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大野火绒草

2020-06-12 10:38阅读:

如歌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大野火绒草
我从甘南作家李诚的散文《大野香草》里看到了关于“火绒草”的生动描写。我立马对这种植物产生了好感,还有点一见钟情了。
于是,我打开百度,找了一下火绒草的介绍。
关于火绒草的介绍,眨眼间排出了一大串。我看了很多火绒草的图片,又读了它的简介。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太奇妙!原来这种植物是北方高原的“特产”!它耐寒耐旱耐贫,它默默地混同在千千万万朴素的植物中,安静寂寞地完成着它的成长过程。
火绒草,有好几个风趣形象的别称:小矛香艾、老头草、老头艾、薄雪草、火绒蒿
因为它有奇特的香味,所以被冠以小矛香艾。香艾本身就是一种香草。它在国人看重的纪念屈原的节日出现
至于叫老头草,老头艾,自然有原因的。这种草像一只全身会吐白丝的蚕。它的各个部分都会冒新雪般的絮状物。它用絮状物把茎叶立体环绕包裹起来。它让人想起《红楼梦》宝玉宝琴白雪红梅的画面。这些一身白的火绒草刚出门,就遇到了一场纷
纷扬扬的大雪,它顷刻间胖了起来。
那些会吐丝裹雪衣的植物,在盛夏季节穿戴那么正式暖和,贴身流掉了多少汗呢!
植物也有穿戴打扮的风格嗜好。
火绒草偏好白色!从全身隐隐约约的白絮间隙透出来的一缕绿光,让人产生一种想拂掉一层雪的冲动,想让它放下包袱,露出碧绿的本来面貌,畅快呼吸大野香气。
幻想总是幻想,它无助于现实的改善。
火绒草在我的无边幻想面前,依然我行我素,不该其貌,不变其形。
其实,在我的家乡,就有这个东西。
它太普通了,太不入眼了。
它随便找一块地方立足,不管瓦砾遍地还是卵石横生,不管旱地还是碱地,它都不在乎。它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傻女子,对于家址的选择不愿费力,它认为哪里的黄土都养人,一日三餐粗茶淡饭,无烦无恼,足矣!不必天天愁肠没影的事。它像蒲公英一样到处乱飞,它多么随心惬意啊!它看着别的花们为选择栖息地东想西想,焦虑不堪,它暗暗好笑,觉得真是杞人忧天,多此一举。哪里的空气都是空气,哪里的土壤都是土壤,哪里的邻居都是邻居,这就足够了,为啥要费脑子考虑这个问题呢?有那样烧脑的,不如去想想当下该怎样过?怎样快乐愉悦!唉!花和花不同,家和家不同,遗传基因不同,想法就不同,火绒草也只是随便想想罢了,它没那么大的本事去统一花们的观念。它费劲吧啦地干那吃力没结果的事,把不疼的手指硬往磨眼儿里戳,神经了?
它喜欢慢吞吞地口吐白沫,把自己罩在一堆没有质量的白絮里,且随人家去吧,该咋样就咋样,每件事物自有发展轨道,非一枝花能左右得了的。还是过好自己的安谧日子,不必给自己套枷锁,也不想入非非去控制别人。没那个必要!花花向日,自有梦想,自有足迹。
叫它老头草,老头艾,这就叫对了。因为它一身白衣,一头雪白的毛寸嘛。它既像艾叶有香气,又像白头翁嘛!
至于叫薄雪草,更形象了。它喜欢身披一套薄雪版衣裳,独自晒着明亮的冬阳,冥思乐想,它的伙伴也不多话,它的芳邻若是过分聒噪,像一只秋蝉,它就假装睡着了,芳邻就知趣地闭嘴了。呵呵,本兄的智慧还可以吧?既不得罪芳邻,又给予芳邻一定的思考空间,人家有想事的脑子嘛!
它知道自己的特性:味微苦;性寒
它知道自己能疏风清热;利尿;止血。能治急慢性肾炎;尿路感染;尿血;创伤出血
本事不算小呀!但是,一定要淡定,一定要低调,不能张扬。世上的能人太多!就像有人说的:人才多得像牛毛。抓一把石子能打倒一片呢!到处藏龙卧虎,自己有啥资格炫耀呢!
我从百度上收集到几幅动人的火绒草图片。
一幅是一处朽烂的树坑里长了一窝新鲜火绒草。它们是树的孩子。它们刚从妈妈的怀里挣脱出来,一个个欢喜万分地探头往外看。由于使劲儿探看,脖子都探弯了。关键是它们把一张洁白蓬松的笑脸,完全露出来了。它们怕冷,各个围着雪白的围脖,戴着雪白的绒线帽,穿着虚软的白色羊绒大衣,蹬着雪白的翻毛皮靴,哈哈!全副冬装的火绒草来到的季节是人间盛夏啊!它们一露脸一接触火焰般的空气就红扑扑地流汗不止吧?就会迫不及待地脱帽子,脱围脖,脱大衣,脱皮靴吧?就会一把把抹汗吧?就会惊叹尘世火热的日子吧?它们亮晶晶的眸子里散发着高原湖泊的寒凉,像要努力以此抵消突降的暑气。大概,为了消暑,它们才不停地分泌那种透亮的白丝,想给自己织一件长长的镂空防晒衣吧?
那一窝长在树坑的火绒草,生机勃勃,精力充沛,像一群过六一的孩子,嚷嚷着,打闹着,把生命中最自然的颜色呈现出来了。
在火绒草眼里,没有解决不了的为难。有时候,植物们为了贪欢享受,就替自个儿找若干理由,不去积极作为。装出一副为难样子,不住地叹息:咋整啊!好像万丈悬崖横在脚下,世界末日就在此刻。一切的一切,都是为可恶的懒惰寻找借口。
画家笔下的火绒草是咋个样子呢?
画家提炼了芸芸众生之一的火绒草,画出了它那简洁得一塌糊涂的条形叶子,画出了弯曲如美女眉毛的火绒草姿态。画出了毛绒绒的朵朵花瓣,它们胖胖地兀自怒放着,像飞翔的白云,像时间的凝固。
和瓦砾乱石为伴的火绒草,芳华四溢。
我不断地寻找着观注着尘世的这些花花草草。它们无言,凝视,摇晃,温柔,含笑,落寞,这些都令我惊诧,让我羞惭,和他们相比,我多么没有修养啊!多么贪得无厌啊!
它们娇小柔弱的样子,让我充满敬仰。我希望能够修得它们的容颜,像它们那样,过好另外一半日子。


字数2149 时间202063日星期二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