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羔一世,花草一生

2015-09-04 10:43阅读:

作为羊羔,有吃草的权利,有想娘的权利,有嗲的权利,有想吃草就吃草,不想吃草就来几句美声的权利。羊羔作为生灵,自有其优势和权利。比如,找到一块青草坡,一扑棱一扑棱的花,兀自绽放。就耍赖,就走不动了,斜躺花蓬好乘凉,好风光啊。这世上,有好多种福份。富翁的福份,穷汉的福份,羊羔的福份。各有特色。各有其美。羊们的福气,祖祖辈辈在沿用。羊们是游牧民族,吃一个地方,叫几声,转移。叫几声,吃一个地方,再转移。好不惬意!
羊羔若是白的,就披一头白卷卷,非洲小子一样,一脑袋密密麻麻的花卷卷,贴在头皮上。梳也梳不直,扯也扯不展。化学药水管点儿用。但顶多一月兩月的,原打原啦。再怎麼噘嘴鬧脾氣,都是闲的,卷卷才不管你有何嗜好呢,一定要卷回本色,卷出浑身舒泰。人类生来好折腾,于是从折腾头发开始,药水熏,高温烫,百般酷刑,全上。头发是俊杰,颇识时务。大卷小卷,拉直拉弯,都呵呵一笑,处之泰然。那是好汉策略,是勾践在卧薪尝胆。
燕子,总归要向南飞。本性,弹簧一样,迟早要弹回去。万物总归要回归本性的。回归母亲初给的模样,带着母亲的样子,母亲的味道,行走江湖,才叫活人呢。
羊们郁闷啊。明明黑羔有黑羔的美,人类脑子有病。偏认为白羔好!稀罕白羔,偏心眼。羊们实在纳闷,郁闷啊。咩咩。让我先好好和那边的同伴大哥打个招呼吧。咩咩,伙计,日子怎么样?人类真能瞎折腾啊。咱们聊上几句,平平心气。
别看我们羊小,心怀却不小。我们多么善于倾听啊。低头,低调,默默无言,踏踏实实,满眼青草,满肚子老成,不信就来瞧瞧,我们是多么寡言惜语的一类。实在烦了,就慢悠悠,懒洋洋,咩咩两声。叫声虽然缺乏悠扬,不流畅不圆润。但纯属原生态嘛。俺们除了声音弱项,其余的还好吧?有自知自明,有信仰信条。说话少,吃草多。脚底的,前头的,后头
的,广袤无垠,多么丰盛啊。羊们真是好运气,降生在藏满美食的乐园。
你瞧瞧,草叶间的晨露,多像一颗颗游走四方的小太阳。羊们有福呀,玉液琼浆,那是天地的大礼。前生有德有能,才能承受今世的福祉啊。羊们不爱四处传播是非,羊们是一个信奉沉默是金的家族。抵抗暗潮汹涌,心静眼明。站在高坡顶上,遥望太阳缓缓升起,给草地带来欢腾,给家族带来安全,给崽子们带来温暖。草地开始肥硕,蚂蚁开始疯忙,蚁们的心眼咋就那么窄呀?光看眼眉子底下的世界,老围住土窝转悠,太恋家,有什么好?不过,他们的专注劲儿,够美气!羊们喜欢,羊们借鉴,羊们专注地啃草,啃累了,也专心纳闷,走神。
羊们睡觉,是最安静的时候,也是最惬意最幸福的时候。没人来打扰羊们的春秋大梦。总是青草鲜花,风吹草低。骑一匹匹骏马,遨游太空,贪恋青草。天底下,最好吃的,不就是嫩草嘛。
惆怅久了,羊们就沿草坡转悠,劳其筋骨,但不饿其体肤。羊们很懂得保养自己哦。羊们其实是幸运一族,生而不为吃喝发愁,一辈子干净体面,悠闲散漫。不像邻居猪们,一辈子挣不到几桶美食。
羊们这个家族,以肥为美。所以男羊胖,女羊更胖。吃,是一生一大快事。一年一月一天,一时一分一秒,不离美食,岂不美哉?
羊族爱好和平,讲求缘分。没缘分,怎么会齐聚茫茫草地?也有好斗分子。整天挑事。为了隔一条沟的那个美女,两边的羊们没少发生角斗。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羊们也不例外,要抱得美人归嘛。
磨磨羊角吧,那是致胜的利器。羊角钝了,锐气就消了。锐气消了,还战什么呀?自动投降吧,忍痛割爱吧,默默垂泪到天明吧,唉,有些事,不如意,很正常嘛。
羊们最喜欢明媚的天气,暖暖的和风,欢蹦乱跳的花草。羊辈们,豪爽洒脱,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瞬间拥有了一腔奇侠情怀,迎接宿命,迎接告别。
其实,羊们不是怕死,是舍不得花开如海的世界,舍不得自由自在的日子,更舍不得铺展到天际的嫩草,那味儿,美酒一样,醉人。
羊们感念故地的一切,崇拜青草。迷恋花香。与风共舞。与雨和鸣。羊们一世,快乐豁达。活着,活的丰富。告别,告别的从容。羊们深信,人生世世轮回。心愿一世为羔羊,一生恋花草。
世间万物,如此如此啊。一棵小苗,一枚细叶,一树繁花,一秋硕果,就是天堂。
不苟且,不偷生。活要活的精彩,告别要告别的优雅,才是硬道理。
2015年8月28日晚  1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