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岁月的味道浸润——东京都“山本亭”园林散记

2020-11-19 11:14阅读:

蒋丰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关注
常常有人说,“危机,就是机遇。”也常常听人说,“破坏,带来的就是创新。”那天,风和日丽,从位于东京都葛饰区柴又帝释天的《寅次郎纪念馆》出来,我并没有继续沉浸在日本这位“草根影星”的桩桩往事之中,而是脑海里面突然冒出了这些话语。因为我知道,这附近的日本式庭院“山本亭”就是在1923年关东大地震后兴建的,其后用了30多年的时间不断地重建、改建、添建,一直保存到了今天。
追根溯源,如今成为东京都观光胜地之一的“山本亭”,在很早很早以前是“庄屋”铃木家的土地。我们很多人都知道现在东京街头也有许多名为“庄屋”的“居酒屋”,却不知道“庄屋”的真意是什么。我们还经常喜欢说一句调侃的台词,那就是“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其实,“庄屋”就是日本江户时代的“村长”。即使今天在中国,也很难看到街头有以“村长”、“乡绅”冠名的小酒铺,而日本传统农村的“庄屋”依然拥有着、延续着、拓展着市场。不知道我这句话,会不会给中国带来一个新的“创意市场”。
话往回说,当时日本的“庄屋”——铃木“村长”就知道搞乡镇企业了,在这块土地上建了一个造瓦工厂。到1923年的时候,一场罕见的关东大地震,给东京带来房倒屋塌、火灾四起、人员伤亡惨重,这个工厂也陷入“全灭”状态。于是,铃木村长把厂址转卖给照相机零件生产厂家的经营者山本荣之助。那个年代,照相机零件生产厂家应该算是“高科技”创新企业,手头上的票子不会成问题的。如果仅仅是因为有钱,那也没有什么聊的,可聊的是他在建设工厂的同时还建设了这样一座和式庭院——“山本亭”,从而让这里“旧貌变新颜”。由此,也可以看出当时日本城市企业家与乡镇企业家的不同。当然,我们也没有必要都往“素质”上去靠。
岁月的味道浸润——东京都“山本亭”园林散记

走进“山本亭”,购好门票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脱鞋、存鞋。在迂回、曲折的长廊中,无鞋而行,实际上是在温馨地提示你已经进入了一个静谧之地,以致让人非常自觉地把说话的嗓音放低。而这种静谧带来的“静谧之美”,应该是日本式庭院的共同特点。
或许是因为建园者是一位企业家,或者建园的年代是日本积极汲取外来文化的时期,“山本亭”被称为“近代和风建筑”,也就是“日西结合”的建筑风格。难怪在美国发行的日本庭院专业杂志也会对它进行介绍。
我轻轻地踏着“榻榻米”,穿过那张贴着雪白“和纸”的扇门,拉开一格一格小小玻璃方窗组成的屋门,坐在屋檐下,静静地欣赏庭院的风景。
这个时候,作为一个中国游客,能够想到的是欧阳修的“庭院深深深几许”,想到的是苏轼的“深深庭院清明过”,想到的是李清照的“晚风庭院落梅初”。满眼皆绿,但绿得错落别致。那修剪得当的松树的深绿,那池塘边叫不出名字的植物的浅绿,那俯身依傍着石塔的枝叶攀缠的多色之绿,那水井边踏痕残留的青苔之绿,都在传递、散发、流溢着难以言喻的“静谧之美”。
岁月的味道浸润——东京都“山本亭”园林散记
退回房间,席地盘腿坐在薄薄的软软的红毡上,穿着和服款款而行的“大和抚子”把白绿相间的一碗抹茶放在矮桌上,那种我们认为土得掉渣的“红配绿”居然在瞬间显得是那样的和谐。绿色洗心,红色燃心,我感到洗后再燃的那颗心会有一种“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冲动。
据说,这座庭院是一座“书院式庭院”。对于我这个拥有“三房”——三个“书房”还嫌不够的人,奢望的是在有生之年再能够增加一、两个“书斋”,希望的是能够不时地在“书院式庭院”中踽踽独行、徜徉……
如今,“山本亭”已经成为东京都葛饰区政府的财产了。到底是山本家后续无人,还是山本家后人无力“供养”,我也说不清楚。但物几转手的历史,总会让人生发出一些感慨的,其间浸润的岁月的味道,也是回味无穷的。好在,它已经成为“东京都选定历史性建筑物”,类似于中国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让它得以在熙熙攘攘的游客的打卡中静谧地延绵、传承。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