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

2020-02-13 16:20阅读:
“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
“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


我们常说:人之所以痛苦,来源于内心的欲望和恐惧,也就是“怕”和“要”,当你处在“怕”和“要”的黑圈中,即使外在表现是多么的积极努力,多么为他人着想,并为此付出很多……却都不是件好事。



因为“怕”和“要”,会给你带来沉重的心理负担;会在你承受不住时,以情绪的方式出现;会让你成为没有情感的机器;会让你身边最亲近的人很痛苦,甚至会让他们远离你;或者让你把自己耗尽耗干……



与“怕”在一起的任何形式,都会成为痛苦之源,并且有“怕”就一定会有“要”。就比如“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



难道回报父母是错的吗?



A27岁,父母起早贪黑地做些小生意,靠几十年的努力把她们姐弟三人拉扯大,供他们上大学,活得很不容易。她的父母做这些没想过要她回报什么,但她因为心疼父母,就把“回报父母”当作对自己的要求,自己给自己压力。这种“怕辜负”就成为了她内在最深的恐惧,成为她痛苦到无力的最深层原因。



有人会说:“有压力也不一定是坏事,它可能是动力之源啊?”



我们先来听听小A的自述:
“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
“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
这两天被一些家长问:为什么会形成“害怕辜负父母而想回报父母”的人?我们做父母的要注意些什么,才不会让孩子有这些心理负担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此刻的我,并且我是自觉自愿的,根本毫无意识的一种反应和行为。



而此刻,我明白了:



我和我的父母彼此都非常善良,只是父母真的爱我们,但不是真爱我们;我真的爱父母,也不是真爱。我的父母不是好父母,也不是坏父母,而是伟大的父母。他们义无反顾、倾尽全力地用他们认为的“爱的方式”爱着我们,给了我们他们能给的最好的东西;而我也想着倾尽全力地用我认为的“爱的方式”(即回报的方式)去爱他们并且可以委屈自己,只要父母开心,我就开心和安心。



我知道自己得来的一切都饱含了父母艰辛的汗水和心酸,我怎能辜负他们呢?



正是这样的信念支撑着我要去努力要去上进。在努力的过程中,或者在我疲惫时,我甚至都不敢奢求父母理解我心疼我,因为我告诉自己要去理解他们心疼他们。



最后发现,我怎么努力也没能成功地让父母觉得我可以成为他们的依靠,没有让他们能够不那么辛苦地工作,没有做到给他们减轻负担,还给他们增加了很多烦恼和痛苦,也没有让他们觉得子女是有出息的,也没有让他们可以享受天伦之乐……这让我痛苦不堪!



所幸,在我走进婚姻家庭之前,遇见了爱与幸福,遇见郑老师,他在个案十一,郑老师引导我看见了真相。否则,我可能会把这份“怕”传递给我的家庭,对我最亲近的人用“要”的方式来填补“怕”的黑洞。如同,现在对我的弟弟一样。



我的弟弟,是家里最小的一个,被父母溺爱着,也被父母高期望高要求着。父母把弟弟交给我管,因为从小我很听话很努力很上进,我大学学的专业之所以是心理学,就是当时弟弟有些叛逆,让父母很不开心,我想学了心理学就可以走进弟弟的内心,帮助到弟弟,也就能帮助到我的父母,我以为这就是爱弟弟。



但是,直到今天,我才清楚地意识到:原来我从没爱过弟弟。

谓的爱是让弟弟别那么叛逆、要乖要听话要努力,别让爸妈担心和操心,别伤了爸妈的心,我要弟弟像我和我的姐姐一样,成为我和姐姐的样子。


这些“要”的背后是:我只在乎父母开不开心,却没想过弟弟的内心是否真正开心?弟弟需要什么?我从没关注过他是谁?只在乎他成为谁!



我都是怎么做的呢?



我可以给弟弟钱,替他分担房贷,只是想让父母知道弟弟可以赚钱,有能力养活自己,这样父母可以对弟弟放心,父母就可以安心,却不知道这是在溺爱弟弟的同时,又否定弟弟让他更加确定自己不行!甚至他已经认为自己不行,失去了自信心,而不再尝试去努力了。他显现出来的样子就是没有责任没有担当。



今天我知道了,这只是他无力反抗两个姐姐的道德捆绑,他做不了真正的自己,就把自己深深藏起来,我很久没在家里看见过弟弟开怀大笑的样子了,常常看到他一个人弹着吉他的身影。当时,我把这当作是沉迷个人世界里不管不顾的行为,我心里有很多的不满和气愤,我怨他不扛起家庭的责任,殊不知他是在独自舔伤,因为有吉他有音乐,他才能度过煎熬的难过的日子,才能找到共鸣,不然都活不下去吧?



我看不到他是谁,却要求他成为那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父母的好儿子。



我好像也明白了:
自己为什么不敢和很多人走近,也不敢接受别人对我太好。



因为别人对我太好了,我的心会变得很沉重,我怕辜负别人对我的好,我承受不起辜负了别人的那种自我谴责。所以,我与很多人都保持着距离,这样就可以不用承担这个风险,我就安全了!



因此,在与别人的交往中,我只想着怎么努力地回报别人,而不会想着怎么对别人好,怎么爱别人。要么我不关注对方,忽视或与对方保持距离,要么我爱得很不纯粹,就是努力干活来回报对方。回报不是真爱,我不懂得什么是真爱。

这就是真实的我!

今天,我看到很多人生命的真相,也越来越看见自己真实的状态和背后的真相。

今天,沉重的自我捆绑开始松了。

父母对我的好,对我的积极影响,我会开心而轻松地传承下去。



我要记住郑委老师送我的这段话不要回报父母,因为根本回报不了!他们给我的是“命”啊,我不能拿命来回报他们!所以,我要活出独一无二的自己,去爱他们,去用爱反哺他们,去爱这个世界!



我要记住读这段文字和看见真相时浑身发抖的那一刻。我知道了,我要真实,心扉打开,才是“开心”,开心了就会更加真实,只有把黑暗放在阳光下,心才能打开!我需要的是勇气。

“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 “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
看完小A的自述,是否能够回答我们最初的这个提问:难道回报父母是错的吗?



父母也爱我们,他们发自内心地不想让我们为了回报他们而有压力地活着,我们不要活成父母想要的样子,而是活出独一无二的自己,学会爱,也学会被爱,等父母老了,我们用学到的爱好好地反哺他们,让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光明,这才是最大的回报!



在“要”和“怕”的推动下,产生的压力,确实可以成为一个人努力上进的动力源,可这种“怕”不会带来真正的开心,也不会让身边人开心,还会让人一辈子感受不到幸福和快乐,只有焦虑和痛苦。



“怕辜负”的人,除了怕辜负父母,也会怕辜负一切爱他的人。他们内心真实的声音是:

“我很害怕辜负爱我的人。”
“你对我这么好,我怕辜负你,我会很累的。”
“你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拥有这份好,我需要努力回报,才配拥有,才能心安,才不相欠。可是,我也是个生命,我多想拥有不需要回报的爱啊!”



并且,回报的方式,也会给对方带来压力,这都不是真爱!

“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
“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 “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 “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 “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
“我怕辜负父母,我要努力回报他们”结果却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