫人的婚宴上,邀请窦婴、灌夫等到场。这个时候,田蚡的邀请意在显摆,而不是情谊,所以并不把窦婴等当作真正的“贵客”。灌夫前来敬酒的时候,田蚡根本不肯一干而尽。最后,这场婚宴酒席成为仇恨相争的导火索。
结局是窦婴败下阵来,元光四年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在渭城大街被斩首示众。窦婴、田蚡虽然同为“外戚”,但此时窦太后已经不在人世,属于没有后台的外戚,田蚡的姐姐是汉武帝的母后,正在任上,自然得到庇护。这其中,“好酒使性”,真的是一个沉痛的历史教训。(2020829日写于东京“乐丰斋”)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