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记

2020-05-29 10:43阅读:
我那颗黑黄的下门牙,终于被命运选准了。它被一根米袋上拆下来的红线拔掉了!但它以留下半截根子的方式,表示自己的存在,对命运提出抗议!
用线拔牙是母亲和家乡人民发明的拔牙法它简单得不得了:用一根结实的红线绑住干姜似的小门牙,在靠近牙根的地方,一个牢牢的死结,然后,玩点心眼儿,一和两眼瞪得溜圆,拳头紧捏,肌肉紧绷者谝,一边猛然发力,用平生最麻利的速度把那颗牙揪下来。像拔掉一颗冬萝卜一样,原地留下了一个可怕的红窝。它发现要把它和大地连接的脐带剪断,它就哭血沫子,它沉默着告诉我,它不想和那块故乡般的地方分开。
一颗跻身两排牙林的小门牙,给我
撑了至少五年的门面!
先是丢人现眼的歪长。明明别人都齐刷刷地面向大众,面向广袤的日月星辰,展示白玉一样的光彩。它偏偏不按常理出牌,乜斜着,旁逸而出,还渐渐变成了姜黄色,弄得我在人前不敢纵情大笑,只得笑不露齿,唉!谁理解一个时刻想开心大笑,却不得不藏起一颗黄牙的女人心呀!病牙像一片健康雄壮的玉米林里混进一个病人——一个不结玉米棒子却结吓人的花疙瘩的怪物
很长时间内,只要想起玉米杆上鼓起的那一团疙瘩,我就不寒而栗,心缩起来了,就不由人地想起人类身上的恶性肿瘤了。那巨型疙瘩,血管清晰异常,质地光滑细腻,一掰就会冒出一股白灰。那种东西连猪都不喜欢吃,估计它有一种病味吧。它的肤色是如今的女孩子日思夜盼的那种。虽然它的肤质出色,但它的形状让人莫名地害怕,它是断送一棵玉米命的元凶啊!它是残害玉米的肿瘤呀!
谁也不敢指望一棵长了恶性肿瘤的玉米提起精神,替你务弄出几个金黄的棒子!
还说昨晚拔牙的事吧。因为病牙一碰就微疼,我经常舌尖试探着那颗摇摇欲坠的小门牙,我想确定一下它是不是又不稳得厉害了,是不是像个耍赖的孩子一样,家长不买雪糕就在街上打滚唉!还是老样子!没好也没坏!我在心里说。尽管它越来越枯黄,我心里清楚,没有它不行!它绝对是我的门面,是遮丑的,也是辅助其它牙齿的。比如,想吃一个西红柿,想啃一块肉骨头,就需要上下门牙齐动,它在那里晃动疼痛,就无法完成任务。就无法把西红柿和肉顺顺地吃进嘴里
那颗小门牙病了五六年不止了,它的子彻底不行了,像危重病人一样,黄透了,一点儿不稳了,它像浅插在土里的一块木牌,谁碰一下,都顺从地倾倒一下
小时候换牙,母亲告诉我要把松动的那颗牙抓紧摇使它越来越松,松程度越高越好,它越松,拔的时候就越容易,就不疼等到一颗牙平躺下来了,大人才用一根丝线扣上一个环儿,猛不丁地揪下来。于是掉牙的孩子惊喊起来,哭起来,他们是被那个地方突然出的豁口吓成那样的。那豁口黑森森的,多么难看扎眼啊!多么不习惯啊!话不整齐了,漏风漏口水,出门去,还得忍受伙伴们的讥笑,听他们嗷嗷地喊:豁牙子!豁牙子!
虽然那颗牙齿因为贪吃糖果又不刷牙,从而变得乌黄如姜,肉眼看不清的虫子把那颗牙咬得像一个摔破的啤酒瓶。它天生就长在那个靠前的位置的,那个位置有它,谁都习惯了如今突然没了,就像一扇门突然被撤掉了,没有了遮挡物,那无限的空旷,让人无所适从,心慌意乱。
孩子把拔下来的牙齿,郑重地交在手里。仔细端详着那颗陪伴了我半辈子的伙伴,我多么不想让它离开它何尝想离开呢?看它流血的根就知道一切了。它的根部晕开一圈血迹,它还把一截根留在我的牙床里。它昭示着我们之间的血肉联系,以及分别后长久无言疼痛。
郑重其事,用一张干净纸把它包起来,放到一个别人不知道,只有自己找得着的地方。等心情完全平复如初了,我就把干透了的黄牙拿出来,安静地观赏一阵,像看一块黄玉那样喜欢,像抚慰一个伤心人一样。然后,趁着没人,我会把那颗代表衰老的牙齿扔到没有人迹的高房顶上。有一回,牙齿不知怎么想的,上去一会儿,它又滚下来了。它还是割舍不下曾经的相依相偎,还想最后缠绵一次。于是,我用一股勇士般的无畏精神,决绝地与它分离,把它扔向高处。我觉得高处的寂寞苔藓最适合它修心养伤,那里就是它的新家。它一定能在那里获得新生,说不定能变成一株花,在蓝缎子的天穹下,倾听溪水蜿蜒叮咚,辨认主人的足音。
孩子说:妈妈,我找一把钳子拔!我一听钳子就头皮发麻,我连连摆手,快快地说:不要钳子!不要钳子!用线拔!孩子一看我一幅紧张样子,就哈哈大笑起来了。我知道孩子肯定在想大人怎么那么胆小?那样子怎么在社会上混?孩子的大笑让我惭愧,但我还是不敢硬呈英雄。毕竟称赞是虚的。钻心的疼是真的!
我对着穿衣镜,小心地用一根红线给牙齿弄了一个结,第一次有点儿松,我从新绑了一次,这次绑得紧。孩子把线头攥在手里,我用一只手压住下巴,好像那根线会把我的下巴掀翻似的,好像那根线是导火索,一拉就会爆炸,把我炸成齑粉似的。孩子用劲一揪,牙齿就飞出来了,在红线上荡秋千了。
血!血!我照着镜子惊恐地喊。孩子让我用碘伏棉签压在伤口上,并嘱咐:压20分钟!
压着三个棉签的地方传导着一种怪异的感觉。那个地方真像搬走了一座山似的!一粒黄豆大的牙怎么占了三个大棉签的空间?我纳闷极了。
平时感觉不到有口水,这会儿多得往外直溢。
和着血的口水像纯正的蜂蜜,抽着长丝,像极了飘逸的蛛丝。
一口烂牙让我吃过一次大亏。讲台上的我经常被牙疼搞得比一个丑丫头还丑。我的脸被疼了一夜的牙弄成了平行四边形,一边高一边低不说,眼睛还一边圆溜溜,一边一条扁缝儿。那遏制不住的口水没感觉地流着。这又疼又丑的双重痛苦,让我眉峰紧蹙,一张尊容越发没看头了!
牙疼让我夜夜哭湿枕巾,咬破被头,让我精神沮丧,丑不堪言。于是,我下定决心,要除掉这个祸害!
去医院前,内心就十分紧张了。手心都出汗了,拔凉拔凉的。
县医院的年轻女医生是一个学生的姐姐。她知道我是她妹妹的老师。于是,态度似乎格外温和,她有条不紊,不慌不忙的样子,让我安下心来了。她一检查,就说疼牙把邻牙也残害了。邻牙也保不住了。我说:那就一起拔掉!她微笑着说:那就一次拔掉,免得影响另一颗好牙!我欣然答应了。
我躺在用脚踏板调整高度的黑皮床上,我微微颤栗着。她说:别紧张,打一针麻药,就不疼了!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打麻药也是一件恐怖事。一根折成九十度的长针,硬生生插进牙龈里,在里面拐来拐去,寻找最佳的麻醉位置。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但立刻羞得满脸通红,耳朵都是烧的。
瞬间,我的牙龈变成一块没感觉的石头了,她用一个尖锐的铁勾扎了一下,问我有无感觉,我摇摇头。我说话吃力了,舌头不灵了,嘴像一块沉重的冰。
我能听到钳子刀子钩子交叉使用时发出的撞击声。我的头像要被拔牙的力量抬起来了。之后,一颗大牙终于被拔出来了,我好像要从床上掉下来了。我说:晕得不行!她镇定地说:那就闭上眼,休息一会儿!
于是,我就孤独地睡在一只小船上,在大风大浪里颠簸着,难受得想哭想吐。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不晕了,房顶不转了,感觉好起来了。我说:这阵不晕了!她笑着说:那就接着拔!我再次下了决心,我知道受一次疼,能拔掉两颗牙是划得来的事!第二颗牙剥离的呲呲声音,我听得清清楚楚,我立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用钳子使劲往外拽拉着,像在拔一颗顽固不化的萝卜。她用一只手压着我的下巴,似乎不压住,就会连下巴被拔掉似的。
于是,一个早晨,她让我的那个地方一下少了两颗大牙,从外面看,真的有一个塌下去的坑儿了。从里面看,像城墙缺了一大块。
那两颗大牙不像样子了,像摔碎的小煤块。我无比郑重的把大牙带回家,扔到了高房之巅,我让它们与之前的家人相会去了。

字数3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